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0章 来,继续说!(2) - 无敌剑域

第1730章 来,继续说!(2)

杨叶扫了一眼四周,然后纵身一跃,坐到了穷奇的背上,接着,他右手一挥,“走,去圣墟城城主府!”语落,杨叶一行人朝着圣墟城城主府走去。他们没有飞,就是用走的!在杨叶等人的身后,无数强者暗中跟随。杨叶并没有去管这些人,只要这些人不出手,他是不会自找麻烦的去找对方麻烦的。就这样,杨叶一行人来到了圣墟城城主府。穷奇背上,杨叶看着远处的城主府,“圣墟城城主,借个道出城,行不行啊?”沉默一瞬,一道声音突然在城中响起:“剑留下,人走,剑不留,人亡!”一瞬间,场中气氛紧张了起来。###1803章:我投降行不行?剑不留,人亡!听到城中那人的话,血女等女神色顿时沉了下来。显然,这事又没法善了了!穷奇背上,杨叶看着眼前的城主府沉默许久,然后道:“我不想惹事!”“那就将剑留下!”城中传来了声音。这时,杨叶嘴角泛起了一抹笑容,“我不想惹事,但是,我并不怕事。我人在这,剑也在这,你有本事,来取?”嘎吱!这时,那城主府的大门突然缓缓打了开来,紧接着,一名身着华袍的中年男子自其中走了出来。华袍中年男子来到了杨叶等人面前差不多百丈处停了下来,他打量了一眼杨叶等人,最后目光落在了杨叶手中的那柄木剑之上,沉默一瞬,他抬头看向杨叶,“如果你够聪明,就该放弃这剑。以你的天赋,日后也许根本不用这剑就能够去上界!”杨叶轻笑了笑,“你说的确实对,但是,这弃剑求生的事情,我实在是做不出来。而且,是我杨叶的东西,凭什么给别人?”中年男子看着杨叶许久,然后点了点头,“也是。似你这种人,有脾气是正常的。既然这样,那我就不用在多说什么废话了。”说完,他转头扫了一眼四周,然后又道:“诸位,以我南宫家的实力,根本留不住他们。不过,如果我们一城人联手,想要留下他们,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所以,诸位如果是要出手,那就请出来,然后我们大家联手,如果不出手,那我南宫家就只能撤掉阵法,任他们离去了!”撤掉阵法!闻言,暗中的许多人顿时不能淡定了。一旦让杨叶等人离开圣墟城,那时,以杨叶等人的实力,只要他们隐藏起来,谁能找到他们?一时间,许多人开始有些急了。但是,还是没有人出来。都想坐山观虎斗!这时,那中年男子又道:“既然诸位不出来,那我南宫家就只能撤去阵法了。”就在这时,一名老者突然出现在了场中,老者看向那中年男子,“南宫天城主,这阵法可不能撤,这一撤,日后要想在找到这杨叶,那可就难了!”名叫南宫天的中年男子看了一眼来者,然后道:“原来是陆骨前辈,怎么,现在陆骨前辈代表暗中的那些朋友?”“算是吧!”陆骨道:“南宫天城主,大家联手,这不是不可以,只是我想知道的一点是,杀了杨叶之后,这木剑的归宿。这不仅是我想知道的,也是我身后的他们想知道的!”南宫天笑了笑,“这个问题,我自然有想过。剑只有一柄,但是,人却这么多,所以,有的朋友即使在拼了命之后,依然还是会一无所获。”说到这,他顿了顿,然后道:“我倒是有一个办法,这样如何,剑获得之后,我们举办一个比武大会,强者为尊,谁强,谁拿剑。当然,没有获得剑的朋友也没关系,我南宫家愿意给大家提供一枚可增加百年寿命的寿元果,一人一枚!”寿元果!听到南宫天的话,那陆骨神色有些凝重了起来。达到真境六段后,对他们来说,一般的功法玄技,其实并没有太多的诱惑力。对他们有着致命诱惑力的,那就是能够增加寿命的东西。百年的寿命,有些时候,也许能够让他们逆天改命了。陆骨微微点头,“南宫家果然是财大气粗啊。我觉得,这个办法可行!”语落,他身后的空间突然颤动了起来,紧接着,四十多人突然出现在了场中。全部是真境六段强者!南宫天扫了一眼那些人,转瞬,他右手轻轻一挥,刹那间,他身后多了十名身穿银色盔甲的男子。五十二名真境六段强者!这个阵容,不得不说是极为恐怖的。不过,这也正常,在这天柱山,聚集了几乎整个中千宇宙的真境六段强者,而整个中千宇宙的真境六段强者,没有几万,几千还是有的!