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5章 能动手,尽量别逼逼! - 无敌剑域

第1795章 能动手,尽量别逼逼!

姑苏言神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侮辱!第一次,被人当着无数人的面侮辱。姑苏言朝前走了一步,此刻,他与杨叶已经相隔很近。他直视杨叶,“来,我刚才没听清楚,在说一遍!”杨叶身旁,南司音正欲说什么,杨叶却是突然看向她,然后道:“记着,能动手,尽量别****!”能动手,尽量别****!这就是他杨叶做人的风格!声音落下,杨叶突然拔剑就是一斩!在杨叶出剑的那一刻,姑苏言脸色瞬间便是变了。危险!这一刻,他全身毛骨悚然。轻敌,大大的轻敌了。好在,终究不是一般人,反应能力不满,剑落下的那一瞬,他双臂突然相交,然后朝头顶顶了上去。双臂之上,出现了一套金色的护臂。嘭!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那姑苏言直接被震到了数千丈开外。刚一停下来,他嘴角便是溢出了一抹鲜血,与此同时,他双臂上的那对金色护臂,直接龟裂掉落。所有人看向了杨叶,眼中带着震惊,当然,更多的是还有忌惮!那北苍月等人此刻也在看杨叶,眼中,充满了忌惮。不过,北苍月却没有,她神色很平静。一剑击退那姑苏言后,杨叶提着手中的剑缓步朝着那姑苏言走去。见到杨叶走来,姑苏言右手从背后拿出了长枪,然后沉声道:“你是何人!”他终究不傻,一剑击退他,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眼前这人,绝对不是一般人!杨叶停下了脚步,他没有管这姑苏言,而是看向了那北苍月,沉默一瞬,他突然咧嘴一笑,然后提着剑朝着北苍月走去。见到这一幕,那北苍月双手缓缓紧握了起来,而在她身旁的几人,也都是如临大敌,戒备无比。被杨叶无视,那姑苏言脸色更加难看了。特别是在北苍月面前!沉默一瞬,他突然右脚猛地一跺,整个化作一道白光朝着杨叶暴射而去。在来到杨叶面前差不多数丈的距离时,他右手握着长枪自空中对着杨叶猛地就是一刺。杨叶停下了脚步,下一刻,他脚下剑光一闪,转瞬,他整个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在那姑苏言的面前,紧接着,他手中的剑朝前猛地就是一刺!针尖对麦芒!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杨叶的剑与姑苏言的枪以最直接的方式击在了一起。轰!方圆数千丈内的空间剧烈一颤,转瞬,那姑苏言直接被杨叶这一剑给震地朝后倒飞了出去。而在姑苏言倒飞出去之后,杨叶并没有再次出手,而是缓步朝着那北苍月走去。然而就在这时,那远处的姑苏言眼中突然闪过一抹狰狞,下一刻,其双手握着手中长枪猛地对着杨叶的位置就是一掷。长枪划过长空,所过之处的空间直接龟裂开来。杨叶再次停下了脚步,他转身举剑就是一斩。嘭!这一剑,直接将那柄长枪击飞,而下一刻,杨叶却是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在那姑苏言的面前,下一刻,十柄气剑直接出现在了那姑苏言的四周。转身,那姑苏言直接被剑光淹没。而此刻,杨叶却也消失在原地,进入了那片剑光之中。“啊!”场中,突然响起了一道凄厉的惨叫声。紧接着,剑光消失不见,接着,一名男子提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自那片剑光之中走了出来。这男子,自然就是杨叶,而那颗人头,正是姑苏言!死了!姑苏言死了!杨叶看了一眼手中的人头,然后摇了摇头,随手将其丢在了一旁。接着,杨叶提着手中的剑朝着那北苍月走去。见到这一幕,那南司音眼皮一跳,欲言又止。她是想阻止杨叶的,因为这北苍月可不是能够随便杀的,杀了她,那肯定是要坏大事的。但是她知道,杨叶肯定不会在乎的!杨叶连猎巫一族,包括她,都敢杀,这北苍月身份在特殊,也没有比她与猎巫一族特殊多少!远处,杨叶停了下来,此时,他与那北苍月相隔不到十丈距离。北苍月身旁等人戒备无比!杨叶看着面前的北苍月,然后笑了,“我听过你老爹的事情,怎么说呢,你老爹,确实算一个人物。