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6章 稍等,我先杀个人!(18) - 无敌剑域

第1816章 稍等,我先杀个人!(18)

“是!”杨叶直视天君,毫无畏惧。天君摇了摇头,“你身上,是非太多,我不想小七与你有任何的瓜葛。”杨叶沉声道:“那将紫儿还我!”“紫儿?那只紫色空间貂?”天君道。“是!”杨叶道。天君摇了摇头,“不行!”闻言,杨叶脸色一沉,“为何?”“小七灵魂还在她身体中,在小七没有寻找到新的灵魂载体时,此貂的身体,不能离开天族!”天君道。杨叶沉声道:“以天族的实力,无法为她寻一具能够承载灵魂的躯体?”“她身体特殊!”天君道。杨叶沉默。这时,天君突然道:“人类,小七是我天族公主,她不仅体质特殊,身份特殊,身上肩负着我天族某些使命,我,不希望她跟一个人类,特别是一个身上满是是非因果的人类有任何挂噶!”杨叶直视天君,正要说话,这时,天君又道:“你要明白一点,你在天族这段时间,到现在还活着,是因为我答应过她,只要她不见你,就不杀你。但是,我的忍耐性是有限度的。今日之后,你不得在上天族,不然,我必杀你!”不得在上天族!杨叶双拳缓缓握紧,过了一会,他突然笑了起来。“笑什么?”天君道。杨叶笑道:“我笑天族的人为何都这么高傲了。因为他们的头就是这种性子!天君,帮我带句话给小七,告诉她,之前的事情,是我误会她,我杨叶道歉。还有,告诉她,我会再来天族的!”“天族不欢迎你!”天君直视杨叶。杨叶笑容渐渐变的阴冷,“等你在见到我时,我要你亲口把今天这句话吞回去!”天君眼神渐渐冰冷,“弱者,就要有弱者的觉悟,还是说,你觉得这猴子真能够在这天族保得住你的命?”猴子手腕一动,手中那根金色长棒顿时颤动了起来。而这时,杨叶摇了摇头,他看了一眼云霄城,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突然,他猛地吼道:“天族,老子一定会在来的!”声如惊雷炸响,响彻整个云霄城!言落,杨叶转身与猴子直接消失在了天际。原地,天君死死盯着杨叶与猴子消失的地方,在他眼中,是森冷的杀意。“父亲满意了吗?”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自天君身后传来。天君双眼缓缓闭了起来,“都是为你好!此人身上,是非太多太多,你与他若是太近,日后不会有好下场。”“可父亲也没必要如此!”女子道。“当年那塔,你真的不知道在谁的手中吗?”天君突然问。女子沉默一瞬,然后道:“我已说过,当我醒来后,它就已经消失不见。怎么?”天君微微摇头,“没什么,你下去好好休息吧!”女子没有在说什么,转身离去。女子离开后,天君身后,突然出现了一名黑影人。天君淡声道:“跟去,若是有机会,杀了。没有机会,就制造机会。要杀他的人,应该不少!”黑影微微一颤,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在猴子的带领下,杨叶没多久便是离开了天族,来到了巫族的地界。空中,杨叶抱了抱拳,“这一次,多谢猴哥了。”猴子微微摇头,“你曾也相助过我!”说着,他扫了一眼四周,然后道:“此时已经无危险,我们就此分别吧!”杨叶微微点头,正要说话,这时,猴子道:“我本想带你去妖族,在我的地盘,你短时间内是没有什么危险的。但是,长时间来看,你会很麻烦。”“为何?”杨叶问。猴子道:“我与佛家之间,有一段不小的恩怨,他们不会放过我,你若与我一起,必将被他们盯上,以你现在的实力,还承受不起他们的针对。”“佛家?”杨叶眉头皱了起来,“这是一个什么势力?”猴子道:“一个非常强大的势力,总之,你很快就会接触到这一层面的人与势力了。自己多小心,有缘再见!”猴子声音落下,人已经消失在原地。场中,只剩下杨叶。杨叶扫了一眼四周,见无人,他右手一挥,将阴后从鸿蒙塔移了出来。虽然他相信阴后,但是鸿蒙塔的事情,还是小心些为好。这不仅仅关系到他自己,还关系到鸿蒙塔内的苏青诗等女!此时,阴后还处于昏迷的状态!杨叶右手放于阴后的眉间,体内鸿蒙紫气顺着他的手掌慢慢传入阴后眉间之中,过了差不多一刻钟后,阴后双鱼缓缓睁了开来。杨叶道:“前辈,没事吧?”阴后扫了一眼四周,然后看向杨叶,“你救了我?”