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剑意变异! - 无敌剑域

第312章 剑意变异!

“叶儿?瑶儿?还在想你的那两个孽种?”冷玉冷笑了一声,道:“贱人就是贱人,不仅与男人私通动情,还为男人生子,哼,我老实告诉你吧,你的那两个孽种已经死了!”“什么!”突然,那原本已经缓缓闭上双眼的风玉猛地抬头看向了冷玉,道:“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剑宗会保护他的!”“剑宗?”冷玉冷笑道:“剑宗那个没落的垃圾宗门,敢与我们百花宫对抗吗?在我们百花宫的要求下,他们只能将你的那两个孽种给交出来,你不知道你那两个孽种死的有多惨吧?来,让我慢慢告诉你,我们先将你的儿子施以宫刑,让他受尽这世上最痛苦的酷刑,然后在用打魂鞭将他打的魂飞魄散;至于你女儿……”“不!”凤玉痛苦的闭起了双眼,两行清澈液体如同决堤般泄了出来!她之所以还活着,就是想在见见杨叶与杨瑶,或者说,她想让杨叶有一个奋斗的动力,因为她深知,在这南域,唯有拥有强大的实力,才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这两个原因,她早就该死了!毕竟,谁也不想在这绝情崖崖底生生世世受那阴煞寒风之苦!“杨宁,百花宫,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凤玉仰头一声怒啸,声音如同来自九幽,让人不寒而栗!“啪!”冷玉一鞭猛地抽在了凤玉的脸上,霎时,凤玉脸上顿时出现了一道数公分长的血痕,然而还未结束,冷玉又是一鞭挥下,似是有意,每一鞭都挥在了凤玉的脸上,不到一会,凤玉整张脸便是已经布满了红色鞭痕,看上去,极为狰狞,更触目惊心!“不放过百花宫?凭你?你现在体内经脉已经俱损,三魂六魄更是快要魂飞魄散,你现在连个普通凡人都不如,你凭什么对付我百花宫?”冷玉边说,还边对着凤玉挥动着鞭子!不过这次她没动用玄气了,因为上面有交代,不能让凤玉死,现在,她只是在纯粹的折磨凤玉的肉体!……古战场。当看到镜子中凤玉奄奄一息的那一刻,杨叶再也压不住心中那暴戾的杀意!“啊!”突然,一道凄厉、带着撕心裂肺痛苦的嘹亮怒吼声在一片空地之上响彻而起!因为过度痛苦,杨叶整个脸部已经严重扭曲了起来,双眼更是赤红的可怕,犹如被血染过的一般,双手紧握,指甲深入掌心之中,鲜血自手指不断蔓延而出!“百花宫,百花宫,百花宫,百花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赤红着双眼,满脸狰狞的杨叶突然发出了一道宛如野兽嘶吼的咆哮声,随即,一柄玄剑突然发出一道嘹亮的剑鸣之声,然后带起一丝血光冲天而起,只见,杨叶右手的小手指顿时飞了出去!“我杨叶对天发誓,今生今世若是不将百花宫弟子杀的干干净净,我便永世不得超生!”语落,一股狂暴无匹的森冷杀意与剑意突然自杨叶体内暴涌而出,那杀意,如同无穷无尽一般,伴随着剑意在场中肆意肆虐着!渐渐的,两股‘意’开始混合了起来,又过片刻,在也分不清哪是剑意,哪是杀意……一旁,原本冷冷注视这一切的貂皇脸色变了,道:“剑意变异,杀戮剑意……怎么可能,未来的剑皇,怎么可能是杀戮剑意!”杀戮剑意,可以说是杀意与剑意的结合,这种杀戮剑意的威力比单纯的剑意与杀意强上不知多少!杀意之中蕴含着剑意,剑意之中包含杀意!只是这种杀戮剑意极有可能会让侵蚀领悟者的神智,让领悟者变成一头彻头彻尾的杀戮机器!何为剑皇?堂堂正正着为剑皇,凡是剑皇,身上必有一股正气,也不是说剑皇就一定是好人,只是说成为剑皇者,一般都不是嗜杀之人!因为剑皇,需要剑指本心,也就是杀人需要问心无愧,因为做不到问心无愧,那剑皇山的神秘古鞘,是不会跟随的!杀戮剑意也不是说是嗜杀之人,不过,历史之中出现领悟杀戮剑意的人,无不都是喜杀之人!所以,貂皇此时非常疑惑,疑惑杨叶明明剑心通明,是准剑皇的,可为什么他剑意却是又变异成了杀戮剑意?难道说杨叶不是未来的剑皇?貂皇摇了摇头,这些都不重要了,在完成杨叶一个要求,杨叶就会死去,哪怕此时杨叶将剑意提升到十重大圆满境,都没什么意义了,不是吗?半晌,双目依旧赤红,且有些呆滞的杨叶突然道:“我最后一个要求,是想去一个地方!”