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4章 可排前五! - 无敌剑域

第1874章 可排前五!

在杨叶面前,是一名身着青年男子。男子二十多岁,一袭锦袍,长发高高竖起吊于脑后。在其额头处,有一个鲜红的印记,印记呈莲花状,鲜艳且诡异。而在男子手中,是一柄青色的长剑,剑尖呈蛇信状,而此时,这剑尖正抵着杨叶眉间。男子看着杨叶,嘴角带着冷笑。男子并没有发现,在杨叶皮肤下,闪烁着淡淡金光。杨叶正要说话,而这时,那男子突然收回了剑,朝后退了百丈距离。男子舞了舞手中的剑,顿时,剑光闪烁。男子看着杨叶,嘴角微掀,“刚来到世俗,就听到你杨叶的大名,说你是什么如今大千宇宙第一天才,还是什么第一剑修,现在一看,有点名不符实啊!”说到这,男子笑了笑,“我知道,你肯定会说之前是我偷袭你,没关系,我给你一次机会,来,出剑,让我看看我们大千宇宙第一剑修的真正实力!”“你有病?”杨叶突然道。闻言,那男子微微一愣,随即其笑容渐渐冰冷了下来,“我现在后悔给你这个机会了。”语落,其手突然一抖,一道剑气激射而出,瞬间至杨叶面前。远处,杨叶屈指一点,在他面前的那道剑光瞬间消散。“恩”远处,那青年男子眼中闪过一抹诧异,“有点意思啊!”声音落下,其突然握剑对着杨叶隔空就是一刺,这一刺,直接让得杨叶面前的空间炸裂开来,与此同时,杨叶周围数千丈内的空间直接龟裂开来。那是被剑气震裂的。一剑之威,强悍如此!然而,那青年男子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因为杨叶就站在那里,一点事都没有。青年男子看着杨叶许久,然后道,“确实有点意思了。”这时,远处的杨叶突然道,“在你死之前,问你问个问题,谁让你来的?”青年男子笑道,“怎么?怕了?”杨叶摇了摇头,“我只是想斩草除根!”“哈哈……”青年男子突然笑了起来,“杨叶啊杨叶,你可是真狂,斩草除根?真是笑死我了!你可知我乃何人?”语落,他指了指自己左胸前,那里,突然出现了一小小的金字:兵!青年男子笑道:“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还想斩草除根?你自己觉得可笑吗?”兵家!杨叶没想到,眼前这男子竟然是兵家来人。看来,兵家已经开始注意他了。“杀伐一脉的新符主?”青年男子轻笑道:“你这位符主,有那么点弱啊,不如把那兵符给我,换取自己几年的苟活,如何?”杨叶没有说话,他右手手掌平缓伸出,很快,在他掌心内,一柄剑开始旋转了起来。随着这柄剑的旋转,场中突然出现了一股凌厉的气势。感觉到这股气势,那青年男子脸色渐渐冷了下来。而就在这时,远处杨叶手中的剑突然消失了。嗡!随着一道剑鸣声响起,那青年男子直接被一道剑光震到了数千丈开外!数千丈外,青年男子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剑,他手中的剑,已经龟裂开来。支离破碎!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抬头看向远处,在那里,那青衫男子手中出现了一柄剑,剑高速旋转,阵阵剑光闪烁。见到这一幕,青年男子脸色一沉,眸子内,凝重多了些许。很快,他体内玄气涌入手中青剑之中,刹那间,在他四周,出现了一朵朵剑莲,这些剑莲越来越多,宛如雪花般聚集在青年男子的四周。见到这一幕,远处杨叶微微一楞,“剑莲杀?”“你知道此剑技?”远处,青年男子眉头皱了起来。杨叶神色颇有些古怪,很快,他手中的剑消失了,而在他剑消失的那一瞬,青年男子周围的那些剑莲突然电射而出,只是一瞬间,杨叶周围就出现无数朵剑莲,而那青年男子本人则直接被杨叶那一剑传肩而过!青年男子没有选择防守,而是选择了以伤换伤!然而,他很快惊住了。只见远处,杨叶的剑突然动了,每一次挥剑,都会有一朵剑莲凋落,不到一息的时间,杨叶周围那些剑莲便是已经全部消失。“怎么可能......”青年男子难以置信的看着杨叶,这剑技,可是他最强剑技之一!就这么被破掉了?