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1章 熟息的字迹! - 无敌剑域

第1901章 熟息的字迹!

嚣张!非常的嚣张!不得不说,杨叶的嚣张让所有人都有点不爽,但是,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去让杨叶不爽。强!杨叶刚才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他们深深的忌惮了!现在的他们,才认清一个事实。眼前这个新来的杀脉符主,不是一个一般人!......某处暗中,一名男子与女子盯着杨叶离去的背影,直到杨叶彻底消失后,那男子才道:“如何?”“很强!”男子身旁,那女子道。男子轻笑了笑,“确实很强啊!”女子沉默。眼前这一男一女,正是那苏廊与莫幽。莫幽轻声道:“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参与他与智脉之间的这趟浑水。对我们来说,与他斗,没有任何好处。至于名声,我觉得,不用那么在意,反正他针对的也不仅仅是我们!”苏廊轻声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如果是平时,我自然不会来插手这种费力又不讨好的事情,但是.....此时,我们不上那条船都不行了!”闻言,那莫幽黛眉蹙了起来,正要说什么,这时,苏廊道:“走吧!”语落,其转身消失在了不远处大殿中。原地,莫幽轻声一叹,“这个人,不是一个善茬啊!”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担忧。虽然与杨叶接触时间很短很短,但是,杨叶这个人给了她强烈的危险感。她现在都还记得当时杨叶对她说的话,只要她敢动手,对方就一定敢杀她!她很清楚,杨叶说的这句话,不是一句玩笑话!疯子!杨叶就是一个疯子,一个肆无忌惮的疯子。......大殿内。此时的大殿内,安静无比。杨叶坐在一个角落,双眼微闭,似是入定。周围,有人不时目光落在杨叶身上,有好奇,有杀意,不一而足。不过,那些有杀意的都隐藏的很好,不敢暴露出来。此时,杨叶心神已经沉入了鸿蒙塔内。在杨叶的面前,是那双暗黑色的拳套。杨叶打量了一眼那双拳套,如他猜测的没错,这双拳套就是圣人阶的。圣人阶的宝物!杨叶屈指一点,两滴精血没入了那双拳套之中,那双拳套顿时剧烈一颤,而就在这时,杨叶那两滴精血突然弹了出来。见到这一幕,杨叶微微一楞,“还有脾气了?”语落,杨叶右手微微一旋,很快,一只虚幻的龙爪出现在了他右手四周,下一刻,他猛地一爪就拍在了那双拳套之上。嘭!那双拳套直接被他一掌拍飞。还未结束,杨叶又冲上去就是一掌......半刻钟后,那双拳套乖乖停在了杨叶的面前。杨叶正要试试那双拳套,而就在这时,一道娇小的身影突然飞到了他的面前。正是那调皮的小白!小白看着面前的拳头眨了眨眼,她两只小爪伸进了那两只拳套之中。然而,太大了!很是滑稽!小白转头看向杨叶,眼睛眨呀眨,显然,是在问杨叶有没有小一点的!杨叶哭笑不得,正要说话,而就在这时,那双拳套突然变小了。它变得刚好覆盖住小白的爪子。见到这一幕,小白眼睛顿时一亮,然后小爪往前面就是一轰。嗤!拳套所过之处,空间直接撕裂开来!见到这一幕,小白眼睛更亮了!杨叶轻轻揉了揉小白的小脑袋,然后笑道:“平时给你玩,但是,等我要打架时,得给我,行不行!”小白点了点小脑袋,表示没有异议。与小白玩闹了一下,杨叶离开了鸿蒙塔。这时,那苏廊走进了大殿,他扫了一眼四周,然后笑道:“让诸位久等了。还请诸位随我来!”说完,其看了一眼杨叶,然后转身离去。殿中,众人连忙跟了出去。众人跟着苏廊来到了御冥山的后山,后山极大,一座座小山峰连在一起,一眼看不到头。杨叶扫了一眼四周,有些戒备。