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4章 一个姓杨的人! - 无敌剑域

第1904章 一个姓杨的人!

符印是有灵的,其很清楚,如果它要出去,应该要找谁。一旁的小白与天秀是不用找了,那两个小家伙显然不是这里的主人。于是,它找了一下,很快,它发现了塔灵存在。这一下,它有目标了。没有丝毫犹豫,符印直接朝着塔灵撞了过去。下方,小白看到这一幕,眼睛眨了眨,然后看向身旁的天秀,那意思问那符印它要干什么。天秀想了想,然后道:“它想要打架!”小白眨了眨眼,然后抬头看向那天际。此时,那金色小塔突然动了,只见其直接化作一道金光朝着那符印撞了过去。嘭!在小白与天秀的注视下,那符印直接被这道金光震的重重砸落在了地面之上。嘭!整个地面剧烈一颤,无数尘烟冲天而起。然而,还未结束,天际,一道道金色光束犹如暴雨一般倾泻而下,一瞬间,那已经被砸落在地面之中的符印就已经被淹没......虐待!接下来的场景,小白与天秀都有些不忍看了。最后,小白忍不住对着天际的小塔挥了挥小爪,顿时,金色小塔停止了释放金色光束。小白的面子,塔灵还是给的!小白飞到了那符印的面前,此刻,那符印周身的光芒已经暗淡了许多。显然,伤的不轻。小白小爪轻轻拍了拍那符印,然后小爪快速挥舞了起来,似是在表达什么。一旁,天秀突然道:“小白是让你道歉,你道歉了,就不会在挨打了!”轰!突然,一股恐怖的气势自那符印之中席卷而出,猝不及防之下,小白直接被震飞了出去,不过还好,关键时刻,那圣剑挡在了小白的面前,替她挡住了那大部份力量,虽然如此,但是小白还是有些狼狈,被摔了个四脚朝天。那符印显然不是针对小白,其再次冲天而起,朝着那天际虚空的塔灵撞了过去。符印之中,一股股恐怖的力量宛如洪水一般倾泻而出,整个天地间在这一刻都为之虚幻了起来。那力量,足以毁天灭地!一旁,小白看着那朝着小塔冲过去的符印,眼睛眨了眨,然后她拍了拍小爪,接着,一个肉包子出现在了她的小爪中,正准备啃,似是想到了什么,她又拿出了一个递给天秀。就这样,两个小家伙分别拿着一个肉包子啃着,然后边啃边看着天际。看戏!轰!天际,一道巨响声轰然响彻,紧接着,一个黑影自天际坠落而下.......鸿蒙塔内,符印顽强的对抗着塔灵。而鸿蒙塔外,那枯荣天脸色已经无比的难看了。因为,不管他如何召唤,那符印都没有丝毫回应。符印没了!枯荣天死死看着杨叶许久,然后道:“今日这账,我记下了!”说完,其转身就要走。没了符印,对上杨叶,他已经没有一点把握。因此,他果断选择离开。而就在这时,杨叶突然出现在了他面前不远处,杨叶笑道:“怎么,这就走了?”枯荣天双手缓缓紧握了起来,他知道,想要安全离开,怕是不可能了。沉默一瞬,枯荣天突然消失在了原地,转瞬,在杨叶面前出现了一道残影。杨叶并没有使用什么剑技,而是抬手就是一剑刺出,一剑出,那道残影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数百丈开外,那枯荣天刚一停下来,杨叶便是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转瞬,一柄剑已经来到了他眉间数寸的位置。生死关头,枯荣天心中大骇,但是反应却极快,双手猛地一合,然后朝前就是一轰!轰!强大的力量让得杨叶朝后退了足足百丈的距离,但是,那枯荣天的双手却是没了。刚才那一瞬,他用双手换来的逼退杨叶!杨叶自然没有要收手,其身形一闪,再次消失在了原地,然而,他刚出现在那枯荣天的面前便是被一股神秘力量震到了千丈开外。杨叶停了下来,看了看自己的手,此刻,他手已经扭曲变形。他抬头看向远处,在那枯荣天的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老者。此刻,这老者正在看着他!杨叶甩了甩手,笑道:“智脉就是这样啊,小的打不过,老的出手,我算是见识了!”老者淡声道:“只是切磋而已,何必分生死?”杨叶笑道:“赶紧给我滚吧,如果输不起,以后就别来找我了。”说完,杨叶转身离去。原地,那老者与那枯荣天神色无比的难看,老者死死盯着杨叶,“我们后会有期!”说完,其就要带着那枯荣天离去,而就在这时,一只巨手突然自天际云层之中探了出来,下一刻,那只巨手直接一掌拍向了那枯荣天与老者。