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3章 稍等,我先杀个人!(5) - 无敌剑域

第1803章 稍等,我先杀个人!(5)

这一脚,直接让得整个地面崩塌开来。而他本人则借助其中的力量化作一道剑光冲天而起,刺在了那根手指的顶端!轰!那根漆黑巨指剧烈一颤,其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纹。但是,杨叶嘴角却是溢出了一抹鲜血。杨叶双手握着剑顶着那根巨指,手臂上,青筋暴起,此时此刻,他已经使出了自己的最大力量,然而,还是没能够刺碎这根巨指。就在这时,那远处的老者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在那根巨指的顶端,转瞬,其右脚猛地一跺巨指。嘭!巨指疾坠而下,杨叶直接被其中的力量轰的连人带剑朝着下方坠去。就要落地时,突然,十柄气剑出现在了那根巨指的四周,转瞬,十道剑光以不同的方式朝着这根巨指切割而去。嗤嗤嗤!转瞬间,那根巨指便是直接被那些剑光撕裂成了无数片。而这时,一道剑光冲天而起,朝着那老者暴射而去。天际,那老者眼中闪过一抹狠色,他右手一翻,然后猛地朝下就是一拍。轰!整个天际剧烈一颤,杨叶那道剑光瞬间被轰散,而杨叶也被那一掌震到了地面上。天空,老者眼中闪过一抹戾气,还要出手,而就在这时,一旁的南司音突然道:“一刻钟!”老者转头看向南司音,南司音直视老者,“一刻钟内,我父亲与我南司家就会赶到,阁下现在逃,还有一线生机!”南司家!老者神色一阵变幻,他看了一眼一旁的杨叶,最后又看了看南司音,最终,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身身形一颤,消失在了天际。因为他无法在短时间内击杀杨叶,如果无法击杀杨叶,有杨叶的保护,那南司音肯定能够拖到南司家的强者到,到那时,他必死无疑。不仅必死无疑,还会连累他的族人!所以,最终他果断选择逃!老者离去后,南司音看向杨叶,“没事吧?”杨叶微微摇头,他倒是没有受到重伤,只不过这一次,让得他见识到了自己的实力不足。他刚才与老者的交手,老者不管是在战斗意识方面,还是其它方面,都要比他强。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首先就是境界!必须尽快提升到明境!“走吧!”南司音轻声道。杨叶点了点头,然后与南司音深吸一颤,消失在了原地。这一次,没有人在阻止,两人顺利来到了人界。断崖山底,杨叶抬头看向天际,“你父亲他们多久到?”“最多百息”南司音道。杨叶点了点头,然后双眼缓缓闭了起来。这时,南司音犹豫了下,然后道:“不如你与我一起去我南司家?”去南司家?杨叶睁开眼睛,然后摇了摇头,“我还有别的事情!”南司音看了一眼杨叶,轻轻咬了咬嘴唇,还想说什么,而就在这时,她突然抬头看向天际,天际,出现了十五道强大的气息。转瞬,十五人出现在了天空。为首的正是南司音的父亲,而在南司音父亲的身后,其中十二人全身被黑袍笼罩,手持血色的长刀,身背血色的长弓,身上散发着令人胆寒的阴冷气息!见到这些人,杨叶心中一凛,这些人之中,任何一个人都要比之前那老者强出至少十倍!南司家,不简单啊!见到南司音还在,中年人等人神色顿时一松,转瞬,中年人身后的几名老者眼中出现了兴奋之色。圣人传承出现在了南司家!中年人对着南司音微微点头,然后看向一旁的杨叶,“多谢小友,小友若有需要我南司家的地方,但请吩咐,力所能及范围内,必不推辞!”杨叶笑了笑,正要说话,而就在这时,在那遥远的天际,突然出现了十道金光,转瞬,十名身穿紫金色盔甲的男子出现在了天际。为首的是一名身着紫袍的老者!十二人的气息,丝毫不弱中年男子身后的那十二名黑袍人。“十二金殿使?”南司音父亲眉头皱了起来。