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0章 稍等,我先杀个人!(12) - 无敌剑域

第1810章 稍等,我先杀个人!(12)

说着,他缓步朝着前面走去。而黎巫等人则跟在他的身后。虽然杨叶不是巫族的人,但是此时此刻,几人已经将他当做是头了。天梯,一共有九千九百九十丈。如果用走,这九千九百九十丈也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走完的。杨叶本想御剑飞行的,但是,当看到一个青年刚飞起就直接灰飞烟灭后,他果断放弃了这个想法。还是走吧!走走更健康!一开始,所有人走的都还很正常,但是,渐渐的,杨叶发现有些不对劲了。因为前面的一些人,速度不仅缓慢了下来,身体还在剧烈颤动着。而有的,则是直接停在了原地,他们目视前方,双眼呆滞,仿佛丢了魂一般!“小心些!”杨叶沉声提醒道。在他身旁,黎巫三人点了点头。杨叶脚步稍微加快了一些,此刻,他与黎江等人,已经来到了天梯的中间位置,而到了这里,周围的人也逐渐少了一些。突然,黎江停了下来。杨叶转头,刚要说话,那黎江双眼突然圆睁,似是见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杨叶眉头皱了起来,正要叫醒那黎江,而这时,一道声音突然自一旁传来:“如果不想他死,你最好还是别叫醒他!”杨叶转头看去,不远处,是一名身着华袍的青年男子。青年男子看了一眼黎江,“他已经被人带入幻象之中,是福还是祸,全看他自己的造化。”“幻象?”杨叶不解,“谁将他带入幻象的?”青年男子道:“被这天梯束缚的怨魂,这里,很多很多怨魂的。”声音落下,青年男子没有在说什么,快步朝着远处继续走去。怨魂!杨叶眉头微皱,他扫了一眼四周,四周,他根本没有发现什么怨魂。“小心些吧!”这时,黎巫突然出声提醒道。杨叶点了点头,三人继续往前走,很快,走了差不多一千来丈后,那黎江的妹妹黎瞳也停在了原地。如之前黎江一般,黎瞳站在原地,双眼圆睁,眼中,满是呆滞。杨叶看了一眼身旁的黎巫,“你还要继续吗?”黎巫微微点头,“继续吧!”杨叶点了点头,然后与黎巫继续前进。此刻,他们周围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前后都只有寥寥几人。“你以后还会回人族吗?”这时,黎巫突然道。杨叶想了想,然后道:“应该还回吧!怎么?”黎巫看了一眼杨叶,“以后大家会不会是敌人?”杨叶轻笑了笑,“只要你不主动来杀我,我是不会来杀你的。”“你会为了人族而战吗?”黎巫道。杨叶想了想,然后道:“我想,我可能不会。因为现在只要我回人族,肯定就会被追杀。”“那就留在巫族吧!”黎巫道。杨叶道:“可我是人类!”黎巫直视杨叶,“曾经,我们也是人类。当然,现在也是。只是,在人类眼中,我们是另类。”杨叶沉默。黎巫又道:“在这片宇宙诞生生命以来,特别是诞生我们人族后,人族经历过无数次的内战,每一次内战,赢的那一方,都会把输的那一方写成异端,然后将他们赶尽杀绝,而名义上则是打着所谓的民族大义!”杨叶摇了摇头,“如果有一天,人族灭亡了。那很有可能就是人族自己搞死自己的。”黎巫点了点头,深以为然。人族发展很快,但是,人族是最擅长内斗的一个种族。在辉煌的种族,也经不起内斗啊!这时,黎巫道:“所以,如果人族容不下你,就来巫族吧。有阴后大人在,你在巫族,必要一席之地的。”杨叶笑了笑,正要说什么,突然,黎巫停了下来,“该我了!”闻言,杨叶猛地转头,此时,黎巫双眼已经闭了起来。原地,杨叶双眼缓缓闭了起来,“前辈,能够感受到什么吗?”过了一会,后卿道:“什么也感受不到!”闻言,杨叶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连后卿都感觉不到什么!后卿道:“小子,不用太担心什么。这天梯虽然诡异,但是,也不是说非常非常危险,曾经我巫族有天才来过,对方最后不仅安然回去,实力还得到了大大的提升。所以,保持平常心吧!”杨叶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他继续往前走。而此刻,他离终点只剩下不到千丈。