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3章 赔不起?肉偿! - 无敌剑域

第1123章 赔不起?肉偿!

“是杨叶,撤!”一旁莫家与千羽宗等人率先回过神来,当下转身就逃。莫家的人还好,相对镇定一些,但也不敢留下,因为杨叶斩杀千羽宗副宗主这事,他们可是知道的。他们在自信,也不认为自己能与斩杀半帝强者的杨叶抗衡。至于千羽宗等人则有些不堪了,杨叶当初在千羽宗诛杀半帝,并且在她们千羽宗杀了一个来回,这些,她们可是亲眼见到的。杨叶在她们眼中,那就是一个杀神,一个疯子,更是一个她们根本不可能战胜的人。当初千羽宗那么多强者围攻,都被杀了个片甲不留,更何况她们现在这点人?因此,千羽宗的人当下几乎是将自己速度达到了极限。然而,她们这速度对于杨叶来说,还是太慢了。一道血光在天际出现,血光犹如一道血线横跨天际,接着,那已经逃到数里之外的千羽宗等人脑袋直接冲天而起,由于惯性,她们的脑袋虽然不见了,但是人却还是在朝着远处疾奔,足足奔出将近数百丈,那些没了头的身体才从空中坠落。接着,数十道血色剑光在那远处天际不断闪烁划过,在血色剑光的影响下,远处天际都被染红。与此同时,一道道惨叫声不断在远处响彻而起。二十息后。杨叶回到了原先的位置,而那葛明等人并未逃走。逃?在杨叶出手的那一刻,葛明就非常清楚,他逃不掉,也没地方逃。想要活命,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说服杨叶别杀他!看着血红的杨叶,葛明深吸了一口气,道:“杨叶,杀我没有好处,只会为你树敌,我......”就在这时,在葛明对面的杨叶突然拔剑一斩,一道血色剑气在葛明眼中以极快的速度放大着,下一刻,那道血色剑光自他眉间一穿而过。他不是不想躲,更不是不想反抗,只是这一剑,太快了。快到他来不及躲,更来不及反抗。没有废话,数道血色剑气在场中一闪而过,那葛明身后等人直接身陨。解决了葛明等人之后,杨叶环视了周围一眼,道:“我杨叶来天都城,不是来惹事,只是来救人。但是,如果谁觉得我白鹿书院好欺负,觉得我杨叶好欺负,那你们大可以来试试。或者,有人若是想要拿我白鹿书院学生人头去抱莫家与千羽宗大腿的,你们也可以尽管试试。”说完,杨叶身形一颤,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杨叶走后,沉默许久,突然,一道声音在天都城上空响起:“此刻起,城主府任何人不得插手白鹿书院与莫家以及千羽宗之间的恩怨。”杨叶没有在城中停留,而是直接出了天都城。诛杀那葛明,当然不是为了泄愤,最主要的是他想以此来震慑天都城的人。他要通过诛杀葛明来告诉所有人,白鹿书院不好欺负,白鹿书院不仅不好欺负,更不好惹。想要欺负白鹿书院,想要惹白鹿书院,就得先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经得起他杨叶的报复!如果不震慑那些暗中的人,日后若是有白鹿书院的学生逃到这天都城,可能不需要莫家与千羽宗出手,许多人就会迫不及待的会去杀白鹿书院的学生,然后拿着白鹿书院学生的人头去向莫家以及千羽宗卖人情。而现在,经过他一翻血腥镇杀之后,他相信,凡是有那种心思与想法的人,日后真的有那种机会时,在他们动手之前,他们一定会想一个问题,那就是值不值得。为了卖一个所谓的人情,值不值得得罪他杨叶,值不值得得罪白鹿书院!很多时候,想要不被人欺负,讲道理是没有用的,只有讲拳头才行。而目前,白鹿书院想要不被人欺负,那只有以杀止杀!他杨叶就是要告诉所有人,白鹿书院现在已经是这样了,即使情况在坏,还能坏到哪里去?只要你敢动手,管你身后有什么势力,有什么人,我照杀不误!弱的怕强的,强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疯的。