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7章 来,继续说!(9) - 无敌剑域

第1737章 来,继续说!(9)

穷奇与后卿没有回应,鸿蒙塔也彻底沉寂了下去。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眼前这女人非常危险,他们不敢暴露自己。也许他们本体不惧这女人,但是此刻的他们,肯定不是这女人的对手。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女人一只手压着他,另一只手对敌......简单来说,这面具女子,刚才用一只手就击败了场中除了冥梦之外的所有人!那武殿使的实力,他是非常清楚的,一般真境六段强者根本不是她的对手,要知道,她当初可是能够与那古老修行者红裙女子交手的。但是此刻,对方居然在这面具女子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这面具女子又是哪位大神?这时,面具女子看向了场中唯一没有被打败的那冥梦。冥梦冷冷看着面具女子,下一刻,她直接消失在了原地,转瞬,面具女子面前出现了一双黑脚印。幽冥鬼步!这时,面具女子突然屈指朝前一点。这一点,她面前的空间直接泛起一阵阵涟漪,宛如水波波纹一般。而这道波纹,则朝着她面前震荡而去。轰轰轰!一道道炸响声突然在场中响彻而起,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面具女子面前的空间之中,突然出了一个道道残影,这些残影,正是那冥梦的。而此刻,冥梦那些残影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消失着。很快,最后一道残影消失了。嘭!这时,一道人影自那空间之中倒飞了出去,这道人影,正是那冥梦!被破了!一旁,血女等女脸色沉了下来。她们没有想到,这冥梦的幽冥鬼步就这么被强行破去了!众女都看向了面具女子,这女人究竟是谁?就在这时,那冥梦突然腾空而起,接着,她周身突然出现了一个个黑色光圈,这些光圈越来越多,不到一息的时间就已经有足足上百个!下一刻,她双手朝着面具女子隔空一点。飕飕......无数光圈顿时化作一道道黑线朝着那面具女子暴射而去,这些光圈所过之处,空间都直接被切割成了一个个光圈,骇人无比。这时,面具女子左手突然朝前一点,这一点,她面前的空间直接扭曲了起来,跟着扭曲的,还有那些光圈,与此同时,那些光圈来到她面前的三丈范围后,那些光圈便是没有能够将那里的空间给切割开来。相反,那些光圈还被那里的空间给弄的强行扭曲了起来。这时,面具女子左手突然轻轻一扫,就是这么一扫,她面前的空间直接恢复了正常。然而,那些黑色光圈却是诡异地在缓缓消散,不到两息的时间,所有光圈全部无声无息消失了。这时,面具女子突然对着冥梦一点,“锁!”语落。一道金色光圈直接出现在了冥梦的身上,当这道金色光圈出现的那一刻,冥梦整个身体直接僵硬了起来,如那个树人一般,在无法动弹!锁住冥梦之后,面具女子转头看向了杨叶,这时,杨叶道:“这位,这位大姐,我觉得,暴力并不能解决问题,商量与沟通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你觉得呢?”这时,面具女子突然道:“我好像见过你!”杨叶:“......”..........................###1817章:见过殿主!见过自己?此刻的杨叶,愣住了。场中众女看向了杨叶。就在这时,那面具女子突然摇了摇头,“不对,你不是!”杨叶:“......”面具女子突然伸出玉指点在了杨叶的眉间,这一点,杨叶双眼突然圆睁了起来,因为他发现有什么东西在扫过他全身。与此同时,他发现,鸿蒙塔彻底沉寂了下去,这一刻,就算是他都感受不到鸿蒙塔了。过了两息后,女子突然收回了手。她看着杨叶许久,然后道:“你这一生,至少被三个人硬生生改变过命运。