在他前面,只有五人,三男两女,而在他身后,还有三人。一开始,大家走的都很快,但是现在,剩下的这些人每一个都走的很慢,非常的慢。杨叶继续朝前走着,大约在走了一百多丈后,杨叶突然停了下来,与此同时,他双眼圆睁了起来......杨叶看到了什么?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名女子,这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他母亲凤玉。凤玉!幻象!这是杨叶第一感觉,就要出剑毁掉这片幻象,而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在他面前响起,“你以为这是幻象?”杨叶双眼微眯,转头看去,在他右边不远处,出现了一道黑影。黑影之中,隐约可以见到一个人,但是,却无法看清其面容。这时,那黑影道:“你在好好看看!”杨叶扫了一眼四周,最后,他目光落在了面前凤玉的身上。“叶儿......”眼前的凤玉,她手放在了杨叶的脸上,目光有些呆滞,“你,你长大了......”是真的!杨叶脑中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那个声音不断在告诉他眼前这人是真的。杨叶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向眼前的女子,“即使你是假的,我也不会杀你!”语落,他朝后退了一步,一股神秘的力量直接出现在了四周。域!当域之力量出现后,眼前的凤玉直接化作了一道黑影,而一旁那黑影人也露出了真面目。是一名身着黑袍的中年男子!“剑域......”中年男子看了一眼杨叶,眼神有些复杂,“好多年没有见过了。”“阁下是?”杨叶问。“此地一孤魂野鬼!”中年男子道。杨叶眉头微皱,“这天梯究竟是个什么存在?”中年男子犹豫了下,然后道:“也罢,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告诉你也无妨。此天梯,名为天梯,实乃天墓!”“天墓?”杨叶眉头皱的更深了,“这是一个墓地?”中年男子点了点头,“一个埋葬着无数强者魂魄的墓地。”“谁埋葬你们的?”杨叶道:“是那天帝?”“天帝?”中年男子轻笑了笑,“他没有那个能力,而且,他也是被埋葬之人!”“那是谁?”杨叶问。中年男子沉默了一会,然后道:“一个身穿道袍的老者!”道袍老者!杨叶愣在了原地!道袍老者!过了好一会,杨叶压住内心之中的震惊,然后又问,“他为何要埋葬你们?”中年男子苦笑了笑,“道统之争,当时这大千宇宙,许多族,包括天族,天魔族,人族,海族,妖族......几乎所有族都卷入了这道统之争中。其实,就是站队问题,而被埋葬在这里的人,都是站错队的人。包括曾经那不可一世的天帝,即使强如他,也在那位身穿道袍,手持拂尘的老者面前显得那么的无力,那么弱小!”杨叶看了一眼中年男子,然后道:“你们为什么要卷入这道统之争?”中年男子苦涩道:“那几位,包括这道袍老者,曾经的他们,太低调了。低调到让人觉得他们也不过如此......而有一天,他出手了。那时,众人才意识到他的可怕,可惜,已经迟了!”杨叶沉默。道袍老者!他现在拥有这老头的鸿蒙塔,而他也知道,这绝非是偶然或者巧合,而这老头选他作为鸿蒙塔的新主人,意欲何为?难道,真的是为了这所谓的道统之争?因果!他遇到过几个超级强者,包括在巫界那位圣人,这些人都说他身上有三种因果,一种比一种难处理,而其中一种,肯定就是这鸿蒙塔。这一刻,杨叶感觉自己真的卷入了一个巨大的旋涡!“这位小友,可否帮在下一个忙?”这时,中年男子突然道。杨叶收回思绪,他看向中年男子,“什么忙?”“杀了我!”中年男子直视杨叶,语出惊人!杨叶不解,“为何?”中年男子轻笑了笑,“在这片地方,我们的魂魄,永生永世被囚禁,任何人不得离开。我们,想死都不行。但是,你能杀我们!”“为什么?”杨叶不解。“域!”中年男子道:“你的剑域,可以在这里自成一方天地,在你的域里,这里的那神秘力量,无法起到作用。”域!杨叶扫了一眼四周,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何连后卿都无法看出这里的诡异了。