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9章 神秘女子!(25) - 无敌剑域

第1699章 神秘女子!(25)

杨叶眼神冰冷了下来,他虽然冷血,但是,他不会去随便杀人,至少,不惹他的人,他是不会去找对方麻烦的。但是现在,眼前这两位,只是因为他与云浅在一起,对方就要杀他!强者任性,弱者认命!收回思绪,一柄剑出现在了他手中,下一刻,场中静止了。苏玉的枪停在了杨叶眉间数寸的位置,那柄枪就停在那,只要在进一点,枪尖就可以洞穿杨叶的脑袋。这柄枪之所以停下来,是因为一柄剑抵在了枪身上。沉寂一瞬。嗤!长剑突然切开了那柄长枪,那苏玉脸色大变,连忙松手,然后身形一闪,出现在了百丈开外。然而,他的一只右臂却是没有跟着他离开!一只血淋淋的手臂自空中缓缓坠落,最后落在了地上。这一刻,场中所有人脸色变了。场中所有人全部看向了杨叶!他是谁!这是在场众人此刻脑中的想法。远处,那苏玉抬头看向杨叶,“你是......”话还未说完,突然,一柄剑直接抵在了他的眉间。苏玉身体瞬间僵硬了起来。“杨兄!”这时,云浅突然轻声道:“没必要杀人!”杨叶看了一眼云浅,然后笑道:“当然不会杀人!”语落,他收回了剑,然后直视那苏玉,“没有强大的实力,做人,就要低调一点!”苏玉看着杨叶,没有说话。就在这时,一名黑袍老者出现在了杨叶的面前,黑袍老者道:“杨公子,宗主要见你,这里不方便,跟我走一趟?”杨叶点了点头,“好!”说完,他看向云浅,“失陪了!”语落,他与黑袍老者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他是谁?”原地,苏玉看向远处的云浅,问。云浅轻声道:“一个很疯的人......”一处大殿中。大殿内,只有杨叶与苏幕还有那黑袍老者。“杨小兄,我们现在去那封印之地吧!”苏幕道。“不是三天后去吗?”杨叶问。苏幕微微摇头,“因为一些事情,所以,只能提前去了。你没问题吧?”杨叶看了一眼苏幕,然后道:“没问题!”苏幕微微点头,“那走!”语落,其右手一挥,与杨叶直接消失在了大殿中。很快,杨叶与苏幕来到了一片不知名的大山前,大山很诡异,因为在这座大山的四周,遍布各种血红色的符箓,还有各自血红色的锁链,这些锁链有柱子粗,且非常的多,与那些符箓一样,遍布整座大山。“那颗头颅就在这里面?”杨叶问。苏幕点了点头,“就在这山腹底!走吧!”说着,苏幕走向了那入口处。杨叶看了对方一眼,然后也跟了过去。很快,两人进入了山腹之中,杨叶发现,这山腹内,也是到处充满着诡异的血红色符箓。这是一个阵!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强大的阵!杨叶扫了一眼四周,心中暗暗戒备了起来,这时,穷奇的声音突然在他脑中响起,“有点不简单,小心点。”“怎么?”杨叶问。穷奇沉声道:“我闻到了邪恶的巫族气息!”“巫族?”杨叶问,“那是什么?”穷奇道:“一个非常强大的种族。”说到这,他顿了顿,然后又道:“你那战神之手的主人,就是巫族的!”杨叶:“......”就在这时,那苏幕突然停了下来,转瞬,他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在其消失的那一瞬,周围的那些血红色符箓突然闪亮了起来,紧接着额,一道道无形的力量出现在了杨叶的四周。“小子,你出不去了!”这时,穷奇突然沉声道。“哈哈......满意,这个宿体不错,非常不错,哈哈......”就在这时,一道疯狂的大笑声突然自那山腹深处传来,刹那间,整个大山开始剧烈颤动了起来。杨叶右手缓缓紧握了起来。阴谋!此刻他还如何不知道,秘宗算计了他,对方让他来这里,根本不是为了帮他们一起封印那神秘头颅,而是人家一起联手在算计他。就在这时,一颗头颅突然出现在了杨叶面前不远处,这颗头颅,没有头发,头顶,有一道道黑色的光球。而在这颗头颅的两边,缠绕着两根手指长的锁链,这两根锁链牢牢锁着头颅。头颅看着杨叶,眼中充满了火热,就像一个处男看到一个裸.体的美女一般。就在这时,苏幕出现在了杨叶不远处。杨叶看向苏幕,“苏宗主,怎么也得让我在临死前明白一下吧!”