第683章 来自地底的强者! - 无敌剑域

第683章 来自地底的强者!

死寂,一片死寂。诺大的鼎汉帝国皇宫没有一个人,没有一点生气,一片死寂。站在皇宫大殿外的石阶前,杨叶与安南靖眉头都皱了起来。“小心些!”安南靖沉声道:“有些不对劲。”杨叶点了点头,然后两人几个闪掠,来到了皇宫大殿之中,在那皇宫大殿之上的龙椅上坐着一个人,正是那汉皇。汉皇披头散发,双眼通红,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狰狞。“杨叶,你知道为什么当初剑宗祖师不灭我鼎汉帝国吗?”汉皇道。杨叶道:“没有兴趣。”说着体内玄气涌动。汉皇狰狞一笑,道:“因为他不敢,哈哈,不相信吧?是的,他不敢。他当初在玄者大陆已经打遍天下无敌手,但是却不敢灭我鼎汉帝国。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鼎汉帝国有着令他都忌惮的人物!”“如果是真的,你鼎汉帝国也不至于沦落至此了!”杨叶道。汉皇起身,身形一动,落在了杨叶的面前,然后右脚轻轻踏了踏那光滑如镜的青石地板,道:“这下面,有一个人,他曾经以一人之力,斩杀了玄者大陆数十位圣者境强者,他,一个人差点灭了整个玄者大陆。最后,他被我鼎汉帝国先祖封印在了这里,只有我鼎汉帝国皇室的鲜血才能够解开这个封印!”“轰隆隆......”突然,整个皇宫大殿突然剧烈震动了起来,那地面更是如同波浪一般剧烈起伏起来。杨叶双眼微眯,右手拉住安南靖的手朝后几个闪掠,退出了那个大殿。两人神色极其凝重!远处,灰袍人体内玄气涌动,低声道:“终于还是要出来了!”“谁?”殷萱儿问。“一个与逆种玄者来自同一个世界,但却不是逆种玄者的强者,守墓人有危险了!”灰袍人沉声道。殷萱儿心中一凛,因为她从灰袍人语气之中感受到了凝重,还有一丝忌惮!“哈哈......”大殿之中,传来了汉皇疯狂的大笑声,道:“杨叶,你不是要灭我鼎汉帝国皇室吗?不用你灭,现在我鼎汉帝国皇室成员已经尽数自杀了。哈哈......这玄者大陆,以后在也没有鼎汉帝国,也在也没有我罗家血脉了。但是没关系,因为你与南域,还有整个玄者大陆会为我们陪葬,哈哈......”随着汉皇的最后笑声落下,一声自爆巨响声在大殿之中响起,接着,整个皇宫轰然坍塌。下一刻,异变突起!在杨叶与安南靖周围,整个地面突然颤动了起来,不止鼎汉帝国皇宫,整个帝都都开始剧烈颤动了起来。无数人惊骇地看着鼎汉帝国皇宫方向!“咔擦......”杨叶与安南靖面前十几丈外的地面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口子越来越大,最后足足有数百丈宽。“呼......呼......”一道呼吸声突然自那道口子下传来!杨叶双眼微眯,右手紧了紧安南靖的玉手,与此同时,镇界石出现在了他面前。毫无疑问,这鼎汉帝国下面镇压着一位绝世强者。这时,幕老出现在了杨叶与安南靖的面前,幕老此时脸色也凝重无比。看着那道口子,幕老道:“没想到,这玄者大陆竟然还镇压着一位至少圣者境以上的强者!”“圣者境?”杨叶脸色一变,道:“幕老,下面那位是圣者境?”幕老摇了摇头,道:“他的气息,不属于半圣,但也不属于圣者境。也就是说,他曾经必定是圣者境强者,而现在,整个玄者大陆都已经没有了本源紫气,加上他又被镇压如此久,境界,不可能再是圣者境了!”“不是圣者,也能杀你!”一道声音自地底传来:“不止你,这片世界所有的一切,都要死。幕老道:“你杀不了我,顶多两败俱伤而已。镇压阁下的,想必是这罗家先祖与天外天强者,在这里与我两败俱伤,并不值得。当然,如果你非要如此,我们可以试试!”“那就试试!”随着下面的声音落下,一个中年人自那道口子中缓缓升了起来。中年人长发披肩,国字脸,浓眉,身着一袭灰白色的长袍。在长袍之上,有着一条由符纹组成的链子,这链子缠绕着中年人整个身体,包括脖子处都被符纹链子缠住。中年人与幕老相视一眼,下一刻,两人以杨叶与安南靖都无法看清的速度消失在了原地,但是很快,两人又回到了原位。而在两人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数百丈长宽的漆黑黑洞,那是被强大力量轰击出来的空间裂缝......“幕老你......”杨叶突然惊骇的看向幕老,因为此时的幕老整支右臂竟然不见了......远处,殷萱儿看向灰袍人,道:“国师,你不出手相助吗?”灰袍人双手紧握,没有说话。中年人突然道:“你巅峰时期,或许能与我现在的状态抗衡,但是可惜,你体内伤势并未修复好,现在的你,不是我现在的对手!”“那可不一定!”幕老心念微动,黑色石碑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我说过,现在的你,是杀不死我的!”看着幕老面前的那石碑半晌,中年人点了点头,道:“不错的道器,难怪你有如此底气。”说着,中年人双眼缓缓闭上,无数实质化的精神力朝着四周铺天盖地的散去,道:“这么多年了,我不清楚我要寻的人是否还活着。如果还活着,那你们就谢天谢地吧。如果不存在了,那这片世界的所有人都为他陪葬吧!”很快,中年人睁开了双眼,眼中闪过一抹哀色,接着,哀色变成狰狞,道:“不在了,没有他的气息了。既然这样,这片世界所有人都去死吧。”这时,杨叶走到了幕老身旁,玄气涌入镇界石之中,在玄气的涌入下,镇界石散发出了一股奇异的力量朝着那中年人笼去。看到那镇界石,中年人眼中闪过一抹讶异,然后将目光落在了杨叶身上,当看到杨叶时,中年人整个人愣住了。“你......可是姓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