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0章 木剑坏了? - 无敌剑域

第1640章 木剑坏了?

看到小白提着木剑朝第三层走去,杨叶楞了楞,然后连忙挡在小白的面前,然后道:“你要做啥!”小白眨了眨眼,然后咧嘴一笑,接着,她小爪指了指第三层,表示要上去。杨叶又道:“为什么要上去?”小白指了指手中的木剑,然后又指了指楼上。杨叶眉头微皱,这木剑要上去?它上去做啥?这时,小白飞到杨叶的面前,然后拉着杨叶的手就往第三层走去。杨叶犹豫了下,没有拒绝。木剑要上去,肯定是上面有什么东西吸引它了,或者别的什么缘故,他也很好奇。当看到杨叶与小白往第三层走去时,场中所有人的目光都纷纷投了过来。就在这时,那箫剑兄妹突然出现在了杨叶与小白的面前。箫剑看了一眼小白,然后看向杨叶,道:“叶兄,第三层,不能上去。”“为什么?”杨叶不解。箫剑道:“之前我与你说过,这第三层,只有真境阶的剑意才能够上去。”杨叶笑了笑,道:“无事。”说着,他拉着小白来到了那第三层的光幕前。小白举着木剑就要劈那光幕,不过却是被杨叶给拦住了。杨叶揉了揉小白的小脑袋,然后他右手放在那光幕上,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杨叶的剑意自体内溢了出来,剑意顺着他的手臂传入了那光幕之中。当光幕接触到杨叶的剑意时,顿时开始剧烈颤动了起来。渐渐的,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光幕缓缓消散。见到这一幕,场中所有人脸色都变了。包括箫剑兄妹!就在杨叶与小白上去时,这时,箫剑再次挡在了杨叶与小白的面前,箫剑直视杨叶,“为什么?”第三层,只有达到真境阶的剑意才能够上去,而杨叶的剑意,只是至境!箫剑问的,也是场中众多剑修想知道的。杨叶想了想,然后道:“真的想知道?”“当然!”箫剑回答的毫不犹豫。杨叶扫了一眼场中众多剑修,“你们也想知道?”场中,许多剑修点了点头。杨叶想了想,然后道:“我不知道你们的剑道之心是什么,反正我的剑心是无畏。什么叫无畏?就是无所畏惧。”说到这,他指了指第三层的入口,“你们都在这里,没有上去,应该是知道,这第三层只能真境阶剑意才能够上去。因此,你们从内心深处否定了自己,觉得自己不能上去,因为你们的剑意不是真境阶剑意!”众人沉默,有些人已经开始沉思。这时,杨叶又道:“剑修,当无畏无惧,当有无敌的心。特别是,我们不能自己否定自己。如果自己都否定了自己,那我们的剑道之路恐怕也就到头了。”说完,杨叶拉着小白的小爪进入了第三层。场中,许多剑修开始沉思,那箫剑也是如此。过了一会,箫优水突然轻声道:“那家伙好像不是至境剑意。”箫剑看向箫优水,“什么意思?”箫优水低声道:“虽然他说的这番话有点道理,但是,我感觉,他的剑意好像不是单纯的至境……”箫剑:“……”杨叶当然不是单纯的至境剑意,要知道,他的剑意可是蕴含不屈意志,有不屈意志的加持,他的剑意是可堪比真境阶剑意的。在杨叶与小白上楼后,第二层内的许多剑修开始忍不住,然后也朝第三层走去,然而……他们都失败了!“大忽悠……”场中,有许多剑修在失败无数次后,开始忍不住开骂了。……杨叶与小白进入第三层后,杨叶顿时感觉有些冷清,因为第三层内,只有一个人,一个女人。杨叶看了一眼女子,女子大约二十五六岁,身着一袭紧身白色长裙,其盘坐在地,双眼微闭,似是已入定。杨叶收回目光,然后看向小白,小白眨了眨眼,也看着杨叶。杨叶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轻轻揉了揉小白的脑袋,道:“问问你手中这个木剑,它要做什么。”小白咧嘴一笑,然后看向爪子中的木剑,过了一会后,那柄木剑突然飞了起来,然后来到了中间,杨叶与小白也立即跟了过来。在杨叶与小白的注视下,木剑开始原地旋转起来。随着木剑的旋转,杨叶发现,场中似乎有东西正在朝着木剑聚拢。“你在做什么!”