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1章 兵家来人! - 无敌剑域

第1841章 兵家来人!

见过自己?杨叶走到了那柄剑的面前,“看仔细了吗?”那柄剑沉默了起来。过了不知多久,那剑又道:“原来如此!”“怎么?”杨叶问。那剑颤了颤,然后道:“你知道自己是谁吗?”“自己是谁?”杨叶轻笑了笑,“我不太明白你说什么。话说,你说你认识我,在我看来,你应该是不屑撒谎或者玩什么花招的。所以,能为我解惑?”“无意义!”那剑道:“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说过去的事,对现在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不是吗?”杨叶打量了一眼那剑,然后道:“你与我想的不一样!它们说,你已经入魔。可我看来,你很清醒!”“入魔?”那剑轻笑了起来,“你自己何尝又不是已经入魔?”杨叶眉头皱了起来,“什么意思?”那剑道:“顺应本心者,皆为魔!”杨叶沉默了。何谓顺应本心?就是心中所想,人怎么做。遵从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而这种人,不虚伪,不做作,但是,却绝对疯狂。这时,那剑突然道:“儒家有位圣贤曾说,人之初,性本善。但是,真如此?其实,人之初,性本善,也性本恶。何谓善?何谓恶?哪个人心中没有恶?善恶本共存。就如你,恶时会恶,但善时也善,不是吗?”善恶共存!杨叶沉默了许久,然后摇了摇头,“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讨论。我只问一句,你想出去?”那剑沉默了起来!杨叶也不着急,站在一旁等着。过了许久,断罪道:“什么条件?”闻言,杨叶嘴角微掀,这剑,懂事。杨叶正要说话,这时,那断罪又道:“若是让我臣服你,我想,你应该没有这么幼稚。并非看不起你,现在的你,还远远没那能力让我认主。当初的你,我倒是甘愿追随,我.......”说到这,断罪突然停了下来。“曾经的我?”杨叶眉头皱了起来,“能不能说的清楚一点?”那剑又沉默了。“好吧!”杨叶道:“我们不说那些,我说说我的条件吧。我不需要你臣服我,也不需要你认我为主。我只有一个要求,每月让我使用三次。三年,三年之后,还你自由!”三年!三年对他来说,其实已经完全够了。那柄剑沉默了许久,最后,它颤了颤,“你要如何救我?”答应了!杨叶嘴角微掀,正要说话,这时,那断罪又道:“困住我的,不是这铁链,而是墙壁上的那些符文。你若能破去那些符文,我自可脱困!”杨叶扫了一眼四周,然后道:“兵符可以吗?”“你是他的传人!”那断罪突然道。“传人?”杨叶轻笑了笑,“不是,只是机缘巧合,获得了这兵符。话说,他为何要困住你?他不是你主人?”“你可知这一脉,为何会惨败?”断罪突然道。“为何?”杨叶问。断罪道:“因为我们这十二柄剑!”“什么意思?”杨叶道。断罪道:“因为我们关键时刻弑主!”杨叶:“......”断罪道:“那十一柄剑,并不是天生的凶剑,这一幕主人为了让其威力更强,硬生生使用邪法将它们祭炼成了凶剑,并且利用兵符来控制它们,兵符碎,那些剑的剑灵就会碎!”听到这,杨叶明白了。原来,那些剑要兵符的原因就是这个!这时,断罪又道:“自由,世间万物,哪一种生灵不想要自由?他剥夺了我们的自由,强行奴役我们,试想,我们如何会甘愿听他驱使?在他与另一人大战时,关键时刻,我们突然弑主,然后,他败的一塌涂地!”弑主!杨叶看了一眼这断罪,原来这帮家伙,当年居然弑主!不过这也正常,兵家杀伐一脉的符主并没有让这些剑真正臣服,有这种结局,也很正常!断罪道:“你有兵符,自然可以轻而易举破掉这些符文。只是,当真要放我出来?现在的我若是出来,你似乎无力抵挡!”杨叶道:“我救你,你会杀我?”“你猜?”断罪反问。杨叶没有说话,他拿出了兵符,刹那间,周围墙壁上的那些符文顿时颤动了起来,很快,那些符文渐渐消失不见。就在这时,那断罪突然颤动了起来。杨叶朝后退了一段距离。轰!