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6章 我心,无畏! - 无敌剑域

第1186章 我心,无畏!

杨叶转头看去,只见一名邋遢老头出现在了不远处。之所以说邋遢,是因为老头全身穿的如乞丐,头发更是乱的像几年没有清洗过一般。杨叶在老头腰间看了一眼,那里,有一柄剑。“你是数万年来,第三个来到这里的人。”邋遢老头走到杨叶面前打量了一眼杨叶,道:“确实不错,剑意凝炼,杀意更凝炼,是个好苗子,可惜就是境界低了一点。”“前辈是?”杨叶问。“一个邋遢老头罢了!”老头摆了摆手,道:“你能到这里,已经很不错了。前面,就不要在继续走了。在走,你可能就要死了。”“为什么?”杨叶不解。老头看着杨叶,道:“你要明白,这不是剑无极前辈留下来的试验,而是他剑意本能地在护主,你继续往上走,它会将你当做是敌人。”说着,他看向远处那柄意剑,道:“此意剑,乃剑无极前辈善念所留,为的就是阻止来人继续前进。”“善念?”杨叶不解。邋遢老头抬头看向那山顶,道:“是人就有善的一面与恶的一面,想来你也感觉出来了。这里的剑意之中充满了戾气与杀意,还有不甘。这些,其实就是当初剑无极前辈的负面情绪,而他的一部分剑意承载了这负面情绪。在那些负面情绪的剑意面前,别说你,就是帝者都会被直接斩杀。至于你,那就更不用说了!”杨叶沉默,他知道,对方不是在吓唬他。因为,他面前的这柄意剑就已经比帝者还强大了。即使是帝者的气势,也不可能让得他的虚无境剑意不敢对抗,而现在,他两股虚无境意境竟然都不敢与这柄意剑抗衡!而看这邋遢老头的意思,在这柄意剑之后的剑意,才是真正的恐怖。沉默片刻,杨叶看向邋遢老头,道:“前辈说曾经有三个人来到过这里,我是其中一个,前辈是一个,还有一个是谁?有点好奇!”邋遢老头指了指远处道:“你看!”杨叶顺着老头的手指看去,在不远处有一块巨石,巨石之上,留着一行字,见到这行字,杨叶眼瞳骤然一缩。在那石头上写着:“剑神?有点意思。”这个字迹,他认识,在那字迹之中,蕴含的剑意,他更是熟悉。这是剑宗祖师逍遥子留下的!逍遥子!这个人,他自然是认识的,他也受到对方帮助过。从玄者大陆到灵界,都有着对方的传说。而他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来过瞑狱大陆!“看到了吗?”这时,邋遢老者突然道:“那快石头,因为有他的剑意在,因此,周围剑无极前辈的剑意根本不能靠近。没想到,我瞑狱大陆自剑无极前辈之后,还出现过如此恐怖的剑修强者,只是,为何从未听过?”杨叶沉默许久,然后看了一眼邋遢老者,然后道:“前辈的实力,我看不穿,想来已经达到了一个很恐怖的地步。只是,难道以前辈的实力都无法登顶吗?”“登顶做什么?”邋遢老者轻笑了一声,然后道:“连这里的两股剑意都无法达到,就算登顶又有何用?”杨叶沉默。“回去吧!”邋遢老者挥了挥手,道:“大陆出现一名剑修天才不易,莫要折在此处。待你达到帝者之后,或者剑意再次升华之后在来这里试试。”“虚无境剑意之上是什么?”杨叶突然问。“不知!”邋遢老者道:“只有两人知道,也只有他们达到过!”杨叶知道,对方说的是逍遥子与剑无极。“走吧!”邋遢老者挥了挥手,然后转身朝一旁走去。“晚辈有句话想说!”这时,杨叶忽然道。邋遢老者转身看向杨叶,杨叶道:“剑修,应当勇猛精进,遇强更强。前辈,你说呢?”杨叶说完,轻笑了笑,然后朝着那柄意剑走去,道:“我的剑意与杀意不敢面对这柄意剑,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我想的不是这柄意剑有多强大,而是想的原来我剑意与杀意竟然是这么的弱。”“这有区别吗?”邋遢老者问。“当然有区别!”杨叶走到了那柄意剑面前停了下来,然后道:“如果我想的是这柄意剑是如何如何的强大,那我心中就会对它生畏。就如此刻的前辈你,在你心中,剑无极前辈的剑意恐怕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所以,你根本不敢去看他后面更强的剑意,只能在这里看着这柄意剑每日感慨、叹息。