场中,五十二名真境六段强者看向了不远处的杨叶等人。这时,南宫天突然道:“剑留下,人还是可以走,怎么样?”血女等女看向了杨叶。杨叶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木剑,只要将木剑交出去,他就可以安全的离去,并且以后没有人会来找他的麻烦。但是,这木剑能交吗?不能交!因为他如果交剑求生,那他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并且,这也有违他的剑道。他的剑道,宁折勿弯!交剑求生,这已经不是弯,而是断了!所以,这剑不能交!杨叶抬头看向那南宫天,“这剑就在这,有本事,你们自己来拿!”听到杨叶的话,场中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血女等女神色平静,一点也不意外。因为她们都知道杨叶的性格,杨叶这家伙,吃软不吃硬的。让他屈服,那是做梦!听到杨叶的话,南宫天等人神色也是沉了下来。平心而论,他们也不想与杨叶等人血拼的,他们的人数虽然碾压杨叶这边,但是,杨叶这边的人那个个都不是简单货色,血拼下来,那绝对是两败俱伤的!所以,他们也是希望杨叶能够把剑交出来,但是,他们没想到,阵容碾压的情况下,杨叶还是不交!南宫天看着杨叶许久,然后点了点头,“既然这样,那你就去死吧!”语落,他右手一挥,刹那间,那天际的光幕突然颤动了起来,紧接着,一道道光束突然自天际坠落而下,这些光束的目标,全部是杨叶与冥女等女!杨叶眼中闪过一抹狠色,就要出手,这时,血女突然拉住了他,然后对他摇了摇头,接着,她看向了盲女。盲女微微点头,然后她身体缓缓腾空起来。“三姐能行吗?”杨叶问。血女看向远处的盲女,“她睁眼的时候,就算是大姐,都得暂避锋芒!”杨叶:“......”空中,盲女停了下来,转瞬,她抬起了头,接着,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她双手解开了蒙住眼睛的那丝带,刹那间一一两道金色光束突然自她双眼之中****而出,转瞬,整个天际都被这两道金色光束的光芒给掩盖。与此同时,整个天际传来了一道道‘嗤嗤’声。此刻,场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睁开眼!哪怕是杨叶用剑意包裹双眼都无法睁开眼睛,那光芒,这一刻简直超过了烈日,让人根本无法直视。所有人心中大惊!如此此刻有人能够睁开眼的话,就会发现,这一刻,整个圣墟城上空遍布一条条金色光束,这些金色光束宛如一根根线在天际纵横交错切割!而这些金色的光束所过之处,空间直接被切割开来,这让得整个圣墟城上空出现了一张巨大无比的网,一张犹如蜘蛛网的巨网。而那圣墟城的阵法,此刻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十息后,天际渐渐恢复了正常。所有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盲女,此刻,盲女双眼紧紧闭着,在她脸上,有两行血泪。这时,血女来到了盲女的面前,然后拉住她的手臂,接着,将其带到了杨叶的面前,“让她进去休息一下!”杨叶点了点头,然后将血女收到了鸿蒙塔内。这时,远处的南宫天突然道:“真是让我意外了。没想到,你们之中,竟然有如此能人,凭借个人之力,就破掉了我圣墟城的阵法。真的很让我意外!”杨叶看了一眼南宫天,然后看向血女,“二姐,带着她们走!”血女转头看向杨帘霜与冥女,“你们两个,带着她们走,出去之后,隐藏起来,不要露面!”冥女正欲说什么,这时,杨帘霜点了点头。“明白!”说着,她看向安南靖等女,“跟我走!”语落,她身形一颤,直接化作一道黑影朝着天际暴射而去。冥女等女有些犹豫。这时,血女突然道:“如果不想我死,那就快点!”听到血女的话,冥女等女终于没有在动作,全部朝着天际冲去。一旁,那陆骨见到这一幕,就要出手,那南宫天却是拦住了他。