他来之前,就已经很清楚,来这里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他之所以来,那是因为他不能怂,至少在现在这种时候不能怂!如果他怂,毫无疑问,麻烦会越来越多。现实就是这样,很多时候,你不惹事,而别人却觉得你是在怕事,于是,对方就会得寸进尺的来找你的麻烦。现在他的情况就是这样,只要他怂,到时,什么阿猫阿狗都会来找他的麻烦。而且,他相信,那什么小师叔肯定也不希望他怂。相反,他越高调,展现出来的潜力越大,自身就越安全。当然,他自己不能大意,也从未大意过!“到了!”这时,苏廊突然停了下来,“诸位,前面那就是曾经老祖面壁参道的地方。”闻言,众人顿时对着那山壁微微一礼,包括那苏廊也是一样!然而,杨叶并没有。见到这一幕,场中有些人脸色有些难看了。那苏廊目光落在了杨叶身上,“怎么?”杨叶楞了楞,然后道:“什么怎么?”苏廊淡声道:“老祖当不起杨兄一拜?”杨叶轻笑了笑,“苏兄原来是在说这个,只是,我想问一下,那山壁是老祖?好像不是吧?既然不是,你们拜个什么?老祖又不在这里,给谁看呢。”“放肆!”这时,一旁一名青年突然怒喝,“杨叶,你这目中无人的......”这时,杨叶突然看向那青年,怒喝道:“你给老子闭嘴,若是不服,出来单挑!”闻言,那青年气的顿时脸都绿了。他杨叶自然不会给这些人好脸色看,这些家伙之中,至少九成九都是希望他杨叶死的。如果不是怕把事情闹的太大,他都想一剑结果了这些人,更不会与这苏廊在这虚与委蛇的浪费时间。虽然他想高调一点,但也不会把事情做的太过,有些事情,做的太过,就会引得别人反感了,特别是那兵祖。如果他杨叶真的是那种没脑子的只想杀人,那兵祖绝对是第一个不会让他待在兵家的!一旦那兵祖对他产生恶感,不用说,也就是他玩完的时候了。除非她逃到道家去!听到杨叶的话,那苏廊深深的看了一眼杨叶,然后道:“杨兄,很厉害!”杨叶淡声道:“我觉得啊,尊敬,主要是开心,只要心中对老祖心存尊敬,这拜礼什么的,我觉得都只是形式。当然,如果诸位觉得我是在蔑视老祖,诸位大可以去老祖面前告我,如果老祖怪罪我,我杨叶认罚!”“无耻!”一旁,一名男子突然说了一句。杨叶耸了耸肩,然后看向那苏廊,“苏兄,我觉得还是办正事要紧,你觉得呢?”苏廊看了一眼杨叶,然后道:“当然!”说着,他转身朝远处走去,其余的人也随之走去。不过,其中一人突然又停了下来,他走到了杨叶的身旁。这人正是之前与杨叶有过一面之缘的那合脉的南智。南智摇头一笑,“杨兄,你这是在给自己树敌啊!”杨叶淡声道:“他们本来就把我当做是敌人,难道不是吗?”南智想了想,然后道:“也是,不过,杨兄,你真的不担心自己的处境吗?据我所知,现在的五脉,似乎都有点不想在多一脉出来分资源。如果不是忌惮那小师叔,老实说,杨兄你刚来兵家的那一天,恐怕就死了。这是实话!”杨叶道:“我打的过那小师叔吗?”南智楞了楞,然后摇了摇头,“杨兄开玩笑了!”杨叶道:“其实,我也是被他给坑了。不然,谁像来躺这趟浑水?没办法,我又打不过他,又掉进他设计的坑里。现在,只能走到底了!”“难怪!”南智轻声道:“我就说嘛,一个正常人,肯定都是不会来躺这躺浑水的,只是......杨兄,说真的,这躺浑水,不好躺。现在,那些大佬都还只是在观望,但是,难保他们不会出手啊。而他们一旦要出手,肯定是要绝杀你的!”杨叶看了一眼南智,“为何与我说这些?”南智笑道:“觉得杨兄人不错,想与杨兄交给朋友,这个理由行不行?”杨叶点了点头,“行。”南智哈哈一笑,然后道:“杨兄,我们走吧。”说完,其转身大步离去。杨叶看了一眼那南智,然后也跟了上去。很快,杨叶与那南智停了下来,在他们面前,是一块高大近百丈的山壁,宽度也有数十丈。在那山壁的正中央,有一道长约丈许的剑痕,相比那山壁,这道剑痕无疑是极小的。而在那道剑痕的旁边,还有一行字,当见到这行字时,杨叶顿时愣住了。这字好熟悉!逍遥子的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