苏幕沉默一瞬,然后看向那颗头颅,“他终究是要出来的,即使是那柄木剑,也阻止不了他了。”“然后呢?”杨叶问。苏幕道:“虽然他要出来了,但是,若是我秘宗集全宗之力的话,即使杀不了他,但要把它弄残还是可以的。不过,他不想这样,我秘宗也不想这样。所以,我们达成了一个约定,为他寻一位宿体,而他,以自己神魂与族人发誓,获得宿体之后,离开秘宗,永不寻我秘宗麻烦!”杨叶道:“然后你们找到了我!”苏幕点了点头,“为了怕你不合格,我们决定帮助你提升实力。而现在看来,他很满意。”“满意!”那颗头颅突然笑了起来,他一瞬不瞬地盯着杨叶,“这个宿体非常的不错,意志坚定,心智也坚定,最重要的是剑道还不俗,不错,非常不错。”杨叶没有管那颗头颅,他看向了苏幕,“你真的相信他的话?”苏幕微微一笑,“我秘宗自然不会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话上,如果他反悔,我秘宗自然也留有后手。”“小子!”就在这时,那颗头颅突然看向苏幕,“后手?本尊若是不受伤,你这种什么秘宗,来一百个都没用。”苏幕淡声道:“可惜的是阁下现在是重伤之态。阁下,我师祖有言,你与我秘宗相互死拼,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们愿意帮助阁下寻找宿体,让阁下出来。这是我秘宗对阁下的善意与态度,阁下呢?”那颗头颅看着苏幕许久,然后道:“好,如曾经所言,我若出去,不会寻秘宗麻烦。你放心,本尊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却不屑说谎。”苏幕微微点头,然后他看了一眼杨叶,“需要我等帮忙吗?”那颗头颅嘴角泛起一抹不屑,“我若是连一个真境的蝼蚁都对付不了,那岂不是太没用了些?”苏幕微微点头,“祝阁下好运!”语落,其身形一颤,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场中,只剩下杨叶与那颗头颅。那颗头颅直视杨叶,“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反抗,因为那毫无意义,而且还会非常的痛苦。”杨叶沉默了一会,然后道:“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交易?来,说说看!”那颗头颅道。杨叶轻笑了笑,“我帮你出来,你别夺舍我,怎么样?”“帮我?”那颗头颅嘴角泛起一抹不屑,“不自量力。捆这锁链,这四周的符箓,都不是此界之物,而是由秘宗那女人从上界带下来的,以你的实力,根本无法斩断这锁链与这些符箓。”“也许我可以试试呢!”杨叶道。“不用了!”那颗头颅淡声道:“因为就算我出去,也是需要寻找宿体的,不然,我一身实力根本无法发挥。而一般人,根本不能承受我。而你,可以!所以,明白了吗?”杨叶想了想,然后道:“你真的不在考虑了?”“当然!”那颗头颅声音落下,一股强大的吸力便是笼罩住了杨叶,然后就要将他吸过去。杨叶自然不会束手就擒,举剑就是一劈。轰!一道剑气自破空而去,那股吸力顿时被这一剑给劈了开来,但是转瞬,那股吸力又重新出现,紧接着,这股吸力宛如千万条钢丝一般拉着杨叶,将杨叶一点一点往那颗头颅拉去。杨叶脸色平静,左手握着木剑一旋,刹那间,一股螺旋剑气闪现而出,当这股螺旋剑气出现后,那股吸力瞬间被粉碎,而杨叶则身形一颤,朝着身后暴退。“想逃?可笑!”见杨叶要逃,那颗头颅嘴角泛起一抹讥讽,下一刻,杨叶四周的空间突然层层收缩,那些空间宛如一块块厚厚的铁,一点一点朝着杨叶挤压而去。面对这些变异的空间,杨叶举剑就是一劈,这一劈,直接将他面前的空间给撕裂开来,紧接着,一条空间裂缝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就在他要进入那空间裂缝时,他面前的空间突然毫无征兆地恢复了!与此同时,一股邪恶的力量突然自他面前的空间如潮水般涌出。轰!杨叶直接被这股力量给震地朝后连连暴退,这一退,杨叶又回到了之前的位置。“你的剑道不错!”就在这时,那颗头颅突然道:“不得不说,是一个人才。”