陆骨不解的看向南宫天,南宫天淡声道:“杨叶不走就可以了。其余的人走,对我们来说,是好事!”闻言,陆骨楞了楞,然后点了点头。很快,场中只剩下三人,杨叶与血女,还有安南靖。杨叶看向安南靖,后者也在看着他。杨叶沉默片刻,然后道:“进去!”安南靖没有拒绝,剩下一闪,进入了他的鸿蒙塔中。安南靖进入鸿蒙塔后,杨叶看向了血女,“二姐,你也走吧!”“你会死!”血女道。杨叶摇了摇头,“相信我吧!”血女看着杨叶许久,然后道:“二姐相信你。”说到这,她顿了顿,又道:“如果你死了,二姐答应你,一定为你报仇。”语落,其身形一颤,直接消失在了天际。场中,只剩下杨叶一人。这时,南宫天突然道:“杨叶,来,让我看看,你要如何以一打五十!”杨叶看向南宫天,“不打,我投降行不行?”众人:“.......”.........###1804章:求杀!投降?听到杨叶的话,南宫天等人微微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时,杨叶又道:“投降不杀,行不行?”南宫天等人相视了一眼,这一次,他们确定,没有听错了。沉默一瞬,南宫天看向杨叶,“交出木剑,放你走!”南宫天身旁,陆骨欲说什么,但是却被南宫天以手势给阻止。远处,杨叶想了想,然后道:“好,我交出木剑!”说着,他看向手中的木剑,眼中一会不舍,一会悲伤,一会......一旁的南宫天等人死死盯着杨叶,此刻,众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这时,杨叶突然右手一抛,手中的木剑直接飞到了那南宫天的面前。将木剑扔给南宫天后,杨叶直接转身就消失在了原地。此刻,没有任何人去管杨叶,所有人目光全部都落在了南宫天的身上,因为那柄木剑已经在南宫天的手中。南宫天右手缓缓拂过剑身,眼中带着一丝兴奋之色,“剑虽然是封印状态,但确实是一柄好剑,绝世好剑!”说到这,他似是想到了什么,他转身看了众人一眼,然后道:“诸位放心,我南宫天不是说话不算话的人。现在我们就可以举办比武大会,当然,在这之前,我想问一句,有没有人不参加比武的,如果选择不参加,现在就可获得一枚寿元果,然后安全离去!”场中,许多人沉默了。过了一会,一名中年男子走了出来,“南宫城主,我不参加比武!”南宫天微微点头,然后右手一挥,一枚晶莹剔透的果子出现在了那中年男子的面前。中年男子对着南宫天抱了抱歉,“多谢!”语落,其将果子收了起来,然后消失在了天际。有了第一个,很快,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出现了。不到一会,场中五十多人之中,就足足有四十人选择不参加比武。这很正常,比武,虽然有机会获得木剑,但是,那可能会死的。走的那些人,他们对自己的实力还是非常清楚的,以他们的实力,根本无法与南宫天这种强者抗衡。而且,就算得到木剑,以他们的实力也根本保不住。因此,他们果断选择拿果子走人。得到一枚寿元果,他们已经很知足了!场中,只剩下十二人。南宫天看了一眼十二人,最后,他目光落在了那陆骨身上,这时,陆骨道:“老夫已经吃过三枚寿元果!”闻言,南宫天微微一怔,旋即点了点头,“明白了!”寿元果,最多只能吃三枚,而且,效果一次比一次差。三枚已经是极限,继续吃,增加的寿命,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南宫天道:“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开始吧。分为两组,两组对抗,赢的六人,在分两组,然后在对抗,最后,三人决出胜负,如何?”陆骨点了点头,“没意见!”其余的人也是点了点头,表示没意见!很快,场中十二人分做了两组。南宫天右手一挥,刹那间,众人来到了虚空之中。虚空战场!他自然不会让众人在圣墟城比试,虽然圣墟城的空间很坚固,但是,城中的那些建筑可不坚固,那些建筑根本承受不了在场众人的力量。因此,他在虚空之中开辟出了一个战场!比试!十二人分做了两组,然后开始对战。一个时辰后,场中只剩下了六人。