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2章 你们真是大蠢货! - 无敌剑域

第1092章 你们真是大蠢货!

御灵渡厄调!比武台外,观礼台上,韩愈神色也凝重起来。这‘御灵渡厄调’他可是听过的,这是白鹿书院创世人萧无情当年所创的一门帝阶玄技,这可不是一般帝阶,这是一门成长形帝阶玄技。也就是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的威力没有上限!它的威力能够达到什么程度,完全看使用者的能力!可以说,这是一门能够对半步帝者都造成威胁的玄技!白鹿书院等人显然也知道这门玄技,儒派等人脸色皆是无比难看了起来,许多人甚至眼中已经出现了绝望。而法派等人则松了一口气,因为风轻意认真了。而认真的风轻意,杨叶又怎么会是对手?随着萧声响起,场中响起了美妙动人的音调。音调最初平缓,但很快就急促起来,接着,虚空战场内出现了骇人无比的一幕。整个虚空战场的空间竟然开始支离破碎。比武台外,李老拐目光落在萧别离身上,双手缓缓紧握,随时准备出手。虚空战场内。感受着周围那些催命的音调,杨叶眼中闪过一抹戾气,下一刻,他纵身一跃,整个人化作一道长虹暴射而出,而这时,他身上仿佛在被刀割一般,一道道血痕一道接着一道出血在他脸上,身上,不到半息,他全身就宛如一个血人!“破!”在来到那风轻意面前数丈时,杨叶一声怒喝,一拳轰出!拳出,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自杨叶拳头中倾泻而出!轰!一声巨响,整个虚空战场瞬间破碎,与此同时,那比武台也在顷刻间化为了齑粉,不仅如此,两股恐怖的能量自那比武台上猛地扩散开来,所过之处,整个地面包括空间都破碎开来。无数人大骇!这时,一只巨手在场中一闪而过,那两股能量余波顿时被一扫而光,而那破碎的空间也在天道法则的修复下恢复正常。所有人石化。这竟然是一名半圣与一名圣者造出来的!连虚空战场的空间,而且还是两位半帝加持的空间都承受不了这杨叶与风轻意的攻击!风轻意也就罢了,他本就是绝世天才,加上他施展的又是‘御灵渡厄调’这种恐怖的玄技,那威力自然不用说。但是杨叶呢?杨叶施展的又是什么?不管施展的是什么,要知道,他只是半圣!半圣而已!场中,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被能量风暴笼罩的广场中央。杨叶与风轻意之间的战斗,可是关系到两派的未来!谁走谁留?很快,那些能量风暴缓缓消散,接着,杨叶与风轻意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中。“星辰护体术!”场中,有人突然失声道。所有目光都落在了杨叶身上,此时,在杨叶身上,有着一道薄薄的晶蓝色能量护罩,不过,此时这蓝色能量护罩已经布满裂纹,且残缺不全!“他竟然将星辰护体术修炼成功了!”场中,一片惊呼。星辰护体术,这在白鹿书院也算是一门非常出名的玄技,因为它是白鹿书院少有靠星辰之力来修炼的玄技,当然,最重要的是这星辰护体术的变态。即使在有毅力的人,在这星辰之力反噬面前都会爬下。那真的不是人能够承受的!然而杨叶却是修炼成功了!所有人震惊的同时也带着好奇。当然,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去管这什么星辰护体术。众人只关心,这一局,究竟谁输谁赢了。从表面来看,似乎是那风轻意更胜一筹,因为杨叶相对较狼狈一些,在杨叶全身,都布满了血痕,此时的杨叶,看起来颇有些恐怖。而那风轻意却是一如既往的完好无损,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一如既往的从容淡定!沉寂许久,风轻意突然看向自己手中的那根青色玉萧,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那根青色玉萧突然化作无数碎片散落在地。见到这一幕,法派等人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看着那满地的碎片,风轻意眼中有着一丝复杂,道:“跟着我这么久,没想到你今日折在这里。”