杨叶转身看向那颗头颅,没有废话,下一刻,一柄剑直接出现在了那颗头颅的面前,然而,剑刚出现在那颗头颅的那一瞬,一股强大爱戴力量直接轰在了杨叶的剑上。轰!随着一道炸响声响起,杨叶瞬间被震到了数百丈开外!“太弱!”这时,那颗头颅道:“你虽然实力不错,但是,对于本尊来说,依旧弱的如三岁孩童,哪怕是此刻本尊被封印,也不是你能够对抗。不要反抗了,成为本尊的宿体,这是你的荣幸!”远处,杨叶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我可不想束手就擒!”语落,他左手微微一动,一个黑色剑匣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转瞬,他身形一颤,朝着那颗头颅暴射而去,与此同时,六道黑色剑光瞬间将那颗头颅给包围了起来。下一刻。嗤嗤嗤嗤嗤嗤!六柄剑直接将那颗头颅周围的空间切割成无数块,然而,那颗头颅却是安然无事!有点诡异,因为那颗头颅所在的空间已经被切割开来,但是,那颗头颅却是没有一点事!“浪费力气!”那颗头颅眼中毫不掩饰着讥讽。杨叶看着那颗头颅许久,然后道:“明境的能力......”他的剑意达到明镜后,他发现有一个特殊点,那就是,剑意根本不是存在空间之中,而是超脱了空间,因此,即使是空间被震碎,那剑意也不会有事。而现在,眼前这人就是这样。这就是明境与真境的区别,双方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沉默一瞬,杨叶突然屈指对着那颗头颅隔空一点,刹那间,一道剑光****而去,那颗头颅嘴角依旧带着冷笑与讥讽,然而当那缕剑光来到他面前时,他脸色突然变了。轰!随着一道炸响声响起,那颗头颅直接被震地朝后退了足足十来丈。但是一点伤都没有!那颗头颅看向杨叶,“明境剑意与杀意,我有点低估你了!”杨叶没有说话,他右脚猛地一跺地面,刹那间,他整个人化作一道剑光朝着那颗头颅暴射而去。加持了两种意境的剑光!但是,这道剑光刚来到那颗头颅半丈时,一股神秘的力量突然轰在了这道剑光之上。轰!剑光消散,杨叶直接被震到了百丈开外,刚一停下来,杨叶嘴角便是溢出了一抹鲜血。“还有招吗?继续来!”那颗头颅冷笑道。杨叶抹了抹嘴角的鲜血,转瞬,他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在身后数千丈外。“想逃?”那颗头颅冷笑了笑,下一刻,一股强大的力量铺天盖地的朝着杨叶席卷而去,速度很快,这股力量直接将远处的杨叶给笼罩起来,而这时,杨叶手中的剑不断疾挥,一道道剑光不断闪现而出。刹那间,场中剑气纵横交错,空间被切割成一块又一块,骇人无比。就这样,杨叶不断反抗着。在一处密室中,密室内有三人,正是那林未央,灵秀,苏幕。在三人面前,是一块光幕,光幕之中的画面,正是杨叶。“抵抗,是无用的!”灵秀突然道。苏幕道:“如果是我,我也不会束手就擒!”“可惜,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灵秀道。苏幕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光幕。场中,那林未央一瞬不瞬盯着杨叶,没有说话。山腹之中,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后,杨叶终于没有反抗了。此刻的杨叶,被一股神秘之力笼罩,根本无法动弹。他直直盯着那颗头颅,眼神能杀人!那颗头颅双眼缓缓闭了起来,“终于可以出去了!”语落,他直接化作一道黑光没入了杨叶的眉间。而这时,杨叶嘴角突然泛起了一抹为不可查的弧度。夺舍!这颗头颅要夺舍他的身体,而他杨叶最不怕的是什么?就是夺舍。因为在他体内,有鸿蒙塔,可以说,他的精神与神魂,是由鸿蒙塔保护的。要想夺舍他,就只有先干掉鸿蒙塔。以前,他对鸿蒙塔没有什么明确的概念,但是现在,他有了。这鸿蒙塔是大千宇宙的宝物,而且,还是非常非常厉害的宝物。总的来说,他对鸿蒙塔非常有信心。眼前这颗头颅,是绝对不可能干掉鸿蒙塔的,至少现在的他不能。而他之前之所以反抗,那是因为他不想让这颗头颅怀疑。要知道,那种情况下,正常人都是会反抗的,而他如果不反抗,任由对方夺舍,对方是极有可能怀疑的。