因为这里,是道袍老者弄出的地方。“还有一事!”这时,中年男子道:“可否将此物交给人族聂家家主?”随着中年男子声音落下,一枚漆黑的戒指出现在了杨叶的面前。然而,杨叶却是摇了摇头,“前辈,不是我不愿意帮你,而是,我在人族的地位实在是有些尴尬,以前辈的实力,应该能够看出来,我虽然是人族,但是身上还有巫族血脉,且修炼的还是巫族功法。我怕我有命去你聂家,但是没命离开!”“恩将仇报?”中年男子微微摇头,“如果现任聂家家族真的那么做,那你就帮我废了他。”杨叶犹豫了下,然后道:“前辈,这个,不太现实吧?”中年男子看了一眼手中的戒指,“此物是我聂家老祖亲传下来,是家主的象征,我聂家护族神兽只认戒,不认人。如果你能命令护族神兽,就能够命令家族中的那些老顽固!”杨叶沉声道:“前辈这么相信我?”中年男子走到了杨叶的面前,笑道:“我一生,阅人无数,你,你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我聂家在人族虽然有一定地位,但是我相信,你不会以此来掌控我聂家的。当然,最主要的是,我现在没有什么选择。我等了那么多年,虽然也有些人能够走到这里,但是,却轮不到我,而你......”“我怎么?”杨叶问。中年男子沉声道:“他们不敢来找你!”“为何?”杨叶不解。中年男子直视杨叶,“你身上,有着令我们畏惧的东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我们本能的畏惧。”鸿蒙塔!杨叶想到了鸿蒙塔,不用说,这些人畏惧的东西就是这塔!中年男子道:“这些年来,在这里的无数魂魄,都在寻找自己族人,然后将自己传承传下去。我之前之所以找你,也是有这想法,因为你是人族,但是很快,我知道,我的传承,你肯定是看不上的。”说到这,他看向手中的戒指,“我聂家一些秘事,还有一些只有族长才有资格知道的事情,我都将其封存在此戒之中,最重要的是,有了此戒,才能够命令我聂家的护族神兽。小友,能否将此戒替我送回聂家?”杨叶想了想,然后道:“前辈,丑化说在前头。如果我去聂家,聂家因为我有巫族血脉而要杀我,那时,我可不会对聂家手软的!”中年男子笑道:“放心,你拥有此戒,聂家家主不敢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当然,如果是一个没有脑子的草包,那就另当别论了。不过,我想,聂家是不会让一个草包当聂家家主的。如果真的有,那就用此戒召唤聂家神兽,然后废了他吧。”闻言,杨叶没有在犹豫,他接过纳戒,然后道:“我若回人族,必去聂家一趟。”“多谢!”中年男子道:“现在,小友帮我最后一个忙吧。”“前辈真的要这么做?”杨叶道。中年男子笑道:“我心愿已了,在这样畸形的活着,真的就是受罪了!”杨叶沉默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施展出了剑域。当他施展出剑域后,中年男子双眼缓缓闭了起来,很快,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幻,十息后,中年男子彻底消失在了场中。而此刻,场中也恢复了正常,杨叶回到了天梯之上。杨叶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戒指,然后将其收了起来,接着,他继续朝着前面走去。此时,在他面前,只剩下两人,一男一女。那一男一女,还在往前走着。虽然偶尔会停下来,但是很快,两人又会继续朝前走。而杨叶的速度则越来越快,因为自那中年男子之后,在也没有人来找过他。很快,杨叶来到了那一男一女的身旁。这时,那一男一女停下了脚步,同时看向了杨叶。杨叶也看向了这两人,男的身着墨黑色长袍,长发披肩,棱角分明,很是英俊。女的身着一袭带着花纹的青色长裙,长裙拖地,身材苗条,但是却看不到她的容貌,因为她带着一张青色的面具。“人族?”女子突然道。杨叶正要说话,这时,女子黛眉微蹙,“巫族血脉?巫族肉身?”杨叶看了对方一眼,心中有些惊讶,这女人,竟然能够一眼看穿他身上的秘密。不得了啊!没有多想,杨叶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前进。