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2章 我们去枯家抢! - 无敌剑域

第1592章 我们去枯家抢!

场中最令黑袍老者忌惮的不是杨叶与安南靖,而是这柄剑!准确的说是,他是怕这柄剑与杨叶联手!这柄剑,此时虽然很强,但是,它终究是有限,因为没有人使用它。但是,一旦有人使用它,比如杨叶,那时,这柄剑的威力必将呈倍数增加!那时的杨叶与安南靖,就真的能够对他造成威胁了。因此,为了以防万一,所以,他决定先抢剑!远处,见到黑袍老者朝着小白的位置冲去,杨叶脸色大变,他右脚猛地一跺虚空,整个人化作一道剑光朝着黑袍老者暴射而去。然而,他的速度如何比得上一名真境强者?此时,黑袍老者已经在小白的面前,接着,他直接一掌朝着小白拍了过去。见到这一幕,小白眨了眨眼,下一刻,她直接松开木剑,然后两只小爪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这一刻,她的身体不断颤动着,这一刻,她害怕到极点了。远处,杨叶目眦欲裂。而就在这时,突然,一名身穿麻袍的神秘人出现在了小白的面前,神秘人右手突然朝前一探,然后轻轻一震。轰!一股力量自其掌中倾泻而出,转瞬,那黑袍老者被震地朝后退了足足百丈,而神秘人也朝后退了足足百丈的位置。这时,杨叶出现在了小白的面前,见到小白无事,杨叶顿时松了一口气。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小白小爪移开了两根指头,从指缝中,她看到了杨叶,当看到杨叶那一刻,她一下就扑在了杨叶的怀里,然后开始大哭起来。一瞬间,杨叶就被白色雾气给淹没了。杨叶轻轻拍了拍小白,然后将小白送到了鸿蒙塔内,小白进入鸿蒙塔后,那柄木剑也连忙跟了进去。杨叶转头看向远处那名麻袍神秘人,神秘人全身都被笼罩在一件麻袍中,而神识刚到他面前一丈的位置就自动消失,因此,杨叶根本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你是谁!”就在这时,远处的黑袍老者突然问。“你又是谁?”神秘人反问。远处,黑袍老者沉默许久,然后转身身形一颤,消失在了原地。这时,杨叶看向那神秘人,道:“多谢。”神秘人沉默一瞬,然后道:“那人是杨家人。”“你也是杨家人,对吗?”杨叶问。神秘人没有回答,他沉默了好一会,然后道:“如果我是你,我会现在就远离杨家,永远别回来。”“为什么?”杨叶问。神秘人道:“你父亲当年有很多手下,而现在,那些手下,大多都在杨家身居要职,但是你可知道,当你回来后,并没有什么人来找你吗?”“为什么?”杨叶又问。神秘人道:“有的人是怕惹祸上身,而有的人是想保护你。”“什么意思?”杨叶问。神秘人到:“你父亲当年,是诸多少爷中的一个,他原本,是家主的不二人选。可惜,他突然出事,一身修为散尽。所以,现在家主是别人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杨叶双眼微眯,“杨家家主要杀我?”神秘人摇了摇头,“他若要杀你,谁都挡不住。但是,你要知道,你父亲当年在杨家得罪的人可并不少,那些人,现在在杨家,同样是身居要职,而且,其中一些人已经比当年还要强许多许多。比如刚才那人。”杨叶沉默。这时,神秘人又道:“他们担心的是你回来复仇,因为你父亲打下的江山,大多都已经被那些人分割。除此之外,他们当年还暗中追杀过你父亲。你现在回来,而且还要争世子之位,且你天赋还如此妖孽,你说,他们会不担心吗?”说到这,他顿了顿,又道:“那些人现在之所以没有明着杀你,包括之前那戒律殿殿主对你让步,还有长老殿对你让步,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杨叶摇了摇头。“因为你父亲!”神秘人沉声道:“因为到目前位置,谁都不知道你父亲是生还是死。