说完,他抬头看向杨叶,道:“你真是让我惊讶,不仅将星辰护体术修炼成功,竟然还能将自身力量控制到这种程度。可惜,你只是半圣,如果你与我一般是圣者,这一拳,我可能就接不下了!”随着风轻意开口说话,众人再次惊骇的发现,一抹猩红自风轻意嘴角缓缓溢出......法派等人,特别是那李老拐此刻脸色阴沉的可怕!杨叶看了看自己身上那些血痕,片刻,他抬头看向风轻意,道:“你也让我惊讶!”确实,对方的实力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如果不是他在关键时刻施展了星辰护体术,他可能就不是受轻伤这么简单了。之前风轻意施展的那什么‘御灵渡厄调’已经能够破他肉身了。不过让他真正惊讶的是,对方竟然硬生生抗住了他的临界法则。不得不说,对方的实力确实很强。同时,这也让杨叶对这个所谓的武榜有了一个明确的概念。武榜很恐怖!这风轻意不过是排名第二十一,就已经有如此的实力,那排在他前面的那些天才,特别是前十的那些妖孽得是何等的恐怖?“我输了!”就在这时,风轻意平静的声音在场中响起。场中一片哗然!不管是儒派的人还是法派的人,此刻目光都做了风轻意身上。“不,你没输!”这时,一旁的李老拐突然怒吼道:“你怎么会输!他杨叶不过是一个自青州来的蝼蚁,你怎么可能会输给他?战,继续战,杀了他,杀了他啊!”杨叶看向李老拐,眼中杀意闪现,这老头是真的亡他之心不死啊。冷冷看了一眼李老拐,杨叶看向风轻意,道:“其实他说的没错,你并没有输。”风轻意微微摇头,道:“你以半圣实力跟我战了个平手,我已经输了。且之前我有言在先,你若能接住我那一招御灵渡厄调,我就认输,你接住了,所以,我输了。”说着,他转头看向那李老拐,道:“李首席,当年你救我,并且安排我进入儒派,让我有了如今的成就,此情,我从未忘记过。今日,我助你对付儒派,虽然我输了,但我却问心无愧,因为我已尽力。”说着,他转身看向萧别离,道:“萧院长,儒派从未亏待过我,今日我却助法派对付儒派,此事是我风轻意做的不地道。今日之后,我不会在施展在儒派所学的一切。”说完,风轻意目光扫了场中所有人一眼,然后道:“我风轻意今日宣布,我退出白鹿书院,从此刻起,我不在是白鹿书院学生,今后白鹿书院所有的一切纷争与我无关,而我今后一切行为,也与书院无关。”说完,风轻意右脚轻踏地面,整个人化作一道青光冲天而起。“你不能走!”李老拐一声怒吼,右手朝前一探,一只巨爪撕裂空间朝着那风轻意抓了过去。轰!天际突然爆发出一道青光轰在了李老拐那只巨爪上,巨爪剧烈一颤,然后缩了回来,而此时,风轻意已经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蠢货啊!”比武台上,韩愈忍不住骂了起来,“白鹿书院,你们内斗,把自己最杰出的学生都给逼走,你,你们真是大蠢货!”说完,韩愈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场中,不管是儒派还是法派都沉默了起来。半晌,萧别离看向李老拐,道:“原来轻意当年进入书院,并且加入我儒派,全是由你一人操作。李老拐,你这局布的当真是深啊。”说到这,萧别离声音陡然狰狞起来,“如今,你满意了吧?啊?你满意了吧?”李老拐双拳紧握,脸色阴沉的可怕!萧别离双眼微闭,许久,他睁开双眼,扫了一眼场中法派等人一眼,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我儒派这么多年来的容忍,换来的却是你们儒派的得寸进尺。如你们所说,继续这样下去,白鹿书院迟早有一日会灭亡。既然这样,还不如趁现在快刀斩乱麻。所有法派的人,你们走吧!”这一刻,法派等人脸色顿时白了起来。难道真的要离开白鹭界?难道真的要成为丧家之犬?静,场中静的可怕!“你觉得他们会不会离开?”杨叶身旁,虚无神道。杨叶看了一眼那李老拐,然后道:“这老家伙无耻的很,肯定还有什么把戏!”就在这时,李老拐突然抬头看向萧别离,道:“如果我们不走呢?”随着李老拐这句话,场中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犹如一座要爆发的火山般讶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