见到这一幕,老者脸色勃然大变,就要出手,然而此刻,那只巨手速度突然加快,在那那老者还未来得及反抗的情况下便是压在了他二人身上。嘭!整个演武场剧烈一颤!杨叶发现,那演武场地板表面的那道薄薄光幕竟然出现了些许裂纹!杨叶抬头看去,在那天际空中,出现了一名虚幻的中年男子!正是那坑他的小师叔!不过,眼前这小师叔显然不是本尊!中年男子目光落在了杨叶身上,“跟我来!”语落,中年男子消失在了空中。原地,杨叶耸了耸肩,然后也随之消失。臾殿内。整个臾殿内,只有两人,那就是中年男子与杨叶。中年男子打量了一眼杨叶,然后道:“不错不错,实力比当初我见到你时强了太多太多,事实证明,我的眼光还是非常不错的,哈哈......”杨叶:“......”这时,中年男子道:“这次从百忙之中抽空来,是想告诉你几件事。第一,你在兵家所做之事,我已经全部知晓。不错,做的非常不错。你越高调,暴露出来的潜力越大,活下来的希望就越大。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杨叶摇了摇头。中年男子道:“所谓的道统之争,不单单是指我们兵家内部之争,还有所有的道统之争。也就是兵家,道家,儒家,释家,别看我们平时没什么交际,其实,大家都在争一个东西!”“什么?”杨叶问。“气运!”中年男子道:“在这天地间,是有气运这玩意存在的,你知道我杀伐一脉当初为何会灭亡吗?很多原因我就不多说了,但是,归根究底,其中一个原因是气运,我们杀伐一脉在与智脉的气运之争时,我们争输了。当然,也是我那师兄草包,当初若是老子在,我杀伐一脉如何会输。他的一时心软,害了整个杀伐一脉!”杨叶正要说话,中年男子又道:“气运,就如你杨叶,你为何能够一路走到这里?除了你自身的努力外,也有这气运的功劳。你所遇到的那些贵人,比如道家那位,比如我,这些都是你的气运。但是,有阴就有阳,气运也伴随着各种各样的危险。对于你道家所说的那阴阳之说,我还是比较认可的。”杨叶道:“前辈,跟你接触以来,我觉得,你不是一个爱玩什么心机的人,你让我来兵家,是利用我,你也明说过,但是,我还是来了。因为我欠前辈的人情,前辈这是阳谋,光明正大的阳谋,我不能拒绝。”“你想说什么!”中年男子道。杨叶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道:“前辈应该知道我身后有个邪物,前辈,我都甘心被你利用,你能不能把这邪物给我弄死?或者赶走也行啊!”邪物!这是他心头刺,不除去,他实在是有点寝食难安,因为他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对他出手!中年男子沉默了片刻,然后道:“我觉得,这邪物,你现在最好还是别动她的好!”“为何?”杨叶不解。中年男子道:“这玩意有点特殊!”“然后呢?”杨叶又问。“然后每然后了!”中年男子道。杨叶:“.......”这时,中年男子又道:“小子,不是不帮你这个忙,而是我也有些无能为力,这玩意,真的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她带来的麻烦,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多。”杨叶道:“她老在身后跟着我,我人胆小,怕啊。”中年男子道:“怕个锤子,她现在又不能吃了你。别管她,我们来说说兵家的事情。小子,这一次,为了你,老子可是连脸都不要了。”说着,他屈指一弹,一张请柬落在了杨叶的面前,“这是武帝学院的入学通知书,去吧。”杨叶有些不屑道:“前辈,你让我去学院?你觉得我有必要去什么什么学院吗?”“你大爷!”中年男子突然怒道:“你知不知道武帝学院是什么存在?老子当年都是从那毕业的!”杨叶摇了摇头,“不去,我来参加兵家那个什么比试后就会离开,这是我与前辈之间的约定,其它地方,我不去,浪费我时间。”中年男子沉默了许久,然后道:“知道武帝学院是谁办的吗?”杨叶摇了摇头,“不知道,也没兴趣。”中年男子道:“一个姓杨的人!”杨叶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