但是,没想到他的女儿,竟然是你这种货色!”闻言,那北苍月脸色陡然一变,然而,杨叶却是又道:“你老爹凭双手打出来的如今成就,而你呢?玩这些小把戏?你不觉得丢你老爹的脸吗?”北苍月看着杨叶许久,然后展颜一笑,正欲说话,就在这时,杨叶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转瞬,一柄剑直接抵在了她的眉间。毫无征兆!北苍月之所以没有反应过来,是因为她离杨叶太近太近了,再者,杨叶施展出了剑域,而且还施展出了一剑刹那。这一剑,北苍月根本防无可防!杨叶持剑抵着北苍月,然后道:“看到了吗?想杀你,随时都可以!”北苍月沉声道:“我远远低估你了!”杨叶道:“女人,我最不喜欢的就是玩这些小把戏,而你一而在,再而三的跟我来玩这些,说真的,我很不耐烦了。”语落,剑入三分。刹那间,鲜血顿时溢了出来,顷刻间,北苍月整张脸变成了一张血脸!“小友手下留情!”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在场中响起,紧接着,一名老者出现在了北苍月身后不远处。杨叶目光落在了那老者的身后,“我还以为阁下不出来了呢!”老者打量了一眼杨叶,然后笑道:“原来小友早就发现我了。惭愧,惭愧!小友,苍月这丫头年轻,不懂事,得罪之处,还望小友不要往心里去,老朽代她向小友陪个不是!”说着,他屈指一弹,一枚纳戒落在了杨叶的面前,“小小心意,还望小友笑纳!”杨叶神识扫了一眼那纳戒,纳戒之中,仙晶石足足有五十块!杨叶笑了笑,然后看向老者,“其实,我以为前辈会威胁我,让我放掉她呢!”如果老者真的那么做,毫无疑问,这北苍月的脑袋肯定会搬家!老者摇了摇头,“是这丫头做错了事,老夫怎能不分青红皂白呢?”杨叶看了一眼老者,然后看向面前的北苍月,“下次呢,不要在自作聪明了。明白了吗?”北苍月直视杨叶,“受教了!”杨叶微微一笑,然后收起那枚纳戒,接着,他转身走到了那南司音面前,然后道:“走吧!”说完,他朝远处走去。南司音转头看了一眼那北苍月,然后笑道:“苍月姑娘,后会有期哈......”说完,她连忙跟上了杨叶。原地。北苍月死死看着远处杨叶与南司音的背影,“黎叔,为何不出手?连你也没有把握吗?”那老者摇了摇头,“丫头,你还是太年轻了。”“怎么?”北苍月看向老者。老者道:“你觉得此人是一般人吗?”北苍月沉默。老者又道:“南司家,何其的高傲?然而,他们居然允许自己的大小姐跟着这人,而这南司音在这男子面前,你没发现吗?她并不是做主的吗,而是对这男子言听计从!”北苍月依旧沉默。老者继续道:“他敢杀猎巫一族,敢对你出手,如果他是一般人,他敢这么做吗?”“查不到他的来历吗?”北苍月道。老者摇了摇头,“查不到,唯一查到的是他去过罗浮宗,然后以十息的时间闯过了罗浮道!”“十息!”北苍月陡然看向老者,“确定?”老者点了点头,“罗浮宗长老亲口所说,不会有假。所以,这男子,不简单啊。”说到这,他看向北苍月,“丫头,年轻,难免气盛,但是,不能过度,且在知道错之后,不能在继续错下去。我们与此人并无太大恩怨,但是,你可知道,如果你继续与他为敌,你杀了他,或者他杀了你,那时,他背后的势力必定浮现出来,而我们北苍城,就会多一个大敌!”北苍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点了点头,“我错了。黎叔放心,我不会在主动招惹他!”老者眼中闪过一抹欣慰,“你能这样想,自然好。当然,我北苍城也不是随便任人欺的,他如果主动招惹你,你也不用太怂。北苍城,是你的后盾!”北苍月点了点头,“苍月明白了!”老者道:“快进去吧,晚了,可能连汤都喝不到了。对了,小心暗中那几个家伙,特别是巫族那黎巫,此人已经来到这里,千万要小心此人。”“她也来了?”苍月眼中闪过一抹诧异。老者点了点头,“不仅她,人族百里仙,魔族的万空湮,都已经来了。所以,小心点吧!除了这几个,还有一些躲在暗中的,总之,小心点吧。记住,命最重要!”北苍月抬头看向远处,“真是龙争虎斗啊!”..........路上。“为什么不杀了那北苍月?”杨叶身旁,南司音突然问杨叶。杨叶停下脚步,然后看向南司音,“杀了她,那老头会来杀我,她北苍铁骑会来杀我,她老爹会来杀我,想想都头痛啊!”南司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