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6章 就在这,过来拿? - 无敌剑域

第1646章 就在这,过来拿?

逍遥子!杨叶神色肃然起来,这是他第二次见到逍遥子。不过,与他当初在剑宗见到的逍遥子有点不一样。不是样子不一样,而是气质。眼前这逍遥子站在那里,就宛如与天地一体,无形之中给人一种压迫感。除此外,这逍遥子还给杨叶一种感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秦剑兄妹在见到逍遥子的那一刻,两人神色也无比凝重了起来。虽然他们不知道逍遥子的强大,但是,直觉告诉他们,光幕中的那男子,很强,非常强!光幕中。逍遥子站在凤鸣山山脚,他抬头看向凤鸣山山顶,眼中,平静无比。很快,他朝凤鸣山山顶走去。当逍遥子踏上凤鸣山的那一刻,一股强大的剑意突然自山顶席卷而下,很快,这股剑意来到了逍遥子头顶上空,然而,在杨叶三人惊愕的目光之中,那股剑意在来到逍遥子面前停顿一瞬后,然后如同潮水般退回到了山顶!秦剑兄妹相视了一眼,两人眼中毫不掩饰着震惊,最后,秦剑看向杨叶,“杨兄,这......”杨叶沉默片刻,然后道:“那剑意惧他。”剑意惧逍遥子!秦剑兄妹心中震惊万分,要知道,那剑意,可是李太白的剑意,李太白的剑意,那是超越真阶的剑意啊!然而,这剑意却畏惧!“他就是逍遥子吗?”一旁,秦优水突然道。杨叶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光幕,光幕之中,此时逍遥子已经来到了之前他们停留的那处山壁,山壁上,只有一句话:剑道若小成,仙人亦可斩!这句话正是李太白所留!逍遥子看着那句话许久,然后道:“仙人?手持三尺青峰,何人不能杀?”语落,他手中的剑突然消失在了手上。转瞬,山壁李太白那句话旁边,多了一行字。逍遥子没有在原地停留,继续往前走。很快,逍遥子来到了山顶。逍遥子扫了一眼四周,然后进入了大殿中,也就是此时杨叶他们现在所站的位置。大殿内,悬浮着一柄剑,正是那柄青莲剑。逍遥子目光落在那柄青莲剑之上,沉默一瞬,青莲剑突然微微一颤,转瞬,李太白出现在了场中。当李太白看到逍遥子后,其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李太白在看逍遥子,逍遥子同样在看李太白,只不过,逍遥子神色一直都很平静。沉默许久,李太白突然道:“我这一生,见过两个剑道修为在我之上的人,其中一个,是你。”逍遥子眼中终于有了一丝波动,“另外一人,在何处?”李太白抬头看了一眼,“九天之上。”逍遥子微微点头,“明白了。”说着,他看了一眼李太白,“剑域?”李太白微微点头,“不过,已经忘的快差不多了。”逍遥子道:“用了多久忘记?”“十年!”李太白道。说着,他看向逍遥子,“你呢?”逍遥子道:“三年!”李太白看着逍遥子许久,然后道:“你不是来自小千宇宙。”逍遥子微微点头。李太白眼中闪过一抹复杂,“没想到,在异世他乡,竟然有你这等人物。”逍遥子道:“你如何看待剑域?”李太白沉默许久,然后道:“悟‘域’简单,懂‘域’难。”逍遥子点了点头,“域,在意境,‘真’与‘明’以及‘道’之上。更包含‘真’‘明’‘道’,准确的说是包含万物一切。”说到这,他沉默一瞬,然后道:“若要懂域,先要懂心,懂世间万物。”李太白看着逍遥子许久,然后道:“你的剑道还有缺陷。”逍遥子点了点头,“我知道。”“对你来说,恐怕很弥补变这个缺陷。”李太白道。逍遥子没有说话了。沉默一瞬后,他转身离去,当走到宫殿门口时,他突然停下脚步,然后看了一眼身旁的那女子雕塑,“三尺长剑,还斩不断情丝?”李太白沉默数息,然后道:“这一关,我过不了。”逍遥子微微摇头,“可惜,不然,你我能一战。”语落,他直接消失在了原地。至此,光幕消失。大殿中,杨叶三人沉默。杨叶双眼微闭,脑中一直在回想之前逍遥子与李太白的话。剑域!这逍遥子与李太白竟然要忘掉剑域!他们为什么要忘掉剑域?杨叶不得解。他虽然不算真正懂剑域,但是,剑域对他的帮助可以说仅次鸿蒙塔。而他相信,不管是这逍遥子还是李太白,他们对剑域的了解,肯定比他要深的。然而,这李太白与逍遥子竟然都在忘掉剑域!想着想着,杨叶竟然入定了。