杨叶点了点头。“怎么可能!”阴后皱眉道。杨叶道:“刚才有一个朋友帮忙,不过现在,他已经离开了。”阴后看了一眼杨叶,然后道:“你身上,很多秘密!”杨叶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是吗?”阴后点了点头,然后道:“你现在的处境很堪忧,各族的人,都想要你的剑。”说到这,她沉吟了数息,然后道:“你先随我回巫族!”杨叶犹豫了下,然后道:“会不会连累你?”阴后不悦道:“说的什么话?你是他的徒弟,那就等于是我的徒弟。别族的强者,还不敢光明正大的来巫族杀人!”杨叶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他现在也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然后想办法提升自己的实力!真境六段的境界,真的混不下去了!必须提升境界,提升实力!这是他目前唯一的想法!在阴后的带领下,杨叶再次来到了谷阴山。不过,阴后却是没有在谷阴山,而是前往巫族的帝都。房间之中,杨叶盘坐在地,然后进入了鸿蒙塔内。“前辈,这阴后与你是什么关系?”后卿面前,杨叶嬉笑道。后卿微微摇头,“你小子有兴趣担心这些,还不如去担心下自己目前的处境。你手上的这剑,真的是一个祸害,你得想想办法才行,不然,你会被各族追杀到死的!”被各族追杀!杨叶苦笑了笑,他也知道这问题,就目前来看,他现在的处境确实非常非常的不好。但是,他能怎么办?把剑交出去?问题是,剑交出去,人君也不一定会放过他啊!特别是人君与人族的那个什么猎巫一族,还有天族,他现在的敌人,又多出了一个天族!满世界都是敌人!他现在的感觉就是,自己满世界都是敌人!后卿也沉默了。交剑不杀?杨叶是剑修,交剑,无疑是在坏他的剑心!不交,那些强者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过了许久,后卿摇了摇头,“你这小子,你上辈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孽?在下界被追杀,来上界,还是被追杀.....上辈子你肯定是做了什么缺德事,这辈子才会这么的惨!”杨叶:“......”接下来的时间,杨叶没有在与后卿闲聊,而是开始修炼。当务之急是尽快提升实力,其余的,都是虚的!唯有实力,才能够活命!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一天后!清晨,杨叶突然回到了现实,他看向门口,这时,们突然打了开来,阴后走了进来。“怎么了?”杨叶问。阴后摇了摇头,“走,立刻离开巫族!”###1928章:离别,死界!离开巫族!杨叶眉头皱了起来,“为何?”阴后微微摇头,“你明白的!”杨叶沉声道:“巫族也想要这圣剑吗?”阴后点了点头,“巫族有十二位巫王,除了十二位巫王之外,还有各大长老,以及统帅等......这些人,一致认为,你手中年的那柄剑,不能落在人族的人手中!简单来说,他们也要夺剑!”夺剑!巫族也要夺剑!杨叶沉默了起来。这时,阴后道:“其实,我理解的他们想法还有做法。”杨叶看向阴后,阴后道:“你如果是巫族的人,或许他们不会这么做。但是,你是人族。以前,那剑在人君手中,人君坐镇中土神州,加上他拥有超强的实力,自然没有人会去打他这柄剑的主意。但是,你不同,你很弱小。对于我巫族来说,这是一个天大的机会。但是.......”说到这,她微微摇头,“快走吧,离得远远的!”杨叶笑道:“没想到,这柄剑这么多人想要!”“不是这么多人,是很多人!”阴后沉声道:“此剑拥有破界之能,对于各族来说,是一个潜在的威胁。而拥有它,就相当于拥有了主动权,而现在,它落在了你手中,而你,还没有那个让各族忌惮的实力。你拥有了与你现在实力不符的东西,这是好事,但,也是坏事!”说到这,她看了一眼杨叶,轻声道:“你现在的处境,虽然很糟糕,但是,这也算是一种磨练。走,我送你一程!”说到这,阴后似是想到了什么,愣在了原地。送杨叶一程!送他到哪里去?现在,不仅仅是巫族要夺杨叶的剑,而是各族都要夺杨叶的剑,送他到哪里去?