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0章 睁大你的狗眼看着! - 无敌剑域

第1090章 睁大你的狗眼看着!

除萧院长外......任何人......也就是说,就连苏士河都可以上!狂!非常狂!这是杨叶与虚无神此时的想法。杨叶目光从新落在那风轻意的身上,风轻意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一袭青衫,长发被一根青丝束起吊在脑后,宛如马尾。左手负于身后,右手则拿着一根青色的玉萧,整个人浑身透着淡淡的书生气息。不凡!这是杨叶的感觉,眼前这男子不凡,至少比那楼千霄要高出好几个档次!这时,场中儒派这边已经炸开了锅。“怎么可能......风学长怎么可能帮儒派,怎么可能,一定是法派逼他的,一定是这样的!法派,你们无耻!”“阴谋,这一切都是法派的阴谋,风学长一定是被他们要挟了。风学长,你说是不是,你是不是被法派这帮卑鄙无耻的人给要挟了?你说啊!”“风学长,萧院长在这里,不管你有什么苦衷,你说出来,萧院长一定会给你解决的!”“......”“为什么?”萧别离死死看着风轻意,又道:“为什么?”风轻意睁开双眼,直视萧别离,道:“一个人做事,必然有他的理由与原因,我自然也有,只是这个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轻意,我儒派可有曾亏待过你?有曾对不起过你?”苏士河沉声道。风轻意微微摇头,“没有儒派集整派资源培养我,难有我如今成就!”“那你为何要这么做?”苏士河怒吼道:“你可知,我们儒派一旦离开白鹭界,下场将会如何?我们一旦离开白鹭界,连栖身之地都没,从此之后,我儒派将成为丧家之犬,你,你可知道?”风轻意点了点头,道:“知道!”“那你为何还要这么做?”苏士河指着远处儒派的那些学生,几乎是用吼的,“他们敬你如神,我与萧院长更是将你当做下任院长来培养,你为何要这么对待我们?”“良禽择木而栖!”这时,李老拐突然笑道:“轻易认为跟着你儒派没有前途,因此转而跟着我法派,这难道有错吗?萧院长,这些年来,你们儒派行事优柔寡断,不仅让我等看不起,就连中土神州的其它势力也看不起。白鹿书院在你们手中,迟早要被你们毁去。轻易跟着我法派,这是明智之举,因为只有我法派才能够让白鹿书院重现当年辉煌!”“放你狗屁!”苏士河怒喝道:“李老拐,轻意定是被你法派威胁了。不然,以他的性格,他根本不会做出出卖书院的事情。”李老拐冷笑了一声,道:“你可以问问他,看我法派有没有威胁他!”苏士河冷冷看了一眼李老拐,然后看向风轻意,道:“轻意,你说,是不是法派的人威胁你了?你放心,我与萧院长会为你做主。就算我与萧院长实力不够,我儒派上面还有老祖,不管你有任何的苦衷,我们乃至整个儒派都会给你做主!”风轻意沉默片刻,然后微微摇头,道:“没有人威胁我!”苏士河顿时气结,正要说话,萧别离却是阻止了他。萧别离看向李老拐,道:“不得不说,你法派这次棋高一招。看来,你们为了这次的事情,谋划了很久。今天,你们与云海书院大比是假,向我儒派发难才是真啊!”“我觉得,废话还是就不要说了。”李老拐道:“我法派出战的人已经出来了,下面,该你儒派出战的人了!”萧别离双手缓缓紧握了起来,整个儒派陷入了一片死寂。风轻意是儒派年轻一代最强者,也是整个白鹿书院年轻一代最强者。曾经的他,以一人之力压的整个法派年轻一代的人缓不了气。同时,他又是武榜排行二十三的强者。可以说,整个白鹿书院,除了两位半步帝者之外,没有任何人有把握战胜他!就连苏士河也没有一点把握!至于那些年轻一代的,连做他对手的资格都没!谁上?儒派一片死寂!这时,苏士河朝前走了两步,正欲说话,那一旁的李老拐突然讥讽道:“怎么,苏士河,你这老脸真的不要了?我可记得,刚才谁还说我不要脸来着。”苏士河无视李老拐,直视那风轻意,道:“一年前,你就已经能够与我交手,那时,我就知道,在过不久,恐怕我也奈何不得你。现在,我很想看看,你究竟成长到了何种地步。”