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5章 神秘女子!(31) - 无敌剑域

第1705章 神秘女子!(31)

下方,那武夜眼中闪过一抹狰狞,下一刻,他右脚猛地一跺虚空,然后整个人直接化作一道白色光束冲天而起,速度极快,瞬间撞在了那只巨手之上。轰!天际突然宛如惊雷炸响,众人耳朵一阵眩晕,紧接着,一股恐怖的气浪猛地自天际爆发开来,这股气浪所过之处,直接让得周围的空间宛如浪潮一般激荡了起来。轰!就在这时,在那股气浪的中心,突然传来了一道炸响声,紧接着,一道人影直接朝后抛飞了出去。见到这人,场中武家等人神色顿时无比难看了起来。因为这人,正是那武夜!天际,那送葬者突然右手朝着虚空轻轻一划,刹那间,那些气浪直接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撕裂粉碎,最后化作了虚无。这时,送葬者看向了远处的那武夜。其没有说话,直接身形一动,朝着那武夜冲了过去。下方,赢域突然看向了武问等人,沉默一瞬,他眼中突然闪过一抹狰狞,“不要留手,斩尽杀绝!”听到赢域的话,陆云天等人顿时脸色一变,这赢域是要做什么?这是要灭绝武家啊!不过这也正常,现在有这送葬者帮忙,加上他们五家联手,是完全有这个实力灭掉武家的。而且,现在也是灭武家的最好时候。而这赢域,显然不想错过这个最好时候!不远处,武问显然也明白了赢域的心思,当下右手一挥,刹那间,下方的那武宗仿佛大阵颤动了起来,紧接着,一道道光束突然冲下方冲天而起,然后朝着那赢域等人暴射而去。与此同时,武家的所有强者在武问的召回下,也纷纷自城中冲天而且。战!安南靖自然没有选择离去,武家是因为她才陷入了现在这种局面,她怎么会离去?安南靖直接身形一动,朝着那赢域冲了过去。见到安南靖朝着自己冲来,那赢域眼中闪过一抹狰狞,“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妖孽!”语落,其身形一颤,直接朝着安南靖冲了过去。虽然武家这边有防护大阵,但是,刚一交战,武家这边就完全落了下风。因为赢家这边毕竟集合了五个世家的力量,又多了一位送葬者。这种情况下,武家这边自然是无法与他们抗衡的。不过,武家显然是不会坐以待毙的!死战!很快,武家的真境强者相继陨落,而空中的那武夜也被那送葬者打的节节败退。“唤祖!”就在这时,天际虚空突然传来了那武夜的声音。下方,武问没有丝毫犹豫,他右手一挥,“唤祖。”声音落下,下方的天武城突然剧烈颤动了起来,紧接着,一道纯白色光束突然自那城中央冲天而起,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那道纯白色光束之中突然出现了一名虚幻的中年男子!武牧!武家的先祖,其实不是武牧,武牧是武家的中兴之主,而其实力,也超过了当初创建武家的先祖。因此,武家的唤祖,是唤这武牧。见到这武牧,那赢域等人脸色顿时变了。这一位,曾经在中千宇宙几乎是无敌的存在啊!除了武夜与那送葬者外,其余的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在没有解决眼前这位武牧时,赢域等人自然是不敢在动手的。空中,武牧扫了一眼四周,眼中还有一些茫然,但是很快,那茫然便是渐渐清澈了起来。最后,他看向了下方的安南靖,然后微微一笑。安南靖对着武牧微微一礼,没有说话。武牧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不远处的赢域,赢域脸色微变,而这时,武牧却是看向了虚空之中的那送葬者。下一刻,他屈指就是一点。轰!天际虚空,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那送葬者直接被震到了数百丈开外。送葬者停了下来后,他抬头看向了武牧,当看到武牧时,其脸色顿时微微一变,“是你!”武牧眼中闪过一抹诧异,“认得我?”送葬者沉声道:“你闯天柱山时,我见过你。”武牧微微点头,“原来如此!”