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2章 生死由天,敢不敢? - 无敌剑域

第1582章 生死由天,敢不敢?

“放肆!”远处,杨虚怒喝,声音落下,他整个人已经消失在原地,不过很快,一尊血傀朝着他冲了过去。嘭!杨虚整个人直接被震到数百丈开外,不过哪血傀也被震退。然而这时,杨叶的剑已经彻底没入了杨虚的喉咙之中。不过杨叶没有继续动剑,因此,此时的杨湮还活着。杨叶身旁,陆离歌看了一眼杨叶,然后抹了抹额头的冷汗,他算是看出来了,杨叶是不打算善了了。“有脾气!”暗处,那大少爷杨简嘴角泛起了一抹笑容,“是个汉子,不过,有点不明智。”“少爷觉得他对你有威胁吗?”杨简身后,那灰袍老者问。杨简轻笑了笑,“他不想当世子!”“为什么?”灰袍老者又问。杨简笑道:“他如果想当世子,就不会这么做了。”说着,他目光落在了远处的杨叶身上,眼眸中有着一抹异样的色彩,“确实有脾气,不过,这戒律殿与这杨虚,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有性格!”另一边,那古修嘴角泛起了一抹笑容,“如资料上显示的一样,果然是一个不顾后果的家伙。”“这正合我们的意,不是吗?”千狐淡声道。“当然!”古修嘴角笑容久久未散。两人身旁,杨萱看了一眼杨叶,没有说话。“该死的!”天玑城城墙之上,一名男子怒骂道:“原来血傀在他手中!”说话的男子,正是杨家七少爷,杨邢。此刻,杨邢死死看着杨叶,眼中杀意犹如实质。不过他并没有动手,现在对他来说,坐山观虎斗才是最好的选择。远处,在见到杨叶割开杨湮喉咙的那一刻,那戒律殿长老脸色顿时一沉,然后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做什么?”杨叶狞笑道:“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说着,他手微微一动,那杨湮喉咙顿时再次激射出一道鲜血,不过,他还是没有死。毕竟是轮回境强者,只要杨叶不把他体内生机摧毁或者脑袋割下来,他就不会死!那戒律殿长老双眼微眯,“世子之争未开始,杨家子弟不能内斗,这个规矩,你难道不知道?还是说,你不把我戒律殿放在眼里?”“戒律殿?”杨叶狞笑了笑,下一刻,他抽出长剑,然后猛地自杨湮头顶插了下去。嗤!一股血柱顿时顺着杨叶手中的剑冲了出来。见到这一幕,那戒律殿长老眼神顿时冰冷了下来,而那杨虚则身形一动朝着杨叶的位置冲了过去,但是很快,他便是停了下来。因为杨叶直接将杨湮的魂魄抽了出来!此刻,杨湮眼中满是惊恐之色,他现在是灵魂体,只要杨叶心念一动,他就将魂飞魄散!杨叶左手捏着杨湮的魂魄,然后看向那戒律殿长老,“戒律殿?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杨湮对我朋友出手时,你戒律殿在做什么?刚才老子差点被他们爷孙杀时,你戒律殿在做什么?现在老子杀他们,你戒律殿就跑了出来,老不死的,你他妈是不是知道我没后台,所以觉得我好欺负啊?啊?”被杨叶当着面辱骂,那戒律殿长老脸色无比难看了起来,当下就要出手,而这时,那杨虚却是拦住了他,“杨临兄,我孙子还在他手上。”名叫杨临的长老死死看了一眼杨叶,“放了他的灵魂,不然,我保证,你一定会死的很惨!”杨叶手中长剑突然直指杨临,“老不死的,单挑,生死由天,敢不敢?”哗!场中一片哗然。此刻,在城墙之上,已经聚集了许多杨家的侍卫。毕竟城外发生了这么的事情,加上之前杨叶杀意提升,搞出那么大的动静,整个杨家都已经被惊动了。见到杨叶竟然敢提剑单挑那戒律殿大长老,这些侍卫已经完全被震惊了。不仅这些侍卫,暗中的那些杨家少爷,还有隐藏在暗中的一些人都一样被杨叶给震惊到了。单挑戒律殿长老!戒律殿在杨家的地位可是有些超然的,毕竟,他们掌管杨家的刑罚,除了少数一些人外,都要受戒律殿管束。也正因为如此,别说杨家这些还没有什么权利的少爷,就是那些掌管大权的人都会给戒律殿面子!而现在,有人竟然敢公然挑衅戒律殿!而挑衅的,还只是一个不知名的杨家少爷!杨叶身旁,陆离歌喉咙滚了滚,冷汗直流,轻声道:“我感觉我摊上大事了.....”天玑城虚空之中。在这片虚空之中,有两名深处云白色长袍的老者,两人并排一起,目光落处,正是杨叶。“杨古,不阻止?”左边的老者淡声道。“阻止?”