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6章 你不是要战吗? - 无敌剑域

第1586章 你不是要战吗?

四成力量!只用了四成力量就将一名没有什么水分的至境强者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在听到安南靖话的那一刻,场中所有人脸色都有些难看了。当然,更多的是震撼!杨虚可不是一般至境强者,他是真正的老牌至境强者,他根本不是一般至境强者能够相比的。杨叶平时出其不意之下,能够一剑秒杀至境强者!但是,他却无法秒杀杨虚,这就是杨虚与那些普通至境强者的区别!其实,秒杀还不可怕,可怕的是安南靖完全压制杨虚,只用了四成力量就完全压制了杨虚,让杨虚连还手之力都没。这是何等的恐怖?别说周围那些人,就是杨叶都感觉有些恐怖了。安南靖的实力,强的让他都觉得有点不正常了!安南靖却是没有管周围那些人的目光,而是直接来到了杨叶身旁,负手而立,宛如一尊战神。现在杨叶虚弱不堪,正是需要保护的时候。杨叶扫了一眼四周,然后盘坐在地,接着,他拿出了一枚能量珠吞下,开始疗伤。在这杨家,想他死的可不止杨虚爷孙,还有许多人。半个时辰后,在连吞了两颗能量珠后,他体内玄气不仅已经全部恢复,肉身也彻底恢复,不仅肉身,刚才失去的右臂也已经恢复。鸿蒙紫气的修复速度,一如既往的妖孽。杨叶站了起来,然后来到了那城墙下,在城墙上,是那杨虚爷孙,也个被吊着,一个被枪插着。杨叶会如何做?场中无数人目光落在了杨叶身上。杨叶目光先是落在了那杨湮的身上,此刻,杨湮已经没了之前的傲气,有的只有狼狈与惊恐。他肉身已毁,现在是灵魂体,如果杨叶出手的话,他这辈子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再者,他也不想轮回,准确的说是不想死。不过,好在还有点骨气,并没有求饶。而就在这时,杨叶突然一掌拍向了一旁不远处的杨虚。轰!刹那间,杨虚整个身体直接爆裂开来,但是他灵魂却是还在。现在,杨虚与杨湮两人都变成了灵魂体。“杨叶,你想做什么!”杨虚死死看着杨叶。“想做什么?”杨叶狞笑了笑,“你猜猜!”杨虚沉声道:“杨叶,这一次,我们认栽……”“认栽?”杨叶轻笑了笑,“你有本事不栽吗?”杨虚死死看着杨叶,“你当真要把事情做绝?”“老子就是要做绝!”杨叶神色突然狰狞了起来,他右手一招,远处之前被他砍断的那两截打魂鞭顿时飞到了他手里,接着,他猛地一鞭子朝着杨虚扫了过去。啪!随着一道响亮生响起,杨虚整个灵魂顿时一阵颤栗,其脸部表情扭曲了起来。而这时,杨叶却是又是一鞭挥出,不过这一次他的鞭子是落在了那杨湮的身上。“啊!”杨湮没有杨虚那定力,当下惨叫了起来。然而杨叶并未结束,手中打魂鞭不断挥动,随着他的打魂鞭挥动,场中顿时响起了一道道‘啪啪’声,还有那杨湮的惨叫声。惨!非常惨!魂魄本来就是非常虚弱的东西,这打魂鞭打在魂魄上,那疼痛感,至少是肉身的十倍。渐渐的,杨湮与杨虚的灵魂开始虚幻起来了。这一刻,所有人都看出来了。杨叶这是要活活将杨虚爷孙的魂魄打散!就在这时,那杨虚突然抬头看向虚空怒吼道:“这些年来,我杨虚一脉,对家族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家族就当真这么狠心见死不救?”天际,没有回应。杨叶也没有停下,继续挥动手中的鞭子。杨虚突然凄然一笑,然后他扫了一眼四周,“你们看到了吗?看到了吗?家族就是这么对待我们的!当你的用处比别人小时,家族就可以随时将你抛弃,哪怕你以前对家族做过再多的事情。这就是我们杨家!这就是我们杨家!”周围,沉默。就在这时,一名华袍老者突然出现在了杨叶不远处,见到这名华袍老者,安南靖顿时出现在了杨叶的身旁,眼中虽然有着一丝凝重,但却毫无畏惧之色。半步真境!杨叶没有管华袍老者,手中鞭子继续挥动着。而那杨虚在见到这名华袍老者时,其顿时激动了起来,“琅元帅,看在我跟着你数百年的份上,求你救,救救湮儿!”华袍老者正是杨家七大元帅之一的杨琅元帅,在七个元帅之中,排名第三!杨琅看向杨虚,他微微摇了摇头,“我曾与你说过,在不了解敌人的底细时,万万不可贸然出手,因为你敌人的实力可能会远超你的预料。”杨虚微微摇头,“现在说这些,都晚了。”