这时,送葬者突然嘴角泛起一抹狰狞,“如果是你本尊在此,我会立即退走。但是,你现在只是一缕魂魄。”语落,其身体突然缓缓飘荡了起来,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气息自其体内溢了出来。这股气息,越来越强......天武城上空,武牧面无表情。而武家的那些强者却是有些紧张,这一次,可是关系到武家的生死存亡。赢域等人此刻同样有些紧张,这可是武牧,曾经一个时代的超级强者。如果送葬者无法解决他,那以武牧这缕残魂的实力,那是绝对可以斩杀掉他们许多真境强者的。那个损失,他们都承受不起。远处,那送葬者身后的兽影越来越实质,其气息也越来越强大。五息后,其右手突然缓缓伸了出来,刹那间,在天武城虚空,凭空出现了一只巨大的虚幻手掌,这只手掌极大,至少覆盖住了三分之二的天武城。那只巨大虚幻手掌之中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直接将天武城内的空间压的扭曲起来。与此同时,众人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窒息感。无法喘气!天武城中,所有武家人心中大骇,他们看向了武牧。自己先祖能够挡得住吗?如果是武牧本体在此,那绝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问题是,眼前这位,并不是武牧的本体。这时,天际的那送葬者突然一声怒喝,然后右手对着下方的天武城猛地就是一拍。掌落,那道巨大虚幻手掌直接自虚空之中坠落而下。那其中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就要将天武城摧毁,而就在这时,那武牧突然朝前踏出了一步,一步踏出,一股无形的气息宛如气浪一帮自天际震荡而去。轰!随着一道炸响声响起,那手掌散发出来的气息瞬间烟消云散。而这时,那只巨大手掌已经来到了武牧的上空。这时,武牧突然屈指朝上一点,就是这一点,方圆数万里内的空间突然剧烈一颤。紧接着一一轰!天武城上空,宛如惊雷炸响。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那只巨大手掌剧烈颤动了起来,渐渐的,那只巨大手掌开始龟裂,当其要进入天武城的那一刻,其轰然炸裂开来。这时,那武牧右手突然轻轻一挥,刹那间,那只巨大手掌所爆发出来的能量直接化作了虚无。见到这一幕,整个天武城的人突然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欢呼声。但是,安南靖与武夜等人神色却是沉了下来。因为他们发现,武牧的身体越发的虚幻了。武牧,终究不是本体,他的实力是有限的。而且,对于他这种,消耗的越大,那就会消失的越快。赢域等人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因此,他们眼中是带着笑意的。就在这时,武牧突然朝前踏出一步,然后他对着那送葬者隔空就是一点。嘭!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之中,那送葬者直接被一股神秘力量震到了数千丈开外。噗!送葬者刚一停下来,其嘴中便是喷出了一口精血,而众人发现,其胸前,多了一个血洞,鲜血正不断自其中溢出。但是,一旁的武牧身体越发的虚幻了。送葬者抹了抹嘴角的鲜血,然后抬头看向远处的武牧,“不愧是闯过天柱山的人,即使是一缕魂魄,也如此的强大。”武牧看了一眼送葬者,“你来自天柱山,为何要抓我这徒弟。”“因为她可以让那杨叶出来!”送葬者道:“那杨叶手中,有来自上界跌落的剑。那剑,对那结界有威胁!”“那剑......”武牧沉默数息,然后看向那送葬者,“那剑对那结界确实有威胁,不过,人强,又何须用剑?”送葬者直视武牧,“那是你,不要用自己的标准来衡量别人。以我自己的实力,闯过的几率只有不到两成,若是有这剑,至少可以提高到四成。这是我的机会,也是天柱山许多人的机会。