紫袍老者扫了一眼南司音父亲等人,然后目光落在了杨叶身上,“奉人君之令,前来捉拿人族叛徒杨叶,任何人不得阻扰!否则,将视为与人君为敌,天下共诛之!”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了杨叶身上。人君要捉拿的人?###1902章:再起风云!人君何许人?可以说,人君就算人族的领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人君就代表人族!人君要抓的人!南司音父亲等人目光全部落在了杨叶身上,眼中带着疑惑与好奇。杨叶看了一眼那紫袍老者等人,他没想到,这人君的人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来,更没想到,这一次来的都是绝顶强者,而且还是这么的多!这一次有点难办了啊!因为以他目前的实力,绝对不可能战胜得了这些人的!这时,一旁南司音的父亲突然道:“阁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那紫袍老者看向南司音的父亲,“想来阁下应该是南司家家主南司天吧?”南司音父亲点了点头,“正是在下!”紫袍老者指着杨叶道:“此人,不仅盗取人君圣剑,更是修炼巫族功法,拥有巫族血脉。人君殿下怀疑此人来我人族,必定是受巫族指使,有什么阴谋,所以,命我等将其捉拿回中土神洲!”闻言,南司天眉头皱了起来。他转头看向杨叶,“你真的修炼了巫族功法与拥有巫族血脉?”杨叶没有隐瞒,当下点了点头。见到这一幕,南司天脸色顿时一沉。这时,那紫袍老者突然笑道:“阁下与此人似乎相视,而此人拥有巫族血脉与修炼巫族功法,这要是传到人君耳中,这对南司家......”这时,南司天突然冷声道:“你是在用人君威胁我?”紫袍老者淡声道:“怎敢,只是在提醒南司家主罢了!”南司天沉默了。杨叶之前保护南司音安全从巫族出来,这对南司家来说,无疑是一个天道的恩情,而他之前也曾说,只要杨叶有需要,力所能及之内,南司家顶不会拒绝。然而,他没有想到,这杨叶竟然是人君要抓的人。这时,南司音轻轻拉了拉南司天的衣袖。南司天看了一眼南司音,然后微微一笑,接着,他看向那紫袍老者,“阁下,此人对我南司家有恩,不知阁下可否给我南司家一个面子,放过此人?”“放过他?”紫袍老者冷声道:“司天族长,恕我直言,别说你南司家,就算是三大圣地联手出面保此人都保不住。此人,是人君必杀之人,不然,人君也不会让老夫等人亲自出马了!”必杀之人!南司天眉头皱了起来,正要说什么,这时,在他身后的一名老者突然玄气传音给他,“此事,我南司家不宜插手!”不宜插手!南司家在人界之中,也是一方大族,即使是人君,也要对南司家忌惮三分。但是,南司家也不会去无故招惹人君,毕竟,人君是人族领袖。当然,得看是什么事,如果人君要杀的是南司音,那南司家必定不惜一切代价与人君死磕。至于杨叶......他并不值得南司家与人君翻脸!值得与不值得!而就在这时,南司天身旁的南司音突然道:“保他!”南司天与身后众人皆是看向了南司音,在南司天身后,一名老者眉头皱了起来,正要呵斥,但似是想到了什么,那要呵斥的话顿时又吞了回去。此时的南司音可不是之前的南司音,拥有圣人传承的她,可以说是南司家最重要的人。这时,南司音又道:“父亲,如果不是他,女儿根本不可能获得圣人传承,如今,他有难,我南司家怎能袖手旁观?恳求父亲出手保他,不然,女儿宁愿不要这圣人传承!”“你疯了!”南司天身后,一名老者情急之下怒斥道:“你可知这圣人传承有多重要?你竟然为了一个与我南司家毫不相干的人要放弃圣人传承,你,你......”这时,南司天突然转头冷冷看了一眼那老者,那老者声音顿时戛然而止。南司天天转头看向南司音,正要说话,这时,南司音又道:“如果不是他,女儿绝对不可能获得圣人传承,如果父亲不出手保他,那女儿宁愿不要这圣人传承,以求心安,免得日后愧疚一生!”南司天双手缓缓紧握了起来,犹豫不决。