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4章 神秘女子!(30) - 无敌剑域

第1704章 神秘女子!(30)

穷奇道:“人君,就是你木剑的主人,日后,对方肯定会来找你的。而这天君,对方肯定也会来找你的。”“天君为何来找我?”杨叶更久不解了。穷奇道:“因为他女儿在你手上!”杨叶楞了楞,然后惊愕道:“小七就是那什么天君的女儿?”穷奇点了点头。杨叶想了想,然后道:“也许这是好事啊!”“怎么说?”穷奇问。杨叶有些兴奋道:“你看,我虽然还未上去,但是,我在上面却是有了这么多靠山。穷奇老兄你就别说了,我一旦上去,妖族还不是任我横着走啊!而以我与小七的关系,我去了人族,有这天君罩着,那也可以横着走啊!”说到这,他看向了那后卿,刚要说话,后卿突然道:“去了巫族,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为什么?”杨叶问。穷奇道:“因为巫族跟人族关系很不好,这就是他为什么去了趟人族就变成了这副模样的原因。”后卿冷冷看了一眼穷奇,“你以为你去了会有好果子吃?”穷奇淡声道:“我知道没用,所以我不去。不像某些人,胆肥啊!孤身一人往人族跑!”那后卿没用管穷奇,而是看向了杨叶,“小子,你把我放出去,我帮你摆平你那些敌人,怎么样?”杨叶摇了摇头,“我怕你先摆平我!”后卿:“......”没有与两人废话,杨叶继续疗伤。一旁,那后卿扫了一眼四周,然后道:“我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了。”“现在才知道?”穷奇道。后卿沉声道:“没想到我巫族举族寻找的宝物,竟然在这小子手中。”穷奇沉默一瞬,然后道:“我也没想到!”后卿看了一眼远处的杨叶,然后道:“这小子,有大机缘!”穷奇摇了摇头,“也有大危险。”“机缘本来就伴随着危险的!”后卿道。“这倒也是!”穷奇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后卿突然道:“若是他去了上界,你要如何做?别跟我说,你要放过他,这宝物,若是在回到人族手中,不仅对我巫族是个大威胁,对你妖族更是一个大威胁。”穷奇沉默了许久,然后道:“不知道。”后卿,“......”在鸿蒙塔的修复下,杨叶身上的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也还好有鸿蒙塔在,不然,他这伤得躺好几个月。他没有离开鸿蒙塔,在与小白玩了一阵后,然后来到了第三层。修炼!现在对他来说,最要紧的是提升实力,要知道,现在要来找他麻烦的人可不少,而且来找他的,都是老怪物级别的强者。而面对这些老怪物级别的强者,他现在的实力显然是有些不够用了!而且,这一次有那武殿使帮忙,但是下一次呢?人,还是靠自己好!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转眼三天过去,就在这一天,杨叶突然停止了修炼,回到了现实中。一间大殿中。杨叶看向面前的的杨帘霜,道:“发生什么了?”他之所以停止修炼,就是因为杨帘霜找他。杨帘霜沉默一瞬,然后道:“赢家等世家强者去了武家,要求武家交出安南靖,武家,可能无法拒绝他们这个要求。”闻言,杨叶眼神瞬间冰冷了下来。天武大陆,天武城。此刻的天武城,气氛极为紧张。因为天武城来了一批不速之客。在天武城的上空,是将近七十位真境强者,这七十位真境强者,正是赢家等世家的强者。为首的,是那赢域。赢域对面,是武家家主武问。而在武问身后,有二十名真境强者,全部都是真境三品以上。武问扫了一眼赢域等人,然后道:“诸位来我武家,不会是来喝茶的吧?”赢域微微摇头,然后道:“武兄,我等没有恶意。今日前来,只为一事,那就是那安南靖。只要武兄将那安南靖交出来,我等立刻便离去!”安南靖!武问神色阴沉了起来,“赢域,安南靖是我武家人。”赢域直视武问,“她不是武家人,她是杨叶的女人。”武问道;“她现在是我武家弟子,而且,赢家的事情,她并没有参与过。”