我不会放弃,他们同样不会放弃!”武牧微微摇头,“那剑,至仁至善,落入仁善之人手中,其必定因此剑而获得天大机缘,但是,若是落在邪恶之辈手中,那剑只会给他带来无穷祸事!”这时,那赢域突然道:“那杨叶可不是仁善之辈!”武牧看了一眼赢域,然后道:“所以他麻烦不断。”赢域还想说什么,但是那武牧却是没有管他,而是看向了武夜,“你之前的做法很对,安丫头虽不是我武家人,但她却是我的隔代弟子,与武家人并没有区别。倾武家全族之力保她,明白?”倾全族之力!听到武牧的话,武夜脸色顿时变了。举全族之力,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老祖竟然将安南靖看的这么重!他正要说什么,这时,武牧却是看向了那赢域等人,见到武牧看来,赢域等人脸色顿时一变。武牧道:“既然来了,那就留下点什么吧!”语落,其突然身形一颤,整个直接消失在了原地。见到这一幕,那赢域脸色大变,“快退!”然而,已经迟了。在武家等人的目光之中,那赢域身后,将近二十名真境强者身体突然虚幻了起来。一息后,这二十名真境强者直接消散在了空中,就仿佛从未出现过。而远处,那武牧的身体也越发的虚幻了。武牧转头看了一眼那安南靖,“如果杨叶那小子今天不出现,这种男人,就休了吧。”声音落下,其身体在空中消散了开来。见到这一幕,武家所有人的心顿时沉了下来。远处,那赢域等人同样脸色难看至极,武牧刚才的临走出手,直接让得他们这边损失惨重。这个损失,不是一般的重。这时,远处的那送葬者突然看向了一旁的安南靖,没有说话,他身形一颤,直接朝着安南靖暴射而去。而这时,那武夜突然身形一动,挡在了安南靖的面前,“安丫头,你现走!”语落,其右脚猛地一跺虚空,然后整个人朝着那送葬者暴射而去。走?安南靖微微摇头,这种情况下,她怎么能够离开武家呢?她手握裂天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了原地,转瞬,其已经冲到了那赢域等人面前。“出手!”赢域面无表情,声音落下,其与身后的众人纷纷出手。“杀!”这时,远处突然响起了武问的声音,紧接着,武家的强者全部出动。就这样,场中激战了起来。不过,武家这边依然还是处于下风。毕竟,赢家这边,可是集合技了五大世家的精锐。半个时辰后。轰!突然,天际虚空突然响起了一道巨响声,紧接着,一道人影突然自空中朝后抛飞了出去。这道人影,正是那武夜。武夜虽然与送葬者同为真境六段,但是,其实力与那送葬者相比,还是有许多差距的。天际虚空,那送葬者就要再次出手,而这时,安南靖突然出现在了那武夜的面前。武夜正要说话,安南靖却是突然道:“夜长老,你去帮武问前辈他们。此人交给我!”武夜摇了摇头,“你现在还战不过他!”安南靖紧了紧手中的裂天,“战不过也要战。夜长老与武家诸位只要拖住一会即可,会有帮手来的!”“杨叶?”武夜问。安南靖点了点头。“他会来?”武夜又问。安南靖道:“一定会!”语落,她整个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她出现在了那送葬者的面前,转瞬,其手中的裂天猛地刺出。送葬者嘴角泛起一抹讥讽,他右手紧握成拳,其身后,那头虚幻的兽影又出现了。拳出。轰!安南靖手中的裂天直接弯了起来,转瞬,那其中强大的力量直接将安南靖震到了数百丈开外。安南靖刚停下来,那送葬者便是再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不过她反应极快,在那送葬者还未出手时,她手中的裂天便是直接一个横扫。裂天之中蕴含的强大力量直接她周围的空间给震裂开来,而这时,那送葬者的拳头突然轰在了她手中的裂天上。嘭!随着一道炸响声响起,安南靖被震地朝后退了足足百丈,而那送葬者则退了不到二十丈。差距!境界之间的差距!远处,那送葬者看了一眼安南靖,“不得不说,你真是天纵奇才,比起天柱山的那些妖孽,一点都不差。不过可惜,你境界太低。现在的你,还远远不是我的对手。我不想在与你浪费时间,现在,该结束了!”语落,他手中突然多了一柄薄如蝉翼的圆刀,下一刻,其直接出现在了安南靖的面前。