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1章 没事,我已经杀两个了。 - 无敌剑域

第1121章 没事,我已经杀两个了。

黑影自然就是杨叶!在将所有傀儡全部都炼制好后,他就立即动身前去救人。虽然白鹭书院从上到下,都没有人责怪他,但是,白鹭书院如今面临这种绝境,还死了那么多人,虽然萧别离说即使没有他,法派与莫家也会对白鹿书院动手,但是,他杨叶心中怎能无愧?他杀的人很多,多到他自己都数不过来,但是他从未有过愧疚。那些人,对他来说,都该杀,都该死。但是这些死去的白鹿书院学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却是因为他才死。当然,他明白,如萧别离与萧灵所说,纠结这些一点意义都没有。当他为了云海书院来白鹿书院那一刻起,他就卷入了儒派与法派的恩怨之中,而现在,他与白鹿书院就是一个团体,不管是白鹿书院的麻烦,还是他杨叶的麻烦,都是大家一起的麻烦,因为他们现在是自己人。总的来说,一起面对困难才是最主要的!在要离开白鹭界时,杨叶抬头看了一眼那星空,在那遥远的虚空之上,至少有五名半帝。除此之外,还有那暗中窥视的陆元浩。现在的白鹿书院,处境不容乐观!而他自己,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那陆元浩肯定不会放弃鸿蒙塔的,对方肯定会在关键时刻出来给他致命一击!半晌,杨叶收回目光,身形一闪,离开了白鹭界。莫家与千羽宗围攻白鹿书院一事,在中土神州已经传开。此时中土神州许多势力与人都在关注白鹿书院,他们想要看看,这曾经在中土神州有过辉煌历史的白鹿书院的结局。当然,所有人都明白一点。那就是,即使白鹿书院胜了,那肯定也是惨胜!而白鹿书院胜的几率,几乎没有!白鹭界周围,原本那些与白鹭书院交好的势力,纷纷发声明与白鹿书院撇清关系,生怕被莫家与千羽宗针对。而那些在外面被莫家与千羽宗强者追杀的白鹿书院学生,更是没有人敢出手相助,也没有人敢收留,以至于那些学生如丧家之犬一般被莫家与千羽宗在外面追杀。此时的白鹿书院,不可谓不惨。天都城。在天都城一间房间内的密室里,三十多名白鹿书院学生围在一张桌子前。所有学生都在看着那为首的一名身穿紫衣的女子身上。紫衣女子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身着一袭紧身紫衣,容貌清秀,脸上透着一股坚毅,在她身上,有好几处血痕,包括脸上都有着一道数公分长的伤痕。此时,场中学生都以紫衣女子为首,因为紫衣女子是场中唯一一名高级圣者。“紫南学姐,书院怎么说?”这时,一名青年问。所有人目光顿时紧紧盯着名叫紫南的女子,现在外面无数强者在追杀他们,其中甚至还有半帝的身影,以他们的这点实力,如果没有书院的援救,根本不可能活着回到书院。如果不能回到书院,他们只有死路一条!因为对方根本不接受投降!之前有学生投降,然而依然还是被杀!紫南扫了一眼众人,然后道:“书院已经派人来接应我们了。”“派的谁?什么时候来?”有人连忙问。紫南微微摇头,道:“没说。应该是为了保密!”“其实,根本不会有人来救我们了。”这时,一名断臂男子忽然道:“此时书院情况,大家应该也了解。莫家与千羽宗,还有法派那帮家伙堵在我们书院,而我们书院只有萧院长与那新来的副院长两名半帝,他们自己都自顾不暇了,怎么可能还腾的出手来救我们?”众人沉默,紫南也沉默。断臂男子又道:“如果书院真的有能力来救我们,人应该早就到了。但是,到现在我们都没见到,这意味着,其实,他们已经放弃我们这些在外面的学生了。”就在这时,那首位的紫南突然出现在了那断臂男子面前,与此同时,一柄短刀横在了那断臂男子喉咙上。见到这一幕,场中众人顿时脸色一变。紫南直视断臂男子,道:“秋元,你想动摇人心吗?”断臂男子眼中毫无畏惧,他直视紫南,道:“我没想动摇人心,人心也不需要我来动摇,因为此时,人心已经动摇。紫南,你自己问问自己,你觉得书院真的还有那能力来救我们吗?没有了,说不定他们现在的处境比我们还糟糕!”紫南看着断臂男子许久,她收回了刀,然后扫了一眼四周,道:“你们怪书院吗?”众人沉默。紫南道:“我知道,你们心中肯定有埋怨过的。我也一样,我之前也在怪书院为何不来救我们,为何任由我们被被人追杀。但是,你们仔细想想,如果书院有那个能力,他们会不来救我们吗?院子可能会放弃我们吗?”说到这,紫南声音加重,“书院到现在都没派人出来,如秋元所说,这意味着他们现在的处境可能比我们还糟糕。