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在场中响起。杨叶转头看去,说话的正是那白裙女子。杨叶道:“我没做什么啊!”白裙女子目光落在了杨叶面前那柄木剑身上,“让它停下来!”杨叶不解,“为什么?”白裙女子看向杨叶,“要让我说第二遍?”闻言,杨叶双眼顿时微眯了起来,“那你就在说一遍好了。”杨叶声音刚落下,一柄剑突然出现在了杨叶眉间三寸的位置,与此同时,那白裙女子也出现在了杨叶的面前。女子直视杨叶,“刚才的话,可有胆在说一遍?”轰!就在这时,一股恐怖的意境自杨叶体内席卷而出,强大的意境直接将女子连人带剑震地朝后退了数丈。下一刻,杨叶整个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在女子的面前,接着,杨叶左手握着剑祖对着女子猛地就是一劈。白裙女子脸色不变,举剑就是一刺。铛!随着一道清脆声响起,杨叶连人带剑被震地朝后连退了三十来丈。女子没有在继续出手,她看着杨叶许久,然后道:“至境剑意,你怎么可能上来。”远处,杨叶看向白裙女子,“真境剑意!”第一次,他遇见了比他剑意还高的人。女子打量了一眼杨叶,然后道:“不是一般至境剑意,其中,还蕴含了一种别的力量,有那力量在其中,这让得你的至境剑意已经可以堪比真境!”说到这,女子神色突然冷了下来,“不过,至境,终究是真境!”声音落下,她朝前踏出一步,刹那间,一股极其强大的剑意自其体内席卷而出,然后朝着杨叶压了过去。杨叶眉头微皱,沉默一瞬,他也朝前踏出一步,一步踏出,体内不屈剑意席卷而出,朝着白裙女子的意境压了过去。很快,两股意境在空中对峙了起来。虽然杨叶的剑意只是至境,但是,他剑意之中可是蕴含不屈意志,因此,他的剑意与那白裙女子的剑意对峙时,丝毫不落下风。不过,他的剑意也无法压退白裙女子的剑意,因此,两人在场中对峙了起来。此时,不管是白裙女子,还是杨叶,都没有收回自己的剑意,也不敢,现在谁先收回,如果另一方乘胜追击的话,那自己就肯定要吃大亏了。就这样,僵持了大约一刻钟后,杨叶这边渐渐出现了劣势。见到自己剑意出现劣势,杨叶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果然,自己的剑意虽然能够堪比真境剑意,但与真正的真境剑意相比,肯定还是有一点差距的。就在这时,远处的小白突然抱起那还在旋转的木剑对着那女子就是一劈。嗤!一道剑气在场中一闪而过。见到这道剑气,白裙女子脸色微变,她左手一招,一柄剑出现在了她手中,转瞬,她手中那柄剑电射而出。轰!小白那道剑气轰然消散,而这时,小白抱着木剑又再次一劈。铛!女子的剑刚与木剑一接触,便是直接被木剑给劈成了两半,散落在地。见到这一幕,那女子双眼顿时眯了起来,与此同时,她与杨叶同时撤去了剑意。一旁,小白就要再次动手,不过却是被杨叶给拦住了。“这是什么剑!”这时,白裙女子突然道。杨叶看了女子一眼,然后道:“为什么不让我的剑在这旋转?”女子看向杨叶,“你不知道它在做什么?”杨叶看向小白,小白眨了眨眼,然后摊了摊小爪,表示也不知道。杨叶看向木剑,木剑没有回应。“它不是你的剑!”就在这时,白裙女子突然道。杨叶看向白裙女子,然后点了点头,“确实不是。”“无主之物!”杨叶直视杨叶。杨叶正欲说话,这时,女子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其目的,正是那柄木剑。抢!女子要抢剑!杨叶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就要出手,而这时,小白却是率先出爪,她抱着木剑对着女子就是一劈。轰!木剑之威,直接将女子震退,小白抱着剑又要出手,而就在时一一咔擦!一道清脆声在场中响起。小白与杨叶看向了木剑,然后两个都愣住了。因为木剑的剑身上,掉了一块木屑下来。坏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