那女子与男子也没有在说什么,继续前进。就这样,三人继续朝着天梯的尽头走去。三人离天梯尽头越来越近,在离天梯还有差不多一百丈时,突然,三人停了下来。因为在三人面前,出现了一名老者与老妇。那老者与老妇目光直接落在了杨叶身旁的女子与男子身上。男子对着那老者微微一礼,“阁下应该就是魔尊重千大人吧?”老者打量了一眼男子,然后道:“混元体,我天魔一族这么多年,终于来了一个像样的了。”语落,他右手一挥,直接与男子消失在了原地。老妇看着杨叶身旁那女子许久,然后道:“天灵体.....没枉费我莫仙等这数千年!”“你就是当年灵界第一强者,我灵界的圣人莫仙子......”那女子惊呼。老妇微微点头,她没有在说什么,右手一挥,那女子直接消失在了原地。而这时,她突然转头看向了杨叶,“真是可悲,人族那位先圣不要你,巫族那位圣人大巫也看不上你。人不人,巫不巫,可悲!”杨叶直视老妇,“......”人族先圣,巫族大巫!从老妇口中,杨叶得知,在这个地方,应该还隐藏着两位超级强者。老妇就要离开,而这时,杨叶突然道:“为什么?”老妇停下脚步,看向杨叶。杨叶想了想,然后道:“我觉得,这不正常啊!你看,我天赋与实力也不差啊,按道理来说,他们都应该抢着来收我为徒才是啊!”“抢着收你为徒?”老妇冷笑了一声,“小小年纪,脸皮就已经练到了这种厚度,厉害!”杨叶:“......”这时,老妇又道:“你天赋只能算一般,但是你能够走到这里,这意味着,你心性与实力肯定是极强的。天赋差一点,对我们来说,并不是特别重要,重要的是心性与实力,不然,我们几个老家伙也不会在这天梯后面等了。”‘然后呢?”杨叶问。老妇道:“你可知他们为何不愿意让你接受他们的传承?”杨叶摇了摇头。老妇直视杨叶,“因为你要死了!”要死了!杨叶愣住。这时,老妇又道:“你的命星,已经暗淡的快要熄灭,忘记了,你应该看不到自己的命星才是。好好享受剩下的时间吧!”声音落下,老妇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命星?杨叶双眼缓缓闭了起来,问道:“前辈,你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后卿沉声道:“你可以理解为寿命,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星,但是,能够看到自己与别人命星的,只有圣人强者才能够做到。你......你小子看起来不像是一个短命鬼啊!除非,除非有什么人,或者东西,在吸收你的命星!”杨叶脸色沉了下来!在下界时,他遇到过一个圣人,那位圣人并没有告诉他命星的事情,显然,那时他的命星是没有问题的。也就是说,他是来到天族后命星才出现的问题!难道是天族的强者在搞鬼?也不太可能,毕竟,天族若真的要杀他的话,方法有很多,甚至可以光明正大的来杀,而不用搞这种小动作。沉思许久,杨叶道:“鸿蒙塔无法感受到吗?”后卿沉声道:“这就是可怕的地方了。连它都感受不到,那意味着,只有两种情况,一是那老妇在吓唬你;二是,暗中对你出手的那人,其实力已经强到了一种极为可怕的地步,比如,对方的实力达到了圣人级别。但是,如果对方达到了圣人级别,要杀你,完全不需要搞这种把戏!”说到这,后卿顿了顿,然后又道:“不管怎么样,这次天梯之后,你让阴后速带你回巫族,然后让她带你去见见我巫族大能,让对方看看。”杨叶点了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收回思绪,杨叶抬头看去,还有一百丈就到天梯的尽头了。走?还是不走?杨叶想了想,然后继续往前走。既然已经来了,那就将它走完吧!就这样,杨叶继续往前走,这一次,他脚步颇有些快。渐渐的,杨叶发现,有些不对劲了。脚重!他的脚不知不觉中年开始重了起来,而此刻,他离那天梯尽头,还有差不多七十丈!沉默一瞬,杨叶转头看去。这一看,杨叶直接愣住。因为后面,空无一人,包括在天梯之外的阴后等人,全部都已不在了!诡异!沉默片刻,杨叶转身看向那天梯尽头,尽头,平静无比,什么也没有!过了一会,杨叶继续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