我没猜错吧?”说到这,杨叶转头看向邋遢老者,道:“前辈停留在这里,是希望让自己剑意达到这柄意剑的高度,但是,殊不知,这柄意剑已经是前辈你的心魔。”邋遢老者看着杨叶,沉默。杨叶转头看向面前的意剑,道:“我辈剑修,手持剑,当不畏地,不畏天!心中无畏者,无敌!”说完,一抹狠色自杨叶眼中一闪而过,接着,虚无境剑意与虚无境杀意自他体内暴涌而出,然而这两股意境刚涌出体外,就如同老鼠见了猫一般又涌回杨叶的体内。而在杨叶面前的那柄意剑,却是连动都未动过!“还真是强呢!”杨叶笑道。这时,那邋遢老者走到了杨叶身旁不远处,道:“小子,你说的话,很对。但是,你感受到了吗?这股剑意,根本不是虚无境剑意能够抗衡的。你的剑意与杀意并不弱,但是,它们与这股剑意不是一个级别的。自信是好,但不能自大!”杨叶轻笑了笑,道:“前辈,何为剑意?”邋遢老者道:“剑意是形神与神魂的结合,虚实有无的协调,既生于意外,又蕴于象内。它虚无缥缈,但是,当达到一定程度后,你不仅能够感受到它,还能够看到它。剑意是我们本源的一个延伸,而本源,就是我们手中的剑。拥有剑意的剑修,他手中的剑就不在是死物,而是有生命的存在。”杨叶点了点头,道:“前辈对剑意的理解很深。那我在问一下,何为剑修?”“手持剑,悟剑意者,当属剑修!”邋遢老者答。“那要如何做一个优秀的剑修?”杨叶又问。邋遢老者看着杨叶半晌,然后道:“剑心通明,意念通达,无畏无惧者!你是拐着弯让老夫来夸你吗?”杨叶伸手一握,一柄意剑出现在他手中,但是如之前那般,那柄意剑刚出现就直接消失。杨叶看着自己的手半晌,然后转头看向邋遢老者,道:“前辈,你在剑道方面的造诣比我高,我想问,此时,我的剑意不敢一战,我还算一个剑修吗?”邋遢老者愣住,剑意不敢一战,也就是说,没有了剑意的剑修还是剑修吗?剑修之所以强,为何?因为有剑意的存在。就如杨叶,他在半圣就能够杀半帝,靠的是什么?除了肉身外,还有剑意。因为剑意大幅度增加了他的实力,不然,他的剑气根本无法威胁到半帝强者!可以说,他之所以那么强,其中剑意占了很大一部分的功劳!而现在,剑意不敢一战,那这剑修还算是一名剑修吗?邋遢老者双手缓缓紧握,久久未回过神。杨叶又道:“可以说,我们剑修之所以强,是因为我们领悟了剑意,也就是说,剑意是我们的根本,但是现在,剑意却不敢正面一战。前辈,你见多识广,能否指点指点晚辈?现在晚辈该如何?”杨叶不是一个喜欢叽歪的人,此时他心中确实有些迷茫。因为他的剑意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不敢一战,连在对方面前凝形都不敢。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的剑意与杀意会这样!邋遢老者沉默许久,然后道:“小子,你还年轻,真的没必要在这里死磕。以你的天赋,日后未必不能达到虚无境之上。真的,万年来,你是老夫见过最有天赋的剑修,若是折在这里,对我瞑狱大陆来说,是一个损失!”“前辈也没办法吗?”杨叶深吸了一口气,道:“既然前辈也没有办法,那就按照我自己的办法来吧。”“你想做什么?”邋遢老者双眼微眯。杨叶看着面前的那柄意剑,道:“今日,我若被此剑阻,那我就会有心魔。所以,无论如何,我也有过去,不然,它阻我不是一时,而是一辈子。”说到这里,杨叶眼中陡然血红一片,眼中满是戾气,道:“我杨叶,不畏地,不畏天,不畏任何人!既然我的剑意畏惧,那我杨叶宁可不要这剑意!我心,无畏!”声音落下,杨叶身上陡然涌出一股淡淡地火芒!燃烧剑意!杨叶在燃烧虚无境剑意!一旁,老者双眼圆睁,惊骇地看着这一幕,道:“你,你疯了?”他没想到杨叶竟然燃烧虚无境剑意!只是因为虚无境剑意畏惧,就燃烧剑意......疯了!杨叶没有理老者,虚无境剑意疯狂燃烧......很快。半步虚无境......天阶剑意......六重......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