而现在,你的命运,已经凌乱!”“改变命运?”杨叶微微一怔,然后道:“什么是命运?”面具女子玉手轻轻扫过,“轨迹,每一个人生下来,都有他的人生轨迹。这个轨迹,就是他的命运。”杨叶道:“按前辈的意思,意思是一个人生下来,他就注定得成为什么样,对吗?”“非也!”面具女子微微摇头,“修炼,人通过修炼,可以不断提升自己,当实力达到一定程度后,他就可以看到自己的命运,然后改变自己原本的命运。但是,这个改变,只是改变他原本命运的轨迹,他改变原来的轨迹,进入了新的轨迹,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杨叶点了点头,“你的意思是,其实,根本没有改变命运,只是从一个圈圈跳到了另外一个圈圈!”“是这意思!”面具女子道:“这是一般人的命运。还有两种命运,其中一种是强制性命运。”“强制性命运?”杨叶眉头皱了起来,“什么意思?”面具女子转头看了一眼血女等女,“她们一开始,也是被强制性命运。”血女等女眉头皱了起来,不太懂面具女子所说的。这时,面具女子看向杨叶,“所谓的强制性命运,就是有人事先给你安排好了一条轨迹,然后,你只能在这条轨迹上行走。举个例子,就好比木偶,别人怎么提,它就只能怎么动,这就是强制性命运。”说到这,她打量了一眼杨叶,然后道:“你曾经也是一个木偶!”杨叶眉头皱了起来,“你意思是说,曾经有人给我安排好了路,然后我就只能按照对方的路来走?”面具女子点了点头,“但是,有人以大代价强行逆转你的命运轨迹,让你的命运,重新回到了正常。准确的说,曾经的你,是一个木偶,但是,有一段时间的你,是一个完整的人,拥有自己的人生命运。”“有一段时间的我?”杨叶直视面具女子,“你的意思是,我现在又不是了?”面具女子看着杨叶许久,然后道:“现在的你,命运沾染大因果,你的轨迹,我已看不透!这也就是第三种命运,模糊的命运!”杨叶沉默。“你不信?”面具女子突然道。杨叶摇了摇头,“信,因为你没理由骗我。不过,我有一个问题。如果我现在自杀,那我又是什么命运?”这一次,面具女子沉默了。杨叶轻笑了笑,“我不管什么命运,也不知道什么命运。我只知道,不管什么轨迹的命运,都是我们在走,而我们自身,是有能力去改变这一切的,不是吗?”面具女子道:“你心中,觉得人定胜天,对吗?”杨叶点了点头,“也许现在我胜不了天,但是,我会努力,努力到我有能力胜过它的那一天。所以,我们根本不需要去管什么命运不命运的,我们要做的是不断去变强,不断超越自己。”面具女子沉默许久,然后点了点头,“你说的对。但凡强者,都不会屈服命运。不过,这条路,一般都很难走。”“很难走,也得走!”杨叶道。面具女子道:“那祝你好运!”这时,杨叶似是想到了什么,又道:“你之前说,有三个人为改变过命运轨迹,是哪三个人?”面具女子微微摇头,“不知道,不过,这三个人,很强,非常强。特别是最后这一个......”说到这,她摇了摇头,没有在说下去。杨叶点了点头,没有在问什么了。因为他知道,就算问出来一没有任何意义。这女人都说很强,不用说,那绝对不是他现在能够对抗的。杨叶看了一眼面具女子,然后又道:“你是谁!”面具女子没有回答,她转头看向了远处那个树人,“知道这是什么?这是中千宇宙的大地之魂。”“大地之魂!”杨叶楞了楞,然后转头看向那颗树人,“大地之魂?”面具女子微微点头,“你们之所以无法伤它,是因为它是大地之魂,有大地之力加持保护,所以,你们难以伤它分毫。”“我的剑可以破它的防御!”杨叶突然道。面具女子看了一眼杨叶手中的木剑,然后道:“这剑,非同寻常。能破它的防御,并不奇怪!”说完,面具女子转头看向血女等人,“你们很想知道我是谁,对吗?”说着,她伸手缓缓将自己的面具揭了下来。当看到她容貌的那一刻,场中众女直接双眼圆睁了起来,很快,众女齐齐对着女子弯下了腰,“见过殿主!”这一刻,杨叶愣住了!少司幽!眼前这女子居然就是幽冥殿前任殿主,少司幽!杨叶震惊的同时,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因为这代表,这女人对她们没有恶意。