那时,对方要是先弄死他,然后在夺舍,那就尴尬了!为了不让对方起意,他之前进行了反抗,不过,并没有底牌尽出。现在,对方进入了他的识海之中。而就在那颗头颅刚要进行夺舍时,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将那颗头颅弄到了鸿蒙塔内。当出现在鸿蒙塔内时,那颗头颅顿时懵了。他双眼打量了一眼四周,“这是哪?”就在这时,穷奇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穷奇淡淡看了他一眼,“你猜!”那颗头颅目光落在了穷奇身上,他眉头皱了起来,突然,他眼睛圆睁了起来,“穷奇!你是妖族四大妖王之一的穷奇,你,你怎么在这里?”穷奇又道:“你猜!”那颗头颅脸色一变,就在这时,他眉头突然皱了起来,“不对,你不是本体,你是分身!”穷奇淡淡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趴在了地上。被无视,那颗头颅神色一冷,一股强大的气势直接朝着穷奇席卷而去。穷奇突然抬起爪子对着面前就是一拍。轰!两股力量刚一接触,场中便是响起了一道巨响声,这时,那颗头颅又要出手,而穷奇却是突然道:“如果我是你,我就低调一点。”“低调?低调是我的风格?”那颗头颅冷哼了一声,转瞬,一股邪恶的力量突然出现在了场中,而这次,穷奇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趴着。就在那股邪恶的力量要轰在穷奇身上时,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突然从天而降,那股力量直接轰在了那股邪恶力量上。轰!随着一道巨响声响起,那股邪恶的力量瞬间化作了虚无。见到这一幕,那颗头颅脸色一变,他抬头看了一眼天际,很快,他神色凝重了起来,过了一会,他看向穷奇,“为何我感受不到星空,感受不到万物法则,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穷奇看了一眼那颗头颅,然后双眼闭了起来,没有说话。就在这时,一道白光闪过,紧接着,小白抱着木剑出现在了穷奇与那颗头颅的面前。小白抱着木剑看向那颗头颅,眼睛眨呀眨,充满了好奇与询问。而当那颗头颅看到小白手中的木剑时,其神色瞬间狰狞了起来,下一刻,一股强大的力量突然朝着小白与木剑轰了过去。见到这一幕,小白双眼圆睁了起来,显然,她没想到,这颗脑袋会对她出手。而一旁的穷奇却是睁眼看了一眼那颗头颅,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怜悯。在这里面,惹谁都别惹小白与那个紫儿,因为这两个跟鸿蒙塔的关系那不是一般的好。鸿蒙塔或许不会帮杨叶,但绝对帮这两个小家伙!果不其然,当那颗头颅出手的那一刻,一股强大的力量突然自天际坠下,最后,这股力量直接轰在了那颗头颅上。轰!嘭!那颗头颅直接被轰到了数千丈外,最后,重重砸在了地面之上,刚落地,方圆数千丈内的地面便是直接龟裂开来,仿佛地震一般。那颗头颅有些懵了,而就在这时,又一股力量自天际坠下,然后直接轰在了他脑袋上。嘭!其再次被轰道了数千丈外!但是,还没有结束,又一股力量自天际坠下,这一次,那颗头颅突然冲天而起,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力量自他脑中席卷而出,刹那间,整个天际的空间直接剧烈起伏起来,仿佛下一刻就要崩塌!下方,穷奇摇了摇头,“嘚瑟,继续嘚瑟!”天际,沉寂一瞬,突然,数道强大的力量自天际坠落而下,这几道力量瞬间来到了那颗头颅的上空,当这股力量与那那颗头颅释放出来的力量接触的那一瞬。轰!那颗头颅释放出来的力量瞬间被轰散,紧接着,数道力量直接轰在了那颗头颅上。嘭!一颗头颅自天际坠落而下,转瞬间,这颗头颅直接砸入了地面之中。一旁,小白看向身旁的穷奇,然后又指了指那颗头颅,仿佛在问,他在干什么。穷奇看了一眼小白,然后道:“他在逆天!”小白眨了眨眼,然后小爪挥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