一旁,秦剑兄妹相视了一眼,皆是没有去打扰杨叶。最后,两兄妹看向了一旁的青莲剑。而这时,小白也看向了那青莲剑。秦优水走到了那青莲剑面前,然后道:“你可愿跟我?”青莲剑还未回应,小白突然出现在了青莲剑的面前,然后小爪对着青莲剑招了招。这时,青莲剑微微一颤,然后,它直接飘到了小白的面前,剑身之上,散发着若有若无的剑鸣之声,似是在与小白打招呼。秦优水:“......”小白与那柄青莲剑似是很投缘,两个在那交流着。见到这一幕,那秦优水眼中闪过一抹黯然,就要离开,而这时,小白与青莲剑突然来到了秦优水的面前,小白对着秦优水咧嘴一笑,然后小爪指了指青莲剑,接着又指了指秦优水。秦优水楞了楞,然后道:“你说,它要跟着我?”小白点了点小脑袋。“为什么?”秦优水不解。小白眨了眨眼,这个问题可把她难倒了。她怎么会知道青莲剑为什么要跟着秦优水呢?她看了一会秦优水后,然后指着青莲剑,意思是你去问它......看到小白这副模样,秦优水忍不住摸了一下小白的小脑袋,然后道:“小家伙,跟姐姐走好不好?我家有很多好东西!”好东西!小白眼睛一亮,然后连忙点了点了小脑袋。见到小白点头,秦优水神色一喜,就要说话,而这时,小白突然指了指不远处的杨叶,然后又指了指自己,再接着她又指了指秦优水,表示要与杨叶一起秦优水家。秦优水笑容僵住,她看了一眼一旁入定的杨叶,然后又看向小白,想了一会后,“好,一起来吧!”闻言,小白顿时咧嘴一笑。秦优水微微一笑,看向身旁的那柄青莲剑,“我不会辱没你的!”青莲剑微微一颤,飞到了秦优水的手中。秦优水微微一笑,看向秦剑,“我们回家吧!”秦剑想了想,看向杨叶,道:“等他醒了我们在走吧!”秦优水看了一眼杨叶,然后微微点头,“好!”杨叶现在这个时候,如果有人打扰,那绝对是很伤的。杨叶现在这副状态,显然是刚才听了逍遥子与李太白的话后而有所感想,如果还没想明白就被人打扰,那可能前功尽弃。小白显然也知道杨叶现在不能打扰,因此,她抱着木剑回到鸿蒙塔里去了。转眼,三天时间过去,杨叶还是没有醒。秦优水看了一眼杨叶,然后道:“他不会这样入定几年吧?”秦剑摇了摇头,“不知道。”秦优水正欲说话,就在这时,杨叶睁开了眼睛,“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秦剑道:“杨兄,你......”杨叶看向秦剑兄妹,“多谢这三天来的守护。”秦剑微微摇头,“小事,既然你已经醒来,那我兄妹二人就告辞了。”说着,两人就要走。这时,杨叶突然道:“两位,有一句话,两位以后可能用得着。”秦剑看向杨叶,认真道:“请赐教。”杨叶道:“破而后立!”“破而后立?”秦剑眉头皱了起来。杨叶点了点头,“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破而后立,简单来说就是,有时,我们要去放弃一些东西,当放弃后,在拥有,你就会发现,是两种完全截然不同的心境。”秦剑正欲说什么,杨叶却是摇了摇头。见状,秦剑身旁的秦优水对着秦剑摇了摇头,她知道,很多事情,需要自己感悟,别人,只能给一点点提示或者帮助。如果别人全说了,那反而可能会坏事。秦优水对着杨叶抱了抱拳,然后道:“多谢了。有机会,来秦家做客。告辞!”说完,其与秦剑转身离去。秦剑兄妹刚一出大门,便是见到一名男子自远处走来。男子无视秦剑兄妹,直接朝着宫殿大门走去,当经过秦剑兄妹时,男子突然停了下来,他看向秦剑兄妹,“杨叶就在里面吧?”秦剑看了一眼男子,没有说话,就在这时,男子突然消失在了原地,秦剑脸色顿时大变,就要出手,这时,一朵血红色雪花在场中飘过,剑光闪。嗤!秦剑整只手臂直接飞了出去。一旁,秦优水大怒,就要出手,而秦剑却是拦住了她,秦剑直视那男子,“剑如细雪流,快若疾风过。你就是银河榜排行第三的季凉川!”男子微微点头,“是我。”“你找我?”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在场中响起。季凉川转头看去,只见那大殿门口,站着一名青衫男子,这男子,正是杨叶。季凉川看着杨叶,“你人头挺值钱的,借来用用,用完了在还你!”杨叶指了指直接的脑袋,“就在这,过来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