现在,我们要做的,不是在这怨天尤人,更不是在这埋怨书院的不作为,我们要做的,是如何活下来。现在,我们只能靠我们自己,而如果我们还在这怨天尤人,那我们离死真的不远了!”众人沉默。半晌,那秋元道:“紫南,我没想动摇军心。但是,我必须得说,以我们现在这点实力,根本不可能活着回到书院。外面除了千羽宗与法派还有莫家的高级圣者,甚至可能还有半帝。实力太悬殊了。这点,我们必须要认清楚!”“其实......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回书院呢?”这时,一名嘴角有着一颗大痣的学生突然道。闻言,众人顿时看向了那名带痣学生,那带痣学生看了众人一眼,然后道:“之前秋元学长与紫南学姐也说了,现在书院的处境可能比我们还糟糕,这样的情况下,即使我们能够回去,但是我们回去又能做什么?无非是等死罢了!”“你想说什么?”紫南淡声道。带痣学生看了众人一眼,犹豫片刻,然后道:“现在,我们已经是绝境。即使我们能够逃走,活下来,但是,法派都知道我们的底细,也知道我们的根,所以,他们要找到我们,根本就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然后呢?”紫南问。带痣学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道:“现在,我们要想活命,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投降法派,我们与法派本来就是一脉,我们若投降,他们必定......”嗤!就在这时,紫南突然出现在了那带痣学生的身后,而那带痣学生喉咙则双眼圆睁,瞬息后,一道鲜血自其喉咙处溅射而出。场中所有人脸色剧变!紫南扫了众人一眼,道:“投降?还有谁要投降的吗?”“他只是想活着!”一旁,秋云道。“活着?”紫南冷冷看了他一眼,道:“他可能会害死我们所有人。法派,曾经确实与我们是一脉,但是现在,他们已经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勾结莫家与千羽宗对我们书院出手,这已经不是内斗,这是要覆灭书院!现在投降,那是背叛,是背叛白鹿书院。”“可是,我们就该死吗?”这时,又一名学生站了出来,道:“此事说到底是那杨叶惹出来的祸,他惹的祸,却是要我们来替他承担后果,这公平吗?”“确实,他杨叶为了自己女人,惹了千羽宗与莫家,却是要我们整个白鹿书院来为他承担,别说我,我相信在座的诸位,心里肯定都不爽。”“如果不是他鲁莽,杀了莫家的人,我们白鹿书院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我们这些人又怎么会在这里等死?”“为了书院,即使是死,我也无怨无悔,但是为了他杨叶,我不服,也不愿!”紫南扫了众人一眼,道:“可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他,现在离开白鹭界的,就不是法派,而是我们儒派。现在的法派是个什么处境?他们现在与莫家合作,你们以为他们会与莫家平起平坐吗?不,现在在莫家与所有人看来,法派就是一个丧家之犬。而没有杨叶,成为丧家之犬的是我们儒派!”说到这,紫南顿了顿,又道:“我也怨他,因为不是他的话,我们不会落得如此绝境,更不会死那么多人。但是,我更知道,是他让我们儒派避免成为了丧家之犬,是他让我们白鹿书院没有人敢轻视。也只有他,才可能带着我们我们书院年轻一代崛起。只想着人家的坏,不想着人家的好,做人,能这样?”“谢谢!”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在场中响起。闻言,场中所有人脸色剧变,包括那紫南,众人如临大敌。一名青衫男子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中。杨叶!见到杨叶,众人顿时一愣。“你,你怎么来这里了?”紫南惊愕道。“来接你们!”杨叶道。“就你一个人?”紫南错愕道。杨叶点了点头,然后道:“跟我走吧!”“就这么走?”紫南满脸错愕。“不然你想怎么走?”杨叶反问。紫南嘴角微微一抽,然后道:“只要我们出去,立即会有许多高级圣者强赶来,甚至还有半帝。”“半帝?没事,我已经杀两个了。”杨叶说完,转身朝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