看着犹如失魂的杨叶,貂皇眉头微皱,然后道:“可!”断魂渊。貂皇与杨叶出现在了断魂渊底,来到了断魂渊底后,目光扫了四周一眼,貂皇眉头皱了起来,道:“你要见的人呢?”“就在前方!”杨叶指了指远处的茅草屋,然后缓步走到了茅草屋前,对着茅草屋行了一礼,道:“幕老,我还不能死!”“咯吱”一声,茅屋的门缓缓被打了开来,那鞠楼着背,苍老的不像话的幕老拄着拐杖自门中走了出来。那苍老的模样,虚弱的身体,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他吹倒似的!然而,就是这仿佛随时都可能被风吹到的幕老却是让得那貂皇脸色一变!幕老看了一眼一旁的貂皇,然后目光看向了杨叶,打量了下杨叶,然后微微一笑,道:“不错,六重剑意,王者境五品,这般速度,当真是惊人。只是可惜,你剑意却是变异,无法继承那神秘古鞘了!不过也无妨,杀戮剑意乃剑意之中最纯,最凌厉的一种剑意,加上你剑心通明,呵呵,未来谁能抵你一剑?”语落,幕老对着杨叶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一旁脸色凝重的貂皇,道:“空间貂,呵呵,曾经晓天机有言:神物出,紫瞳现,天下乱,天路通,百族生,这句话,你应该知道吧!”闻言,貂皇脸色剧变,看着幕老,沉声道:“你究竟是谁,为何知道万年前的晓天机的预言!”“一个将死之人罢了!”幕老摇了摇头,道:“貂皇,你要杀他,我阻止不了你,但是,如果你杀了他,那这句预言就将不在存在,也就是说,你空间貂族,将与这玄者大陆亿万生灵一起陪葬!”“你什么意思!”貂皇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其周围空间一阵波动!幕老微微抬头,目光望向了那遥远的天空,然后幽幽道:“貂皇,你可知为何自逍遥子打通天路之后,这片天空之下,就在也无人能够闯过那天路?”“逍遥子,他确实很强!”貂皇沉声道。“他确实强!”幕老笑道:“一人一剑,将整个天路来回打了一个遍,别说这一万年内,就是大陆数万年的历史之中,也没人能够做到,至于未来……”说到这,幕老看了一旁的杨叶一眼,然后道:“除他外,恐怕也无人能够做到了!”貂皇看了一眼杨叶,然后道:“是吗?”幕老笑了笑,道:“先说说这天路吧!万年来,逍遥子闯过这天路后,就在没人闯过,除了是因为逍遥子的实力实在太过强悍,还因为自他之后,这天路的难度越来越大了!外面的人,不想我们这里在有人再出去了,你明白吗?”“你究竟是谁!”貂皇脸色再次变了,道:“你竟然知道‘外面的人’这玄者大陆,知道这个的,绝对不超过一手之数,你究竟是谁!”“守墓人!”幕老看着貂皇,淡声道。闻言,貂皇眼瞳剧烈一缩,看着幕老半晌,在杨叶惊愕不解的目光之中,貂皇居然身体微躬,对着幕老欠了欠身,然后道:“传闻走天路而死去的强者,不管是人类,还是妖兽,又或者其它种族,他们的尸体都会被一名神秘强者收去,并且好好安葬,让他们的灵魂得以安息,且能够得到转世!以前我以为这是传闻,没想到,您真的存在!”幕老笑了笑,然后看了一眼一旁的杨叶,道:“原本我想培养他成为下一任守墓人的,但是我发现,大陆以后,已经不需要有守墓人了。”貂皇沉默了半晌,然后道:“确实已经不再需要了!”说完,貂皇看了一眼一旁的杨叶,然后道:“既然他是您的弟子,那我自然不能在对他出手,告辞了!”说完,貂皇再次对幕老欠了欠身,然后消失在了原地!貂皇走后,杨叶这才出声道:“幕老,这是……”是的,至始至终,杨叶都很懵,貂皇与这幕老明明不认识,但是这貂皇却是对幕老如此的客气,这真的有点不正常啊!“你是想问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客气吗?”幕老笑道。杨叶点了点头。“因为强如他,日后也有可能需要我替他收尸呢!”幕老笑了笑,道:“天路,又称强者墓地……呵呵,我现在与你说这些做什么,走吧,回古战场吧,你母亲命中有劫,此时的你还没有那能力替她消劫,去努力变强,不然不仅你母亲,你,还有你妹妹,以及无数人都会死……”杨叶正准备还要问什么,然而就在这时,一阵天旋地转,他意识开始模糊了!当他意识清醒后,他已经在古战场原来的位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