在没有确认他死之前,他们都不敢明着杀你。”“他以前很强?”杨叶道。神秘人沉默片刻,然后道:“我杨家历史以来,有三人天赋最强,第一个是我杨家先祖,他因为达到了某一个层次,让自己血脉变异,然后创建了杨家。第二个是你父亲,他已经突破家族血脉的桎梏,就要获得属于自身新的血脉,但是可惜,他还没成功,身体就出现了变故。”“那第三个呢?”杨叶问。“杨帘霜!”神秘人沉声道:“我杨家目前最妖孽的人。”杨叶看了一眼安南靖,然后道:“比我们两个,如何?”“比你强!”神秘人回答的毫不犹豫。杨叶:“......”而这时,神秘人看向一旁的安南靖,沉默了许久,然后道:“你也很强,比她......我也不敢确定你们谁天赋更好,但是,你现在却是战不过她。”“为什么?”杨叶连忙问。“因为她现在最低可能都已经是至境!”神秘人沉声道。至境!杨叶沉默,这种天才一旦达到至境,那绝对是非常非常恐怖的。别说杨帘霜,就是他达到至境后,战力肯定都会很恐怖,至少真境强者不需要畏惧了。这时,神秘人又道:“走吧,你已经救出你朋友,你可以带着你朋友远离银河系,走的越远越好。”杨叶沉默了一会,然后摇了摇头,“不能走。”“为什么?”神秘人问。杨叶道:“当初,我觉得我不回杨家,不来参加这个世子之争,杨家就不会来找我麻烦,事实是我错了。他们现在知道了我活着,还知道我潜力还不错,所以,即使我现在离开杨家,他们还是不会放过我的。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不是吗?”神秘人沉默片刻,然后道:“你可以逃远点。”“逃远点?”杨叶摇了摇头,“我逃在远都没用,因为我的亲人都在天璇系,我若是逃,他们肯定会对我亲人下手,然后逼我出来。所以,我不能走!上一辈的恩怨,我不想管,但是,既然他们不愿意放过我,那我不管也得管,都是人,谁还怕了谁!”神秘人看着杨叶许久,然后道:“杨家这趟水,很深。”杨叶道:“在深也得趟。因为我在杨家,就是杨家自己人,如你所说,他们不敢明着杀我,但是,我若是离开杨家,我就不在是杨家人,那时,他们就不在需要顾忌什么,那时,我处境将更糟。”他现在也算是明白了,有些事,逃避是不行的。如他所说,他留在杨家,就是杨家人,可以借助杨家许多力量与资源,并且让那些人遵守杨家的规则,至少明面上那些人得遵守。但是,一旦离开杨家,杨家那些人就不会再跟他讲什么规则。所以,他不能离开杨家。神秘人沉默许久,然后点了点头,“你说的也在理,只是,你现在进入杨家,后面没有人支持,想要在世子之争中活下来,恐怕很难,因为许多少爷肯定会针对你。那些人,虽然不能明着杀你,但是却可以用世子之争来杀你,那时,就算你父亲活着回来,都怪不了他们!”杨叶笑道:“如果真的死在世子之争中,那是我杨叶实力不济,怪不得别人!”神秘人道:“也罢,随你吧。”说着,神秘人就要转身离去,而这时,杨叶连忙道:“你知道枯家吗?”神秘人停下脚步,看向杨叶,“你要去枯家?”杨叶点了点头,“想去求一颗养魂木。”神秘人摇了摇头,“别去了。”“为何?”杨叶道。神秘人道:“魂树是他们至宝,每一根养魂木,对他们来说,都无比的珍贵,就算是枯家子弟,一辈子都难以获得一根养魂木,你觉得他们会给你吗?”“那么珍贵?”杨叶皱眉。“何止是珍贵!”神秘人道:“魂树,在目前为止,就发现过一颗,而这一颗,就是在枯家。而且,这颗魂树,都还不是完整的魂树,似是当年被人伤过,因此,这颗魂树听说已经在渐渐干枯,所以,你说它珍贵不?”杨叶沉默许久,然后道:“枯家人好说话不?”神秘人道:“看是什么事,如果是魂树,那他们肯定不好说话。如果让家主去,或许他们还有可能给点面子,你去……恕我直言,你可能连他们的人都见不到。”杨叶沉默一瞬,然后看向神秘人,“帮个忙行不行?”“什么?”神秘人道。杨叶道:“我们去枯家抢。”“我还有事,告辞了。”神秘人声音落下,人已经消失在了场中。杨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