右边名叫杨古的老者轻笑了一声,“为什么要阻止?这小子脾气,可以,非常可以,哈哈!”“你不怕他收不了场?”左边的老者问。杨古淡声道:“收得了场,算他本事,收不了场,是他活该!”左边那老者点了点头,“明白了。”显然,这是要杨叶与戒律殿单挑!杨叶对面,那杨临死死看着杨叶,他也没有想到杨叶竟然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向他挑战!接还是不接?当然得接!他如果不接,他以后还怎么在杨家混?还怎么去震慑别人?不仅如此,若是不接,他心中必定会滋生心魔,连一个轮回境的挑战都不敢面对,他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他毕竟,这口气他不可能咽的下去的。最重要的是,他需要去畏惧一名轮回境的玄者吗?杨临冷冷看了一眼杨叶,“生死由天,你确定?”“当然确定!”杨叶冷笑了一声,然后提着那杨湮的灵魂来到了小天的灵魂面前,此刻,小天已经无比虚弱,身体更是虚幻的接近透明。杨叶深吸了一口气,压住了心中那狂暴的杀意,然后他右手一挥,将小天收到了鸿蒙塔内。接着,他直接将那杨湮的灵魂按在了那墙壁上,然后用之前囚住小天的那根黑绳缠在了杨湮灵魂的脖子上。“你大胆!”远处,那杨虚脸色一变,就要出手,而这时,杨叶突然转头看向他,“老不死,你在叽歪一句,老子现在就让他魂飞魄散!”“你!”杨虚气的脸色铁青,但是却不敢说什么狠话了。因为他很明白,杨叶并没有与他开玩笑。杨叶冷冷看了一眼杨虚,然后转头看向一旁的陆离歌,“小心点!”说完,他右手一挥,一个血傀守在了陆离歌身边,而另一个则出现在了杨湮的身旁。只要他心念一动,这血傀就可以在瞬间让杨湮魂飞魄散!“自己也小心点!”陆离歌道。杨叶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向那杨临,“如果我没猜错,这杨虚之所以敢公然引诱我来杀我,想来是他跟你们戒律殿打过招呼了。而你们又默许了他,我说的,对吗?”他不是蠢货,他也是杨家少爷,按道理来说,杨虚与杨湮是不能在世子之争开始之前来对他出手的。但是,对方却是这么做了。显而易见,对方得到了戒律殿的默许!杨临淡声道:“说这些有意义?”杨叶点了点头,“确实没有意义!”声音落下,他整个人直接化作一道血芒消失在了原地。远处,杨临双眼微眯,下一刻,一柄长枪出现在了他手中,接着他手腕一动,长枪猛地朝前刺出。枪出,一点寒光现,转瞬,枪芒如雷电般自那枪尖倾泻而出,周围空间在这一刻直接龟裂了开来。而就在这时,那原本冲到杨临面前的杨叶突然停了下来,紧接着,他手握长剑猛地对着面前一阵猛劈。随着长剑挥动,一道道血色剑气如同暴雨一般自杨叶长剑之中****而出。轰轰轰轰轰!刹那间,场中响起了一道道炸响声,而周围数千丈内的空间在这一刻皆是彻底龟裂开来,并且那裂缝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扩大着。远处,那杨虚眉头皱了起来,似是想到了什么,他脸色突然一变,道:“小心,别让空间碎裂!”说着,他就要出手修复那片空间。而就在这时,远处突然响起了一道剑鸣声。轰!随着那道剑鸣声响彻,周围那数千丈已经龟裂的空间轰然崩塌,当空间崩塌的那一刻,那一片空间黑洞突然诡异的收缩了起来,与此同时,一道血芒与剑光在那空间黑洞之中一闪而过。“啊!”一道惨叫声突然自那片空间黑洞之中传来。就在这时,一道怒喝声突然自城中传来,“住手!”下一刻,一只手掌突然自天际闪现而出,然后轰进了那空间黑洞之中。轰!那片空间黑洞之中突然传来一道炸响声……渐渐的,那空间黑洞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恢复了正常。这时,杨叶与那杨临出现在了众人的目光之中。而此时,那杨临是躺着的,他的双臂已经不见,而杨叶的脚则踩在了那杨临的脑袋上。不过,杨叶的胸前却是有一道手掌印,这道手掌印,正是之前那城中强者的手掌印!杨叶胸前那道手掌印极深,差点打穿他整个身体!杨叶看向远处,不远处,出现了一名白眉老者。来人正是戒律殿副殿主杨无延!杨无延冷冷看着杨叶,“放了他,我不想说第二遍,明白?”就在这时,杨叶右脚突然猛地用力。嘭!那杨临脑袋顿时爆裂开来,鲜血四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