赢域摇了摇头,“武问,我不与你拐弯抹角了。杨叶与杨家人隐藏了起来,我等找不到他,只有用这安南靖才能够逼他出来。”说到这,他扫了一眼武问身后众人,“我们不想来找武家麻烦,前提是武家将安南靖交出来,只要你们将她交出来,我等立刻离去!”武问看着赢域许久,然后轻笑了笑,“看来你们灭了杨家还不够,现在是想连我武家也灭了啊!”赢域淡声道:“武兄,那安南靖并不是你武家人,何必为了一个外人,而让武家的强者陨落呢?”武问没有理赢域,他右手一挥,刹那间,整个天武城下方突然出现了一道巨大光圈,这个光圈直接将整个天武城都覆盖在了其中。阵法!天武城的防护大阵!这时,那武问看向那赢域,“这是我的回答!”赢域看着武问数息,然后道:“相信我,你会后悔的。且,这安南靖,你武家保不住,除非你武家老祖武牧出现!”语落,他看向了身旁的一名身穿麻袍的中年男子,“阁下,要逼那杨叶出来,就唯有先抓那女子,也只有抓了那女子,才有可能让那杨叶现身。不然,他隐藏不出来,我们可能永远找不到他!”这名中年男子正是那送葬者!送葬者缓缓睁开了眼睛,然后他看向了下方的那武问,下一刻,他直接出现在了那武问的面前,紧接着,其直接一拳朝着那武问轰了过去。当他拳出的那一瞬,一头狰狞的虚幻兽脸突然出现在了送葬者的身后。与此同时,他的拳头四周也多了一道虚幻的拳影。武问没有想到那送葬者会突然出手,当下有些猝不及防,不过,他反应也极快,在拳刚来到他面前的那一瞬,他便是同样一拳轰了过去。轰!两只拳头刚一接触,那武问便是脸色大变,转瞬一一咔擦!随着一道骨头断裂声响起,一只手臂直接抛飞了出去,与之一起抛飞出去的还有那武问。这一飞,那武问足足飞出了足足千丈!刚一停下来,那武问便是连喷数口精血!场中,武家强者个个脸色大变,在他们眼中,满是惊骇之色!那武问抬头看了一眼那送葬者,“真境六段!”此刻,他眼中也充满了凝重之色。因为眼前这位真境六段强者,绝对不是一般真境六段强者。这时,那送葬者突然朝前踏出一步,其就要出手,而就在这时,一名白发老者突然出现在了那送葬者的面前,在老者手中,是一柄银白色的长枪。真境六段强者!见到来人,场中武家强者顿时一喜,因为眼前这位正是武家老祖之一,武夜!空中,武夜与送葬者相视了一眼,下一刻,拳出,枪出。轰!天际,突然响起了一道惊天巨响声,转瞬,那白发老者朝后退了足足百丈,而那送葬者也朝后退了六十来丈。见到这一幕,武家等人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武夜冷冷看了一眼那送葬者,“你不是赢家人!”“他来自天柱山!”这时,赢域突然道。闻言,那武夜双眼顿时眯了起来,他看了一眼那送葬者,神色沉了下来。这时,赢域突然道:“武夜兄,杨叶手中有一柄剑,那剑对天柱山的结界有很大的效果,所以,现在天柱山的那批人,已经盯上了他。但是,他自己龟缩了起来。而他的女人,也就是那安南靖在你武家。武夜兄,你们若是还留她在武家,她会为你武家带来滔天大祸!”武夜沉默了。天柱山!他对这个地方自然是比较了解的,因为这也是他日后要去的地方。同时,这个地方的恐怖,他也是知道的。而现在,这个地方的人居然盯上了杨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些人极有可能要从安南靖下手。这时,那赢域又道:“武夜兄,此女并不是你武家的人,何必因为她一个外人而与我各大世家以及天柱山为敌?武家这么多年的基业,你不想毁于一旦吧?”武夜双手缓缓紧握了起来,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在场中响起,“武家不比为难!”随着声音响起,所有人看向了右边,那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白袍女子。这名女子,正是安南靖!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安南靖身上。安南靖看了一眼武家众人,然后道:“这段日子,感谢武家所有人的悉心指导。此情此恩,吾永不忘记。”