“剑莲杀?”杨叶轻笑了笑,这剑技他是见过的,也研究过,对于这剑技的优点与缺点,他非常的清楚。这青年男子在他面前施展这剑莲杀,无疑是自寻死路。“你怎么会知道此剑技!”青年男子死死盯着杨叶,“并且还知道它的弱点!”杨叶耸了耸肩,“猜的!”闻言,青年男子脸色顿时铁青了起来。而就在这时,远处的杨叶突然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一道道剑光瞬间将那青年男子淹没。近身交战!刚一近身,那青年男子就被直接压制,完完全全被压制,不管是谁在意识上还是在速度上!十息后。嘭!随着一道炸响声响起,那青年男子直接被震飞了出去,这一飞,足足飞了千丈,其刚一停下来,杨叶便是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紧接着,杨叶抬手就是一剑劈下!嘭!青年男子再次飞了出去,这一次,其口中连喷了数口精血。杨叶就要再次出手,而就在这时,他突然转头看向了天际,沉默一瞬,杨叶剑收,看向面前不远处的青年男子,“我不管你是哪一脉,但是你记住,我现在没时间与你们玩,别在来找我,不然,老子打死你!”语落,他转身直接化作一道剑光消失在了天际。而就在这时,一道剑光突然自那天际电射而来,剑光的目标并不是那青年男子,而是杨叶之前所站的位置的后面十丈处。嘭!那里的空间突然炸裂开来,紧接着,一名中年男子自其中走了出来。在中年男子掌心之中,有一道血痕,鲜血正滴!“苑师!”远处,那青年男子走了过来,低声道。中年男子看了看掌心的剑痕,然后道:“我若来晚一点,你就死了!”青年男子沉默。打不过就是打不过,他不会找借口,找借口,只会让人瞧不起。中年男子抬头看向天际,以他的视线,还可以看到一道细弱毫发的剑光,能看到,自然就能追到。不过,他并没有选择去追。过了许久,中年男子道:“杀脉虽然与我攻脉没有什么特别深的交情,但是,我们两脉也没有过恩怨。你来寻他,无疑是在为我们这一脉招惹麻烦啊!”青年男子头更低了,“我错了!”中年男子道:“别看杀伐一脉没落了,但是,你可别忘记,杀伐一脉那位小师叔可还活着。当年如果不是他去了域外星空战场,智脉想灭杀伐一脉,那是痴心妄想。而当初他归来时,若不是老祖出面压着他,智脉就算还在,但是恐怕也会彻底没落了。”说到这,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而那位小师叔,显然是想重振杀伐一脉,对于此,老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老人家没有彻底移除杀伐这一脉。当然,如果老祖移除杀伐这一脉,那位杀伐一脉的小师叔肯定是会发飙的。”“老祖压不住他吗?”青年男子问。“压得住!”中年男子道:“但是,他老人家不可能一直守着他吧?而除了老祖,我兵家谁能压得住他?现在,他挑了一个杀伐一脉的传人,而且还是在死界挑的,显然,他是想重振杀伐一脉,而老祖没有管,这就意味着,他们之间肯定是达成了什么协议。所以,这事,是杀伐一脉与智脉之间的事情,我们不能来掺和!”青年男子低声道:“我听到杀伐一脉新任符主是一个年轻人,而且还是剑修,所以就忍不住过来了!”中年男子笑道:“现在看到了?”青年男子点了点头,“很强!”中年男子笑道:“从死界出来的人,能不强吗?我知道,你对死界有些不屑,觉得那是世俗天才待的地方,而这世俗天才根本与你们相提并论,对吗?”青年男子沉默。中年男子低声一叹,“小子,据我已知的,百族之中,除了这杨叶,能够轻松击败你的同阶别天才,就不下十个,这十人,每一人都能够轻松击败你。别不信,因为那十人,都已经被我们四大家相中,都在暗中观察他们,准备争夺他们。而除了这十人,还有一些人也渐渐出现在了我们四大家的眼中,这些人,每一个都是超级天才啊!”“那这杨叶呢?”青年男子道:“他与那十人相比,如何?”中年男子看了看自己掌心,然后沉默了许久后,道:“可排前五!”前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