杨叶摊了摊手,“我怎么感觉,这大千宇宙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过了许久,阴后沉声道:“你敢不敢去死界!”“死界?”杨叶不解,“那是什么地方?”阴后沉声道:“一个非常非常危险的地方!”“非常危险?”杨叶微微皱眉,“怎么个危险法?”阴后沉声道:“死界在一颗死寂的星球上,那颗星球,没有灵气,不仅没有灵气,还充满了毒障以及各种各样的自然危险。而在死界的人,都不是简单的人!”“为什么?”杨叶问。阴后道:“正常人会去死界吗?”杨叶摇了摇头,那里没有灵气,没有灵气,对于修炼者来说,无疑就等于普通人没有空气,是难以存活的。阴后道:“去死界的,大多都是在正常世界混不下去的人......你听到这,可能会轻视这些人,但是,千万不要轻视这些人。这就好比你,你如果去了死界,如果有人轻视你,必定要付出惨痛的代价!”杨叶道:“前辈,你所说的那些人在正常世界混不下去,大概指什么?”阴后道:“就是得罪了某些大势力,就像你,得罪了各族,然后在正常世界混不下去了,只能去死界。”杨叶:“.......”阴后又道:“能被逼去死界,这证明他们在正常世界里,绝对不是一个善茬。在那里,不仅有人族,还有巫族,天族......反正,那里,万族共存!”杨叶沉声道:“那里没有灵气,那些人怎么活?”阴后道:“这就是那里最可怕的地方!”“怎么说?”杨叶问。阴后道:“那里,生存法则比这正常世界至少残酷十倍不止。在那里,没有灵气,但是,没有灵气不代表不能成为强者。有的人,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猝炼肉身,让自己肉身强大到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还有的,就是通过各种各样的能量石来修炼......他们的修炼环境,非常非常的恶劣,但是,能够在这种恶劣的环境走出来的强者,那实力绝对是非常恐怖的!”说到这,她微微摇了摇头,然后又道:“那里面强者的含金量,比外面高太多太多了。你在外面,以你现在的实力,能够越阶挑战明境四段的强者,但是在里面,恐怕就不能了。那里面,真正的卧虎藏龙!”杨叶道:“外面的人,不敢进去?”阴后点了点头,“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没有人愿意主动前往那个地方的。因为那里生存环境,实在是太恶劣了。加上那里的人都非善类,因此,就算是我们这种级别的强者进去,可能都活不下来!”说到这,她看向杨叶,“小子,我之所以建议你去那个地方,不单单是让你暂时躲避各族的追杀,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希望你去那个地方锻炼自己。相信我,如果你能够待上个一两年,你的实力绝对会在来一个蜕变!”杨叶苦笑道:“前辈不怕我去了被人弄死吗?”阴后轻轻拍了拍杨叶的肩膀,“你必须暂时躲避一下风头,不然,你就算不被追杀死,也会累死。你现在,需要一点发育的时间,而这死界,就是你的机会!”杨叶想了一会,然后道:“好,我去!”阴后微微点头,“我等你,等你出来的那一天!”杨叶笑了笑,没有说话。这时,阴后又道:“走,我送你一程!”杨叶正要点头,突然,他眉头皱了起来,过了一会,他看向阴后,“给我一点点时间,可以吗?”阴后微微点头,“别太晚,巫族那些老家伙,可能很快就会找到你在我这!”说完,她转身身形一颤,消失在了房间之中。阴后走后,杨叶来到了鸿蒙塔内。杨帘霜等女闭关出来了!“我们要离开了!”杨帘霜道。“离开?”杨叶不解,“为何?”杨帘霜轻笑了笑,“你那修炼室虽然好,但是,我们总不能一直在塔里修炼吧?我与幽冥殿的几位姐妹,准备去这个大千宇宙到处看看。”到处看看!杨叶想了想,然后微微点头,“也是,天天待在塔里,你们都要发霉了!”说到这,他转头看向一旁的冥女,“你们有没有想好去哪里?”冥女沉声道:“我们想去找少司幽殿主!”“还去找她?”杨叶惊愕道。冥女笑了笑,“是她让我们来到大千宇宙后去找她!”“她在哪?”杨叶道。冥女道:“人族!”杨叶沉声道:“小心些。”冥女微微点头,然后道:“这一次,我们准备将大姐一起带走。”天女!