简单来说,他们现在是安全的。同时,也有可能多了一个超级大靠山啊!由于女子是背对着杨叶,因此,杨叶没有看到对方的容貌,当他想看一下对方的容貌时,对方却是将面具重新戴了起来。“这不是我的本体!”这时,少司幽突然道。不是本体!众女齐齐抬头看向了少司幽,眼中带着难以置信之色,因为在她们看来,眼前这少司幽,根本不是什么灵魂体,或者是由精神力凝聚而成的幻象!这时,少司幽又道:“你们看到的我,不过是我的投影,我曾经留在这里的投影。等你们达到明镜之后,就明白我的意思了。”说着,她扫了一眼血女等女一眼,“之所以留下我的投影,是因为我知道,你们终有一天会来找我。”这时,血女突然道:“还请殿主为我等解惑!”听到这,杨叶有些不明白了。应该说,有些懵了。显然,这血女等女来找这少司幽,不单纯的是想知道她的下落。少司幽微微点头,“其实,当年我就该告诉你们的,但是,当年我走的太急,以至于让你们困惑了这么多年。现在,也是该让你们知道真相的时候了!”“什么真相?”这时,杨叶突然问了一句。远处,血女道:“在我们脑中,有一段记忆是空白的。那段记忆,什么都没有。如果我们不能回想起那片记忆,那我们就只能止步真境六段了。试问,一个人,自己都不能‘明’又如何去‘明’万物?”“记忆空白的?”杨叶眉头皱了起来,“什么原因?”血女看向了幽冥殿殿主少司幽,“殿主应该知道!”少司幽沉默片刻后,然后道:“当年,我为了获得更强大的力量,我决定,将自己的记忆凝聚成记忆种子,然后将这些记忆种子植入孕妇的胎儿脑中。等这些胎儿成长起来后,她们会有着各种不同的人生,也会有着各种不同的感悟,以及不俗的实力,那时,我会激发那些记忆种子,然后吞噬她们,获得她们的不同人生感悟,以及实力!”晴天霹雳!这一刻,场中的血女等女直接呆在了原地!记忆种子,她们脑中竟然有少司幽的记忆种子。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们心中最尊敬的幽冥殿殿主,竟然是为了利用她们才收养她们!颠覆!少司幽的话,直接颠覆了她们的一切!不仅血女等女,此刻杨叶也有些震惊了。他也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这时,少司幽又道:“看着你们一天天长大,一天天变强,我比你们更高兴。然而,最后我改变了自己原来的主意!”“为什么?”血女问。少司幽看向血女,“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你们跟着我,一天天看着你们长大,最后,当我想要吞噬你们时,我却发现,那不是我本心想要的。所以,我放弃了。但是,当时的我没有想到一点,那就是,我在你们脑中留下记忆种子这件事情,会影响到你们的发展。”说到这,她顿了顿,又道:“那时,我因为一些事情,已经无法回去天璇系,所以,只能留下这道投影。我现在,为你们取出你们脑中的记忆种子之后,你们就是真正的完整的自己,要冲刺明境,不会在有任何障碍!”场中沉默了起来。血女等女此刻心情是复杂的,无比复杂的。先是希望,然后是失望,现在......那种感觉,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就在这时,少司幽突然看向了杨叶,“小子,你脑中也有记忆种子!”闻言,杨叶顿时愣住,“怎么可能!”###1818章:夜帝!记忆种子?自己脑中也有记忆种子?杨叶是完全不相信的,因为他并没有记忆缺失,他从小到现在,他有完整的记忆。这时,少司幽道:“你脑中原本有,但是,那枚记忆种子,已经被摧毁!”“被摧毁?”杨叶眉头皱了起来,“你什么意思?”少司幽道:“我之前与你说过,你有三个人为你改命运轨迹。第一个,就是放记忆种子在你脑中的那个人,那个人,想要用你来达到什么目的;第二个,就是为你毁掉记忆种子的这个人,这个人,让你命运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轨迹。