一旁,那紫袍老者突然淡声道:“南司天家主,老夫知道,有你在此地,若是要保此人,老夫等人是绝对杀不了他的。但是,老夫问一句,南司天家主当真要为了一个与南司家毫不相干的人而与人君为敌?”南司天抬头看向紫袍老者,“人族之中,修炼巫族功法的人应该不少,但是,人君似乎没有弄过这么大的阵仗。我很好奇,人君究竟是为了什么而非要杀此人!”老者淡声道:“这老夫就不知道了。不过,老夫可以明确告诉阁下,此人的命,人君是要定了。如果阁下非要保他,相信我,人君必定不会善罢甘休!”南司天正要说话,而这时,在他身后的一名老者突然传音道:“司音获得圣人传承,我南司家必定会遭受其余几大世家,甚至是三大圣地的排挤,甚至是暗地打压,这个时候若是在得罪人君,那我南司家的处境将堪忧,还请族长以大局为重!”南司天双眼缓缓闭了起来,以个人角度来说,有恩必报,是他南司天的性格与为人准则,但是,作为南司家族长,他在一些决策上不能有太多的个人情感,因为那样会害了南司家!简单来说,这个人,南司家不能保!似是已经知道南司天的决定,一旁的南司音突然走向了杨叶,南司天犹豫了下,还是没有出手阻止。南司音走到了杨叶的面前,“抱歉!”杨叶笑了笑,“没什么!”“抓住我,用我做人质!”这时,杨叶脑中响起了南司音的声音。玄气传音!杨叶楞了楞,然后笑着摇了摇头,“不用。”“你走不掉的!”南司音的声音再次在杨叶脑中响起,“这些人,最低都是明境五段的强者,这人君是铁了心要绝杀你,以你现在的境界与实力,根本逃不走。抓住我,用我做人质,然后逃到巫族,这些人不敢明目张胆进巫族!”用南司音做人质?杨叶还是摇了摇头,这可不是他的风格。虽然是假的,但他还是不想这样。见杨叶还是拒绝,南司音顿时急了,“你这人怎么这样?你是想让我愧疚一生吗?”“不用愧疚!”杨叶笑道:“这些是我自己的麻烦,今天这局面,其实我早已经料到了。”说着,他转头看向那紫袍老者等人,“只是我没想到,这次那个什么人君会派出这么大的阵仗!”紫袍老者淡声道:“以前,我们大大的低估你了。而现在,不会了!”杨叶笑了笑,正要说话,而就在这时,一旁的南司音手中突然多了一柄剑,转瞬,她反手将剑横在了自己的喉咙上。南司天等人脸色大变!“丫头,你做什么!”南司天声音之中带着一丝焦急。南司音直视南司天,“父亲,保他,不然,女儿让这圣人传承与女儿一起从这世间消失!”南司天沉声道:“你居然为了他威胁我!”南司音直视南司天,“是你教我的,做人不能忘恩负义!”南司天双手缓缓紧握了起来,而这时,那剑已经刺破了南司音喉咙的皮肤。见血了!见到这一幕,南司天双手微微一颤,然后他转头看向那紫袍老者,“我不管人君与此人有何恩怨,但是,此人于我南司家有恩,所以.......”“所以阁下还是袖手旁观的好!”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自天际传来,转瞬,三名男子出现在了场中。三名男子皆是身着黑袍,手持黑色长矛。猎巫一族!见到这一幕,那紫袍老者嘴角顿时泛起了一抹冷笑。三名猎巫一族男子之中,为首的那名中年男子目光落在了杨叶身上,“此人不仅修炼巫族功法,拥有巫族血脉,还杀我猎巫一族的人,并且公然挑衅我猎巫一族,此人,我猎巫一族必杀之。谁若保他,就是与我猎巫一族为敌!”猎巫一族!闻言,那南司天脸色顿时无比难看了起来。一旁,南司音还想说什么,这时,一名老者突然出现在了她身后,轻轻对着她的后颈一点,南司音身体一僵,然后昏了过去。那老者看向南司天,然后摇了摇头。南司天双眼缓缓闭上,过了一会,其看向不远处一直沉默的杨叶,“抱歉!”语落,其右手一挥,与身后众人直接消失在了天际。场中,只剩下杨叶与那紫袍老者等人。###1903章:该离别了!杨叶神色平静,南司家的退走,早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他虽然对南司家有那么点恩情,但是,南司家绝对不会为了他去与人君为敌的。