语落,她转身看向那送葬者等人,“不是要找我吗?我就在此!”赢域看了一眼安南靖,下一刻,其直接出现在了安南靖的面前,然后右手朝着安南靖抓了过去,这一抓,安南靖周身的空间直接扭曲了起来。安南靖脸色不变,她右手握着手中的裂天猛地就是一刺。对于安南靖这一枪,赢域并没有怎么在意,毕竟,不是谁都像杨帘霜与杨叶那么变态的。然而,当他的手掌接触到安南靖的裂天的那一刻,他脸色瞬间勃然大变。轰!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之中,那赢域直接被震到了百丈开外,而安南靖,则退了不到五十丈。最恐怖的是,安南靖刚一停下来,她便是突然再次出现在了那赢域的面前,然后双手握着手中的裂天对着那赢域猛地就是一砸。这一砸,直接让得赢域周围数百丈内的空间扭曲了起来。此时此刻,赢域彻底收起了轻视之心,他不敢在有丝毫的大意,体内玄气涌动,然后右手紧握成拳,朝上就是一轰。拳出,一股强大的神秘力量自他拳头之中倾斜而出,瞬间将安南靖给淹没。轰!两股力量刚一接触,场中便是响起了一道巨响声,紧接着,两人朝着彼此的后方连连暴退,而那安南靖刚一退,她便是突然强行停了下来,转瞬,其右脚猛地一跺虚空。轰!数千丈内的空间顿时剧烈一颤!而安南靖本人则已经出现在了那赢域的面前,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就是一枪,安南靖直接一枪对着那赢域刺了过去。这一枪,那赢域没有在硬接,其侧身一闪,让得这一枪贴着他胸前而过,然而,那柄长枪陡然停了下来,然后长枪猛地朝着左边就是一震。轰!这一震,直接将那赢域给震地朝后连连暴退,而安南靖就要追击,但就在这时,那赢域突然一声怒吼,紧接着,其双掌朝前猛地就是一拍。轰!这一掌,直接将他面前的空间给震地崩塌开来,而其中的强大的力量瞬间便是将安南靖给震到了数百丈开外。“改!”这时,场中突然响起了赢域的声音,紧接着,数百丈外,安南靖周围的空间突然颤动了起来,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神秘之力笼罩住了安南靖,被那股神秘之力给笼罩,安南靖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因为她感觉自己全身仿佛有数万匹烈马在拉扯!稳住心神,安南靖手腕一转,手中裂天猛地一个横扫。轰!随着一道巨响声响起,周围原本修复的空间直接被她这一枪给扫的崩塌开来,与此同时,那股神秘之力也烟消云散。见到这一幕,那赢域脸色终于变了。他没想到,安南靖的力量如此的强大!就在这时,安南靖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再次消失时,已经在那赢域的面前。接下来,出现了诡异的一幕。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之中,作为真境六段的赢域,竟然被安南靖给压着打!压制!赢域竟然被安南靖给压制了!而安南靖,才真境二段!场中,武夜等人相视了一眼,眼中毫不掩饰着震惊之色。显然,他们都没想到,这安南靖竟然强到了这种程度!就在这时,远处的赢庆突然道:“出手!”语落,其与身旁其余四五家主身形一动,朝着那安南靖冲了过去。轰!在五人合力之下,加上五人突然偷袭,那安南靖直接被震到了千丈开外。千丈外,安南靖停了下来,她扫了一眼赢庆等人,然后道:“恕我直言,你们都是垃圾!”语落,她右手握着长枪轻轻一跺。轰!方圆万里内的空间剧烈一颤。这时,安南靖左手突然拿住她身后的马尾,然后将其缠绕在了脖子上,最后,她将马尾的尾端咬在了口中。你们都是垃圾!安南靖的这句话让得场中的赢域等人神色无比难看了起来!特别是那赢域,之前,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竟然被一名真境二段的玄者给压着打!这对他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耻辱的同时,也震惊。