他杨叶就是要告诉世人,现在白鹿书院不仅不要命,还疯!出了天都城后,飞了一会,杨叶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一名女子与一名老者出现在了他不远处,这两人他刚好认识,是那云盟商会的白湘瑶与保护她的那老者。“白管事?”杨叶走到两人面前,眼中有着一丝诧异。白湘瑶微微点头,然后右手微动,一道金光闪过,接着,一座长近百丈,宽数十丈的云舰出现在了一旁。接着,云舰内,走出了六十多名身穿白袍的学生。全部是白鹿书院学生!那些学生来到杨叶等人面前,他们先是对着白湘瑶恭敬行了一礼,然后看向杨叶,在这些学生眼中,带着一丝兴奋与崇拜。其中,一名为首的白袍青年道:“杨学长,你之前在天都城做的一切,我们都看见了。说真的,这是危机爆发以来,让我们觉得最解气的事情了。”这段日子,他们四处躲藏,犹如丧家之犬,杨叶在天都城的行为,让他们觉得,他们腰板依然可以挺直,白鹿书院依然有人能够站出来,并且告诉世人,白鹿书院不好欺负!更让他们知道,书院并没有抛弃他们!杨叶看了众人一眼,微微点头,道:“没事就好!”说着,他转头看向白湘瑶,道:“多谢!”白湘瑶此举,无疑是极为冒险的,因为这可能得罪千羽宗与莫家。而对方冒着如此大的风险救下白鹿书院学生,这份情,很重。白湘瑶微微一笑,道:“举手之劳罢了。”作为商人,她明白一个道理,锦上添花又怎么能比得上雪中送炭?“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白管事此情,我杨叶铭记,我白鹿书院铭记。日后若是有需要的地方,尽管开口,我杨叶定不推辞。我相信,我白鹿书院也不会推辞。”杨叶认真道。“杨公子这话说的就有些见外了!”白湘瑶笑道:“我将杨公子当朋友,如今杨公子有需要,作为朋友,我怎能袖手旁观?虽然我不能直接参与白鹿书院以及莫家之间的恩怨之中,但是救几个人,还是可以的。”杨叶笑了笑,不在继续这个话题。他转头看向一旁的那金色云舰,道:“有一事不解,此舰之前应该是被白管事藏在纳戒之中,而纳戒内,不能有活的生命......”“这个是我云盟商会的特殊梭云舰,名帝云舰。”白湘瑶解释道:“其实,此舰并不是藏在纳戒之中,而是隐藏在空间内,杨公子之所以没有发现它,是因为它能够隐匿自己的气息。除此之外,它全速之下,即使是半帝,也难以追上。一般情况下,只有在运送我商会特殊物品时才能使用此舰。”半帝都追不上!杨叶眼角微跳,沉默许久,他道:“白管事,此舰可卖?”“卖?”白湘瑶没有说话,在她身后的那老者笑道:“杨公子,此舰的造价就不下十万紫晶石,而在其上布阵各种阵法,其花费就不知需要多少,要知道,上面的符纹阵法,可都是诸葛家所绘。这么说吧,在这中土神州,能够拥有这帝云舰的势力,不超过十家,即使是那武宗以及体宗都没有。”杨叶:“......”那白湘瑶也道:“此舰,是我父亲的私物,应该说是我白家传家宝之一,所以,卖是断然不会卖的!”杨叶苦笑了笑,道:“明白了。”“不过!”这时,白湘瑶突然又道:“我知道杨公子以及在外的那些白鹿书院学生的处境,此舰目前对杨公子应该有很大用处。虽然我们不会卖,但是我可以暂借杨公子。”“借!”闻言,杨叶看向白湘瑶,道:“可以?”白湘瑶点了点头。在白湘瑶身后的老者看了一眼白湘瑶,欲言又止。杨叶看着白湘瑶许久,然后苦笑道:“你这人情,我与白鹿书院可欠的太大了。”白湘瑶笑了笑,道:“我就不耽搁你时间了,还有许多人等着你去救呢。”杨叶对着白湘瑶抱了抱拳,然后看向身旁的那些白鹿书院学生,道:“上云舰,我们现在就走!”片刻之后,在杨叶等人离去之后,白湘瑶身后的老者忍不住道:“小姐,你这太冒险了。这帝云舰若是有个差错,别说他,就是整个白鹿书院都赔不起啊!”看着远处天际,白湘瑶轻呼了一口气,然后道:“弄坏了,他要是赔不起,就让他肉偿!”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