安南靖眼瞳微缩,体内玄气疯狂涌动,紧接着,手中裂天猛地朝前就是一刺。而那送葬者也没有躲闪,手中的圆刀直接劈向了安南靖的裂天。就这样,那柄圆刀与裂天在空中以最蛮横的方式撞在了一起。当撞在一起的那一瞬,安南靖脸色顿时勃然大变,就要撤枪,然而,已经来不及。嗤!那圆刀直接切开了裂天的枪尖,下一刻,圆刀长驱直入一一安南靖凭借强大的战斗意识,在裂天被分开的那一瞬,身体强行一闪,本人离开了原地。但是,还是有些迟了。嗤!一只手臂直接抛飞了出去,与这只手臂一起抛飞出去的,还有那已经被分做两半的裂天!场中,那送葬者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安南靖,“一切都结束了!”语落,其身形一颤,直接消失在了原地。远处,安南靖眼瞳一缩,就要出手,而就在这时,一道剑鸣声突然在场中响彻而起,紧接着,一道剑光划过长空,来到了那送葬者的面前。送葬者眉头微皱,手中的刀猛地一个横切。轰!一道炸响声在场中响彻而起,那送葬者直接被震地朝后退了二十来丈。此刻,场中所有人突然停了下来,所有人看向了安南靖的位置,准确的说是安南靖的面前。那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青衫男子。当见到这名青衫男子时,武家众人顿时大喜,而那赢域等人则神色无比难看了起来。因为这青衫男子,正是杨叶!杨叶出现了!杨叶的出现,无疑让武家众人松了一口气,因为这让他们看到了希望。远处,杨叶目光落在了安南靖身上,他看着安南靖那空空如也的右臂许久,然后道:“抱歉,我来迟了。”安南靖微微摇头,“不算迟!”杨叶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他转头看向那赢域等人,“赢家,李家,王家,陆家,秦家......我杨叶以自己神魂发誓,若是不让你们五个世家在这世间除名,我甘愿受万箭穿心而死。”神魂发誓!赢家等世家强者在这一刻,神色无比的阴沉了起来。杨叶以神魂发誓,这意味着他们与杨叶之间,在无和解可能。不是杨叶死,就是他们亡!这时,杨叶轻轻揉了揉安南靖的头发,然后拿出两枚能量石递给安南靖,道:“你休息一下,我向你保证,伤害你的人,我一定让他百倍偿还!”安南靖看着杨叶,轻声道:“小心。”说完,她拿起能量石,然后退到了一旁。之前的连番大战,让得她消耗了太多太多。现在,她需要恢复。不远处,杨叶转身看向了那送葬者,后者打量了一眼杨叶,然后道:“你就是杨叶,你......”说到这,他声音戛然而止。因为杨叶已经消失在原地,与此同时,一柄剑离他眉间只有不到半寸的位置!就在剑要穿过送葬者眉心时,那送葬者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其再次出现时,已经在杨叶的身后,紧接着,一柄薄如蝉翼的刀突然横切向了杨叶的后颈。这时,杨叶陡然转身,与此同时,他手中的剑猛地一斩而下。嘭!剑刀刚一接触,场中的空间便是剧烈一颤,紧接着,杨叶与那送葬者朝着彼此的后方连连暴退,这一退,杨叶足足退了数百丈,而那送葬者只退了不到百丈。这一次交锋,无疑是杨叶落了下风。然而,那送葬者眼中却是出现了凝重之色,“明境意境......真是让人有点难以置信!”远处,杨叶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剑,此刻,他手中的剑祖竟然有些虚幻了。沉默一瞬,他抬头看了一眼远处那送葬者手中的那柄刀,在他眼中,有着一丝好奇。这究竟是什么刀?竟然连裂天都能斩掉,而他的剑祖,之前若是没有两种明境意境的话,估计也碎了。沉默数息,杨叶手腕一动,手中的剑祖变成了木剑。当看到木剑的那一刻,远处的那送葬者眼中顿时火热了起来,“交出此剑,我可饶你一命!不然......”其话还未说完,远处的杨叶突然消失在了原地。人消失,剑光闪。转瞬,在送葬者眉间数寸处,出现了一点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