“苏士河,看来你是真的不要脸了!”李老拐冷笑道:“堂堂儒派首席,竟然要与一名年轻小辈单挑,脸呢?苏士河,你的脸呢?”李老拐声音之中,充满着报复的快意。之前他要杀杨叶时,可没少被苏士河讥讽奚落,现在,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讥讽苏士河的机会。苏士河双手紧握,脸色难看。“苏首席,我来!”这时,方云突然走到了苏士河的身旁,道:“我儒派就算输,也要输的体面,也要输的有骨气!”“对,我儒派就算输也要输的有骨气,苏首席,以你的身份,怎么能与一个小辈单挑?让我来!”“让我来......我不敢保证会赢,但我敢保证一定不会丢我们儒派的脸!”“以前一直就想向风学长讨教讨教,今天这个机会就让给我吧......”场中,无数儒派学生自告奋勇,要与风轻意单挑。“住嘴!”就在这时,苏士河突然怒喝道:“这一战,关系的不仅是我们儒派的荣辱,更关系到我们儒派的未来,还有我们白鹿书院的未来。我们能输吗?不!我们不能输,更输不起。”“所以你就不要脸了?”李老拐冷笑道:“苏士河,你可要明白。如果你输了,那丢的可不是你个人的脸,还有你整个儒派的脸。到那时,离开白鹭界的你们,将真正成为丧家之犬,也会成为整个中土神州的笑柄。”苏士河正欲说话,这时,萧离别却是突然摇了摇头,道:“士河,大家说的没错。我们儒派,就算输,也要输的有骨气。你是长辈,不管风轻意他实力如何,你与他交手,都是在以大欺小。而且,说好的是晚辈件的战斗,你又怎能出手呢?”“还是萧院长明理!”李老拐笑道:“老实说,以轻意的实力,在这白鹿书院之中,除了你我之外,年轻一代之中,还有一个人能够与他做对手。”“你这么说,我倒是很好奇了!”萧别离道。李老拐嘿嘿一笑,然后伸手一指远处的杨叶,道:“你们难道忘记他了吗?他之前可是一剑斩杀了徐梵啊!徐梵是谁?那可是我法派首席,实力不弱苏士河啊。你们让他来比试,说不定他真的能够胜呢!”说到最后,李老拐眼中已经满是狞色。听到李老拐的话,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杨叶。杨叶却是脸色一沉,因为这李老拐明显是想借刀杀人。现在他与法派之间的比试已经结束,法派要单独杀他,就得面对整个儒派,这肯定不容易。但是如果他又出来比试,那他们就可以借这叫风轻意的男子杀了他!杨叶看向那李老拐,而对方此时也在看着他,在对方眼中,杀意丝毫不加掩饰!这老狗亡我之心不死啊!杨叶脸色也是阴沉了起来。儒派等人看到杨叶,他们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之前杨叶一剑斩杀那徐梵的场景他们可没忘记。那徐梵的实力与苏士河差不多,也就是说,这杨叶的实力已经超越了苏士河。让他与风轻意交手,说不定有机会......“不行!”这时,萧别离突然沉声道:“杨叶不会与风轻意比试!”儒派已经没了风轻意,不能在没有杨叶,可以说,杨叶就是未来儒派的顶梁柱。这李老拐不仅想杀杨叶报仇,更向断了儒派的未来!李老拐冷笑了一声,他没有管萧别离,而是看向杨叶,道:“杨叶,你云海书院日后能不能平安无事,主要看儒派。而如果这次儒派输了,那儒派可就要成为丧家之犬了。那时,儒派自己都保不住了,还有能力保护云海书院?比还是不比,你可要清楚了!”威胁!拿云海书院威胁!萧别离正欲说话,这时,杨叶突然站了起来,道:“萧院长,看来,这场比试我不参加还不行了!”“杨叶,你放心,只要我儒派还在的一天,就不会让人对云海书院出手!”萧别离沉声道。“那时,你们自身都难保!”李老拐冷声道。杨叶看向那李老拐,笑道:“你说这么多,无非就是希望我与他比试,然后让他现在就杀了我,对吗?”“是又如何?”李老拐冷声道。杨叶脸上突然涌现一抹戾气,他指着那风轻意,狞声道:“睁大你的狗眼看着,看看他能不能杀我!”说完,他大手一指,指着远处的风轻意,道:“来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