那缠绕住断罪的那些铁链突然轰然碎裂。“终于恢复自由了!”这时,那断罪的声音突然在场中响起。一旁,杨叶静静看着。过了一会,那断罪突然飘到了杨叶的面前,“握紧我!”杨叶没有犹豫,伸手直接握住了那断罪的剑柄。当握住断罪的那一刻,杨叶双眼陡然圆睁了起来。他感觉自己身体有什么东西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消逝着!而就在这时,那断罪突然挣脱了杨叶的手。而此刻,杨叶的脸色,已经苍白!“怎么回事?”杨叶问。断罪道:“吸魂夺魄,这是我的能力。但是,它不光会夺敌人的魂魄,也会夺握剑之人的魂魄。你若握紧我,你的魂魄会以极快的速度流失。最多一刻钟,你就会成为一个没有灵魂的人!”吸魂夺魄!杨叶沉默了片刻,然后道:“你自己无法控制?”“能!”断罪道:“刚才,我已经控制,否则,此刻的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以你现在的能力,加上我的控制,一月最多只能用一次,一次之后,必须修养灵魂。”一月一次!杨叶道:“我若用你,威力会如何?”“禅境以下,触者即死!”断罪道。禅境以下!杨叶眼瞳微缩,这剑,会不会太恐怖了些?犹豫了下,杨叶手腕一动,那剑首出现在了杨叶的手中。“这.......”断罪突然道:“这是剑首!”“你认得?”杨叶眼中带着一些诧异。断罪道:“当年我们那个时代,剑之中,有两柄剑非常恐怖!它就是其中之一,也有剑首之称。当然,它也撑得起这两个字。”“两柄剑?还有一柄剑呢?”杨叶问。断罪道:“你以后或许有机会知道了。”说到这,它顿了顿,又道:“此剑为何会在你手中?”“偶然所得!”杨叶道。断罪沉默了许久,然后道:“此剑剑灵已经沉睡。”“我知道!”杨叶道。断罪道:“三年,三年后,我自会离去!”语落,断罪直接化作一道黑光没入了杨叶的眉间。在杨叶眉间处,突然出现了一柄细小的黑剑。这时,那剑又道:“居住你识海之中温养,可以助我快速恢复!”“你受了伤?”杨叶问。“小事,数年便能恢复!”断罪道。数年......杨叶苦笑了笑,对这些剑来说,几年,不对,应该说,几十年应该都是弹指间的事情!原地,杨叶深吸了一口气,十二柄剑,终于到齐了!可惜的是,暂时都不能用!摇了摇头,杨叶转身消失在了原地。杨叶离开了那兵冢,就要出城,而就在这时,在那城外远处,突然走来一名锦袍男子。男子大约二十七八,剑眉星目,一袭锦袍,很是英俊。在其手中,握着一柄带着剑鞘的剑。见到杨叶时,那名男子眉头当即皱了起来,“从里面出来?”杨叶点了点头。青年男子看了一眼兵城,然后道:“符主说,今天,那隐藏在这兵冢内的十二柄剑会出世.......如果我没猜错,那十二柄剑应该在你手中了,可对?”杨叶眉头皱了起来,“你是兵家的!”青年男子笑道:“兵家,神算一脉。”说到这,青年男子轻笑了笑,“符主他老人家果然说的没错,我这一趟,不会那么顺利。不过也好,可以顺手解决掉一个杀伐一脉的余孽!”语落,青年男子缓步朝着杨叶走去。原地,杨叶道:“你是说,你们那个什么符主算到了那十二柄剑会落在我的手中?”青年男子笑道:“怎么?很意外?符主他老人家,除了神族那位神秘的军师之外,在算计这一方面,他老人可是......”就在这时,杨叶突然摆了摆手,打断了男子的话,“你们那一脉,就派你一个人来?”“怎么?不够吗?”青年男子笑道。杨叶轻笑了笑,下一刻,他右手突然放在眉间,很快,一柄漆黑色的剑被他缓缓拔了出来。下一刻。一道黑色剑光在场中一闪而过。远处,那青年男子脸色勃然大变,下一刻,无数道剑光突然自其体内暴雨而出,一瞬间,剑光覆盖整个天际!五息后。场中恢复了平静。而此刻,杨叶已经在那青年男子的身后。剑收,杨叶淡声道:“你们符主那么能算,怎么就没算到你下场呢?看来,他也不是那么能算嘛!”语落。那青年男子身体一僵,双目之中,再无任何色彩。“你就是杀伐一脉的新符主?”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自杨叶身后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