至于第三个......第三个,我看不透。”杨叶双手缓缓紧握了起来。他不觉得这少司幽在骗他,因为对方没有理由骗他。也就是说,真的有三个人在为他改变命运轨迹。那么问题来了,这三个人究竟是谁?这时,那少司幽突然看向血女等女,“我传你们一个功法,你们运转此功法,就可让脑中深处的那枚记忆种子自动消失。”语落。她屈指一点,数道白光直接没入了众女的眉间。接着,她身体渐渐虚幻了起来。见到这一幕,血女等女心中一惊!少司幽道:“我留在这里的投影已经完成了任务,也该消失了。”说着,她看向远处那个树人,“当年我来此地,是因为我受了伤,需要此树为我治疗,此树对我来说,算是有恩,你们勿要为难它。”语落,她那虚幻的身体突然右手一招,那缠绕在那树人身上的金色光圈顿时消失了。接着,她看向了一旁的冥梦,“小梦,现在,你恢复自由,你可以去做你任何想做的事情。”说着,她看了一眼血女等女一眼,“你们也是!”说完,她身体越来越虚幻了。就在这时,一旁的杨叶突然问道:“前辈,你说你受了伤?是谁伤的你?”少司幽看了一眼杨叶,“一个跟你一样用剑的人!”声音落下,其身体彻底消散在了空中。一个用剑的人!杨叶眉头皱了起来,是谁?场中再次安静了下来。迷茫!此刻的血女等女迷茫了。在此之前,她们想见到少司幽,而现在,她们如愿以偿了。但是,事情却与她们想的完全不一样!今后,该何去何从?过了许久,一旁的蒙面女子突然道:“我不管你们怎么想,但是,我不会离开幽冥殿,我会重组幽冥殿,让幽冥殿成为这中千宇宙最强势力!”语落,其身形一颤,直接消失在了天际。这时,那武殿使突然看向杨叶,“杨兄,你要去大世界?”杨叶点了点头,这大世界,他肯定是要上去的。武殿使微微一笑,“到时可以一起!”杨叶笑道:“完全可以!”武殿使道:“天柱山封印松动还有些日子,我要先回去处理一下剑仙城的事情,所以,先告辞了。”说着,她转身离去,而这时,她似是想到了什么,她停了下来,又道:“杨兄,你身上有那柄来自上界的剑,这注定了你会麻烦不断。据我得到的消息,这天柱山有好几个强大的势力都已经开始在寻你,保重!”说完,其身形一颤,直接消失在了场中。武殿使走后,杨叶看向了那冥梦,“你呢?你有没有想要干什么?”冥梦看了一眼杨叶,“没有!”闻言,杨叶想了想,然后道:“那个,你想不想去大世界看看?”“为什么要去大世界?”冥梦问。杨叶道:“因为大世界有更高的武道文明,有更多的强者,恩,也更好玩。”“更好玩?”冥梦道。杨叶连忙点了点头,“非常好玩,大世界,比我们这世界大那么多,肯定比我们这好玩啊!要不要我们一起上去?这样也好有个伴啊!”冥梦看了一眼杨叶,最后,她看向血女,道:“他说的是真的吗?”杨叶:“......”血女想了想,然后道:“应该很好玩的。”她自然知道杨叶的意图是什么,杨叶无非是想把这冥梦拉在身边,这可是一个超级强者啊!听到血女的话,冥梦想了想,然后看向杨叶,“怎么上去?”杨叶指了指远处天际,“看到没?那有个天柱山,往那上去!”冥梦看了一眼天柱山的方向,很快,她神色无比凝重了起来,“不能去!”“为何?”杨叶不解。冥梦道:“那边有危险的东西,很危险!而且不止一个!”闻言,杨叶神色也凝重了起来。危险的东西!这冥梦的实力,可以说是目前幽冥殿众女之中最强的一个,她的境界虽然不是明境,但是却已经能够抗衡明境强者。可以说,在这下届,应该是很少有人能够威胁到她的。然而,她却说那边有很危险的东西!没来天柱山之前,他杨叶觉得自己已经快无敌了。但是,来到这个鬼地方后,他发现,这里的人,一个比一个强,一个比一个恐怖。他这点实力,完全不够看啊!这时,冥梦又道:“不要去上面,会死的!”杨叶道:“没事,到时会有很多人上去。如果到时实在危险,我们逃跑就可以了。怎么样?”冥梦想了想,然后道:“她已经上去了,对吗?”杨叶自然知道冥梦所指的‘她’是谁,当下点了点头。冥梦微微点头,“我去办点事情,到时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