震惊这安南靖的实力!他没有想到,这安南靖的实力竟然强到了这种程度。这又是一个堪比杨叶与杨帘霜的超级妖孽啊!一想到日后要面对三个这种超级妖孽,场中的赢域等人脸色更加不好看了。就在这时,安南靖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其已经在那赢域等人的面前。见到这一幕,武家众人顿时愣住了?安南靖这是要干什么?她要一个打六个?这时,一股强大的意境突然出现在了场中,当这股意境出现后,第二股第三股......很快,六种强大的意境出现在了安南靖的四周!全部是真境阶意境!六种真境阶意境!见到这一幕,那赢域等人眼瞳都缩了起来,不仅赢域等人,连那送葬者眉头都皱了起来。显然,这安南靖的天赋,让得他都有些震惊了。“斩!”这时,场中突然响起安南靖的声音,下一刻,她双手握着裂天对着面前的赢域等人猛地就是一砸。这一击,加持了六种强大的意境!枪出。轰!一道惊天巨响声在场中轰然响起,紧接着,那赢域六人直接被这一枪给震地朝后退了足足百丈!安南靖就要在出手,而就在这时,那送葬者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紧接着,一只巨大拳头直接奔袭向了安南靖。安南靖毫无畏惧,手中裂天猛地刺出。嘭!那只拳头轰然碎裂,而安南靖本人却被震到了百丈开外,她停了下来,但是,她手中的裂天却是在颤抖。送葬者看着安南靖数息,然后道:“天纵奇才。”语落,其身形一颤,瞬间出现在了安南靖的面前,紧接着,又是一拳轰出。安南靖眼中闪过一抹狠色,下一刻,她脚尖轻轻一旋,身体直接三百六十度旋转,与此同时,手中的裂天猛地一斩而下。轰!安南靖直接被震到了百丈开外,不过这一次那送葬者也朝后退了十来丈。远处,送葬者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在他掌心,有一道枪痕。沉默一瞬,他抬头看向远处的安南靖,“不得不说,你很强。可惜,现在的你,远远不是我的对手!”语落,他整个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奔向了安南靖。这股力量所过之处,空间都为之扭曲了起来。空间没有破碎,就是扭曲,扭曲成了麻花状,那其中,透着一股无形的绞杀力!远处,安南靖眼瞳微缩,下一刻,她朝前踏出一步,一步踏出,六种强大的意境自她体内席卷而出。就这样,两股强大的力量在空中以最直接的方式撞在了一起!轰!方圆将近万里内的空间在这一瞬轰然崩塌湮灭!场中所有人纷纷朝后暴退。很快,周围的空间恢复正常,这时,安南靖与那送葬者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此刻,安南靖嘴角多了一抹殷红!那送葬者就要出手,而这时,武家的武夜突然出现在了那送葬者的面前。见到这一幕,所有人都看向了武夜,包括武家的那些强者。武夜的这个动作,无疑是要保安南靖了!武夜原本其实是有些犹豫的,但是,当见到安南靖实力的那一刻,他没有在拒绝了。保!哪怕付出一定的的代价,也要保下安南靖!这时,那赢域突然看向了武夜,“武兄,值得吗?”武夜淡淡看了一眼赢域,“安南靖虽然不是我武家人,但是,她是我先祖的隔代传人,可以说,她就是我武家人。赢域,我武家不想掺和你与杨家之间的事情,但是,我希望,你们也别来打扰安南靖。”赢域直视武夜,“这女人,我们今天非带走!”武夜眼神冰冷了下来,“试试!”“那就试试!”说话的不是那赢域,而是那送葬者,其声音落下,整个人突然腾空而起,而在其身后,突然多了一头狰狞的兽影。下一刻,他右手朝前一探,然后对着下方的武夜猛地就是一拍。吼!当其手掌拍下的那一刻,其身后的那头虚幻兽影突然对着下方的赢域猛地一吼,刹那间,一股无形的力量自天际震荡而下,伴随着这股力量的,还有一只擎天巨手。这一瞬,天武城的人顿时被这两股力量给压的快要窒息。即使是武问等真境强者,都有一种非常难受的窒息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