至于南司天之前所说的那什么,有什么吩咐,南司家定不会推辞的话,他根本没放在心上。他从来不会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唯一比较意外的当属南司音的举动了!他没想到这南司音会为了他而那般。紫袍老者等人并没有出手,紫袍老者看向了那猎巫一族为首的中年男子,“阁下,此人是人君通缉之人,还请将他交于我,让我带回去复命!”中年眉头微皱,“此人身上不仅有巫族血脉,还修炼巫族功法,更杀我猎巫一族数人,我猎巫一族必杀之!”紫袍老者笑道:“阁下放心,在这一点上,人君与猎巫一族是一样的,人君不会留他的性命,之所以带他回去,人君只是想问点事情。”那中年人沉默了许久,然后道:“我等与你一同回去!”紫袍老者眼中闪过一抹不悦,但还是没有拒绝。这猎巫一族,即使是人君也要给几分面子的。收回思绪,紫袍老者看向了杨叶,“想来你也是不会束手就擒的,所以,有什么底牌就使出来吧。记住,只有一次机会了!”杨叶看了一言紫袍老者等人,然后笑了笑,没有在说话,他朝前踏出一步,就要施展无敌剑阵。无敌剑阵。这是他的底牌,而此刻,底牌不能不出了。眼前这些人的境界,远超于他,如果不施展无敌剑阵,他一点胜算都没有。当然,即使是施展无敌剑阵,也没有多大的把握!就在杨叶施展无敌剑阵时,突然,一道声音在杨叶脑中响起:“小子,我们也该离别了。”杨叶停了下来,这是穷奇的声音!很快,穷奇出现在了杨叶的头顶。当见到穷奇时,紫袍老者等人顿时眉头微皱,很快,那一旁的猎巫一族中年男子沉声道:“你,你是妖族的妖王穷奇?”穷奇转头看了一眼那中年男子,这时,中年男子又道:“不对,妖王气势不该这么弱,你,你不是本体,你只是一缕分身!”穷奇没有管那中年男子,而是看向下方的杨叶,“来到大千宇宙,有何感想?”杨叶笑了笑,“没什么太多的感谢,唯一的感想就是,自己好像还是有点弱!”“不是有点!”穷奇道:“你是很弱,不施展你那底牌,在场中,任何一人你都打不过,即使是施展你那底牌,你也杀不光场中的人。”杨叶沉默,因为穷奇并没有说假!这时,穷奇道:“你虽然是人族,我是妖族,但不得不说,你小子很对我的胃口,而你也不像别的人族那般虚伪,那般大义凛然。虽然有些不合规矩,但是,我也实在做不出袖手旁观这种事情。”“阁下似乎没有这个能力!”一旁,那紫袍老者突然道。穷奇看了一眼紫袍老者,转瞬,他抬头看向了遥远的天际,“应该到了!”声音落下,在那遥远的天际,突然出现了一道黑点,黑点越来越大,最后,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场中。中年男子的身高与体型是普通人的两倍,上身赤.裸,肌肉鼓起,充满了力量感!最重要的是当这魁梧的中年男子出现后,场中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压迫感!中年男子目光直接落在了穷奇身上,很快,他走到了穷奇面前,然后单膝跪地,“属下兽狞,见过吾王!”穷奇微微点头,然后看了一眼一旁那紫袍老者,“杀了!”中年男子没有任何废话,起身对着那紫袍老者猛地就是一拳。在穷奇声音落下时,那紫袍老者便是脸色大变,他果断率先出手,一股强大的气息自他体内席卷而出,然后朝着穷奇与中年男子轰了过去。然而,当中年男子出拳之后,紫袍老者的那股气息瞬间烟消云散,转瞬,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之中,那紫袍老者身体直接炸裂开来,化作一堆肉沫!“道境强者!”一旁,猎巫一族的中年男子死死盯着兽狞,眼中满是忌惮之色!道境强者?杨叶看向穷奇,穷奇道:“明境之上,就是道境,而道境,又分闻,知,见,得。所谓闻,就是初闻道,而知,则是为知道,见,则为见道,最后是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