他确实是低估了杨叶的实力。开始,他觉得杨叶就算在妖孽也不过是轮回境而已。而他,是老牌至境,手下还有十来名至境强者。这种阵容,在他看来,只要杨叶敢出现,杨叶必死无疑!然而他错了!一步错,满盘皆输!杨琅微微点头,然后看向一旁的杨叶,“能否放过他们?”杨叶停了下来,然后转头看向杨琅,“不能。”杨琅微微点头,然后道:“你天纵奇才,老夫也不想与你为敌,但是,这杨虚是我的手下,老夫不能见死不救,可是老夫若是出手,必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斩杀你。”说到这,他却是抬头看向了虚空。显然,这番话是对虚空之上的杨古与杨层说的。沉默一瞬,天际虚空微微一颤,接着,杨古与杨层出现在了场中。杨古看了一眼杨琅,“没想到你这老家伙会亲自赶来。”杨琅淡声道:“不来,我这手下可能就真的得魂飞魄散了。”杨古看了一眼城墙上的杨虚与杨湮,然后道:“他们咎由自取。”如果是杨叶先去杀杨湮与杨虚,不用他出面,戒律殿就会出手。但可惜不是杨叶先出手,而是杨虚与杨湮先对杨叶出的手,然而杨虚与杨湮却是低估了杨叶的实力,被来了一个反杀!咎由自取!这一次,杨虚爷孙,是作死了!杨琅微微点头,“我知道,但是,你知道的,我不能看着他们死。所以?”杨古沉默一瞬,然后看向杨叶,“到此为止了,可以?”杨叶摇了摇头,“不可以。”场中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沉默一瞬,杨古又道:“该到此为止了。”杨叶本来要挥动鞭子的手停了下来,他看向杨古,道:“之前这杨湮与杨虚虐待我朋友时,为什么没有人出来说到此为止了?之前这杨虚与杨湮要虐杀我时,为何没有人出来说该到此为止了?为什么?”杨古沉默许久,然后道:“到此为止,是为你好,你可明白?”杨叶看向杨古,“两位前辈是长老殿的?”杨古点了点头。这时,杨叶又道:“不如这样,长老殿与戒律殿一样,别插手,如何?”杨古双眼微眯,“你想做什么!”杨叶转头看向那杨虚与杨湮,“我想让他们死,谁阻止我,谁就是我的敌人。现在杀不了他,但我保证,我以后也一定会杀了他。一定!”“如果我们非要阻止呢?”这时,杨古突然道。杨叶轻笑了笑,然后看向安南靖,“我们走。”说着,他将鞭子仍在了地上,然后转身离去。安南靖跟了上去,一旁的陆离歌也连忙跟了上去。就这样,杨叶一行人朝着远处走去。杨古与杨层相视了一眼,下一刻,杨古看向杨叶,“我们不插手了。”妥协!不妥协不行了。因为不妥协,杨叶肯定就会离开杨家,就算不离开杨家,以杨叶的性格,他肯定对长老殿心存怨恨,虽然杨叶现在无法抗衡长老殿,但是以后呢?一旦他达到至境,那时,长老殿中,恐怕都无人在是他的对手了。简单来说,他们长老殿不想招这个恨!远处,杨叶停下脚步,然后转头看向那杨古,这时,杨古又道:“你既然想自己解决,那你就自己解决,不过,一切后果,你自己负责。”说着,他又看向一旁的杨琅,“你也是一样。”说完,杨古与杨层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杨琅微微点头,他看向杨叶,下一刻,他拿出了一张金色符箓捏碎,转瞬,一道金光冲天而起,刹那间,十道金光突然自城中冲天而起,转瞬,十名身穿金色盔甲,手持长枪的盔甲男子出现在了他身后。全部是至境!十名盔甲男子对着杨琅微微一礼,然后齐声道:“七十二战将,金枪营见过元帅!”与此同时,在城墙之上,突然出现了十名身背长弓的绿甲男子!全部是至境!十名绿甲男子收起长弓,然后对着下方的杨琅微微一礼,齐声道:“七十二战将,绿甲营见过元帅!”得得!这时,三道马蹄声突然响起,接着,三名身穿黑色盔甲,跨.骑三头形状如马的男子自城中跃了出来,最后,三人停在了杨琅身后。三人对着杨琅微微一礼,“七十二战将,骑兵营,见过元帅!”二十三名战将!七大元帅,排名前三的元帅,有权调动七十二战,不过一次只能调动三分之一!杨琅看向杨叶,“你不是要战吗?”杨叶看了一眼安南靖,“怕吗?”沉默一瞬,安南靖她突然右手一招。咻!城墙上的那柄裂天顿时飞到了她手中。安南靖左手负于身后,右手手持裂天,她扫了一眼杨琅等人,然后看向杨叶,“要活的还是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