另外六人,其中有两人已经从世上永远消失了。而剩下的四人则离开了虚空战场。场中剩下的六人又分做了两组,然后又开始对战。这一次,战斗毕竟激烈,整个虚空战场都剧烈颤动了起来。两个时辰后。场中只剩下三人。这三人分别是陆骨,南宫天,以及一名灰袍老者。而另外三人,已经全部陨落。现场的气氛有些凝重。这时,那名灰袍老者突然道:“南宫天城主,老夫有两个晚辈,他们大限将至,需要四枚寿元果增加寿命,以此来渡过这一劫,所以......”远处,南宫天微微沉吟,然后右手一挥,四枚寿元果落在了那灰袍老者的面前。灰袍老者看了一眼南宫天,然后对着南宫天抱了抱拳,“多谢!”语落,其将面前的寿元果收了起来,然后身形一动,消失在了在这虚空之中!场中,只剩下这南宫天与陆骨。南宫天看向陆骨,“陆兄有什么要求吗?还是说,要与我决一死战?”陆骨沉默许久,然后抬头看向南宫天,“其实,即使我赢了,南宫城主也不会把木剑交出来的,对吗?”南宫天淡声道:“陆兄为何这么说?”陆骨轻笑了笑,“没什么。陆兄,老夫也想要四颗寿元果,不知道可不可以!”闻言,南宫天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当然可以!”说着,他右手一挥,四枚寿元果出现在了陆骨的面前。陆骨将四枚果子收了起来,然后就要离去,而这时,他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道:“有一事,我觉得有点蹊跷,那杨叶看起来并不是一个会妥协的人。然而,刚才他却这么轻易的就将剑交了出来.......”说到这,他笑了笑,没有在说什么,转瞬身形一颤,消失在了天际。场中,南宫天眉头皱了起来。他手腕一动,木剑出现在了他手中,看着手中的木剑,南宫天沉思了起来。过了一会,似是想到了什么,他脸色勃然大变,而就在这时一一嗡!一道剑鸣声突然在这片虚空战场之中响彻而起。一道剑光在场中一闪而过,强大的剑气直接将这片虚空战场给撕裂开来。这一刻,南宫天浑身汗毛皆是竖了起来。下一刻,一股恐怖的气势突然自他体内席卷而出,与此同时,他双手握着木剑转身就是一斩。然而,他却惊骇的发现,他手中的木剑居然剧烈颤动起来,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剑气自木剑之中溅射开来。如果是之前,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镇压这木剑。但是现在,他根本无法镇压,因为场中还有一柄剑,那柄剑比这柄木剑更可怕,因为那柄剑是有人在用!因此,他不得不弃剑。他刚一松手,那柄剑直接就化作一道剑光消失在了他视线中。而这时,一柄剑已经来到了他的眉间数寸的位置。但是,当这剑抵在他眉间的那一瞬,却是停了下来,因为他的两只手握住了剑身。而在他面前,正是杨叶!阴谋!此时此刻,他终于知道,这一切根本就是一个阴谋!杨叶将剑交出来,目的是分化他们,让他们内斗。而杨叶也成功了。所有强者得了好处之后,都离开了。然后就剩下他了!就在这时,在南宫天面前的杨叶嘴角突然泛起了一抹笑容,转瞬,他右臂之上,出现了一古灵蟒的虚影,下一刻,杨叶右手猛地一旋。嗤!那南宫天两只手直接被绞断一一嗤!剑光直接自那南宫天眉间一穿而过,鲜血顿时宛如喷泉。此刻,杨叶已经在南宫天的身后。杨叶身后,南宫天身体僵硬,其眼中满是茫然之色,“好,好强的剑......”语落,其眼中色彩缓缓消散开来。不一会,南宫天眼中再无色彩。杨叶右手一挥,那南宫天的脑袋顿时从脖子上掉了下来,而其尸体则被杨叶收进了鸿蒙塔内。而这时,下方的圣墟城城主府突然有十几道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杨叶低头看了一眼那下方,他没有选择走,而是身形一动,左手提着那南宫天的脑袋来到了那圣墟城城主府的门口。转瞬,他右手举起手中木剑对着那城主府猛地就是一斩。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