杨叶道:“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冥女摇头,“我们也不是很清楚,这一次,正好带她去见少司幽殿主,她肯定知道大姐的状况。”杨叶道:“不管怎么样,你们都小心点。”“你该多担心下自己!”冥女道:“你现在的处境比我们糟糕多了。”杨叶笑道:“没事,你知道的,我命很硬的!”冥女微微点头,“保重!”说完,她与幽冥殿带着天女转身离去。“保重!”杨帘霜说完,也转身离去。场中,只剩下苏青诗等女。“我想去仙武宗!”这时,一旁一直沉默的安南靖突然道。杨叶转头看向安南靖,“仙武宗?”安南靖微微点头,“人族十大洞天之一的仙武山,也是武家老祖所在的宗门。”杨叶想了许久,虽然他不想安南靖离开他,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安南靖天赋卓绝,跟在他身边,只会浪费她这份天赋。她应该去追寻自己的武道,而不是跟在他身边。“去死界后,小心些!”安南靖轻声道。杨叶笑道:“放心吧,我这辈子,很少吃亏的。”安南靖微微点头,然后转身消失在了房间之中。场中,杨叶深吸了一口气,“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啊!”“还有重聚之时!”苏青诗走到他身旁,轻声道。杨叶笑道:“你们呢?你们肯定不会去别的地方了吧?”苏青诗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拉住了杨叶的手,一切尽在不言中。与苏青诗等女小聚了一下后,杨叶便是离开了房间。此时,阴后已经等候在门外。“刚才那些人?”阴后突然问。“我的朋友!”杨叶道:“现在,她们离开巫族,应该没有问题吧?”阴后微微点头,“我已经安排好,只要她们不主动找事,她们会安然离开巫族!”杨叶点了点头,“我们走吧!”阴后没有在说话,右手一挥,与杨叶直接消失在了场中。一刻钟后,云端中,阴后突然停了下来。杨叶转头看向阴后,“怎么了?”阴后脸色一沉,“他们来了?”###1929章:等老子回来!他们来了!杨叶正要说话,就在这时,在他们四周,空间突然微微一颤,转瞬,三名老者与一名中年男子出现在了场中。巫族强者!杨叶脸色沉了下来。阴后目光落在了她面前不远处的那名老者身上,“禹高,你什么意思?”名叫禹高的老者目光落在了杨叶身上,“阴后,你应该知道,此剑若是在落入那人君手中,对我巫族是何等的不利。”阴后轻笑了笑,“禹高,我就开门见山了。此人对我有恩,也是我将他带到巫族来,所以,我不会让他在巫族出事,明白?”禹高沉声道:“阴后,你要为了一个人族而枉顾巫族的安危?”“巫族安危?”阴后嗤笑道:“你是在与我说笑吗?一柄剑就关系到我巫族的安危?如果是这样,那我巫族也未免太不堪了些。”说到这,阴后冷冷看了一眼场中几人,“我把话撂在这,今日,你们若是强行夺他的剑,我阴后就与尔等不死不休!”闻言,那禹高等人脸色顿时无比难看了起来。这时,一旁的一名老者突然沉声道:“阴后,为了一名人类,你竟然要与我等为敌?”阴后转头看向那说话的老者,“他是我带到巫族来的,我有责任安全把他带出去。今日,你们联手,我肯定无法阻止你们。但是,相信我,未来的日子里,我阴后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疯狂报复你们,不惜一切代价!”“你真是疯了!”一旁,那禹高沉声道:“阴后,此剑落在我巫族手中,这不仅大大削弱了人君的实力,更让我巫族有了主动权。这对我巫族,是天大的好事,而你现在,竟然要意气用事,你......”就在这时,一旁的一名中年男子突然道:“先拿下此人在说!”语落,其就要动手。“住手!”就在中年男子要动手时,一道声音突然自远处传来。所有人转头看去,那里,出现了一名青年男子。这青年男子,杨叶认识,正是那黎江。见到黎江,禹高等人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一个小小的皇子,对他们来说,分量实在是有些不够看。黎江看了一眼禹高等人,他紧了紧手,然后道:“诸位前辈,我父皇有令,不得阻止此人!”说着,他手腕一动,一枚金灿灿的令牌出现在了他手中。巫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