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9章 武榜二十一,风轻意! - 无敌剑域

第1089章 武榜二十一,风轻意!

分家!听到李老拐的话,场中一片哗然!白鹿书院之所以还是钻石阶势力,是因为法派与儒派虽然内讧,但是如果遇到外敌时,两派还是会联手。也正因为如此,因此,白鹿书院还是白鹿书院,它还是钻石阶势力。不管是法派还是儒派,也都明白这个道理,因此,虽然两派经常闹别扭,但都不会弄的无法收拾。大局为重!一千多年以来,就算出现在大的矛盾,但是在以这个基础的前提下,白鹿书院都不至于闹的分裂。但是现在,法派竟然要提出分家!分家,也就意外着,曾经的中土神州第一院,将成为历史。“白鹿书院......世间在无白鹿书院了......”观礼台上,韩愈微微摇头。一旦分家,白鹿书院就不会在是以前的白鹿书院,甚至弄不好,还会跌到白金阶势力。一旁,杨叶扫了一眼四周,他走到一旁,盘坐在地,开始疗伤。这是白鹿书院的事情,他没资格插手,也不想插手。远处,苏士河看着李老拐许久,最后微微摇头,道:“其实,我儒派早就已经猜到这一天会到来,只是没想到你们在今天就提出来了。你既然敢提出分家,想来你法派那些老祖已经答应,或许默认了这件事。所以,这事,已成定局!”说到这,苏士河眼中闪过一抹复杂,道:“我儒派无能,终究没能阻止书院分裂,愧对萧院长啊!”“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就在这时,一名白袍老者突然出现在了场中。白袍老者脸上布满皱纹,苍老的可怕,且带着病态的苍白,仿佛得了什么怪病一般。“萧师!”见到白袍老者,苏士河连忙迎了过去,道:“您怎么出来了?”“都要分家了,我还能继续龟缩起来吗?”白袍老者摆了摆手,然后目光看向一旁盘坐在地上的杨叶,道:“你就是杨叶?”杨叶点了点头,“前辈是?”“老夫萧别离,白鹿书院名义上的院长!”白袍老者微微一笑,道:“你很不错。”说着,萧别离转身看向李老拐,道:“既然要分家,那就说说这个家要如何分吧。”“你们儒派,离开白鹭界!”李老拐淡声道。“笑话!凭什么!”萧别离还未说话,那苏士河怒道:“凭什么不是你们法派离开白鹭界?这些年来,我儒派对你法派处处忍让,那是为了大局,你别以为是我儒派怕了你法派。”“就是,凭什么我儒派离开白鹭界?凭什么?他们法派的人,老子早就看不爽了,大不了就战上一战!”“这法派当真是用心狠毒啊,竟然想将我儒派赶出白鹭界,没了白鹭界作为根基,我儒派岂不是连一个白金阶势力都不如?”“弟子请命与法派决一死战!”“弟子请命......”场中,无数儒派弟子声音响起。白鹭界是他们的家,这法派要将他们赶出去,他们如何能答应?萧别离淡淡看了一眼李老拐,道:“你也看到了。”李老拐轻笑了笑,道:“你儒派不想离开白鹭界,而我法派也不想离开白鹭界。如果我们双方交战,那最后就算胜了,也是惨胜,而且白鹭界恐怕也会支离破碎。所以,我有个提议,那就是我们双方比试比试?谁赢了,谁留在白鹭界,谁输了,谁离开白鹭界!如何?”萧别离看着李拐老许久,然后道:“非要走到这个地步?”李老拐道:“萧院长,你说,我们不走到这一步,还能走哪一步?继续这样下去,对你儒派与我法派都没有好处,因为大家在一起,迟早有一天会发生无法调节的矛盾,那时,可能儒派与法派都将不复存在。和平分家,对你儒派与我法派都好!”萧别离沉默许久,然后低声一叹,道:“也罢,强行在一起,总有一日会如同火山爆发。你说的比试,是我们这些老家伙比比,还是这些小的?”“书院是未来这些小家伙的,所以,自然是由他们自己来决定他们自己的未来!”李老拐淡声道。萧别离轻笑了笑,道:“比试,自然没问题的。只是,你法派的作风,我儒派实在不敢恭维。我可不想待会与你们扯皮,你觉得呢?”李老拐冷笑了一声,道:“你怕我法派耍赖,我法派一样怕你儒派耍赖。既然我们双方都不信任双方,那这样可好?你儒派所有人与我法派所有人全体以灵魂起誓,谁若耍赖,日后必将神魂俱灭,如何?”灵魂起誓!听到李老拐的话,场中所有人脸色皆是一变,特别是儒派等人。灵魂起誓,是属于一种非常有约束力的誓言。违背了誓言,日后会不会神魂俱灭不一定,但是却绝对会滋生心魔。平时还好,而一旦在冲击圣者之时有心魔,特别是违背了以灵魂起誓的誓言而滋生的心魔,那绝对是十死无生!而已经成了圣的那些强者要比那些还没成圣的人更加畏惧这灵魂誓言,因为他们非常清楚心魔的可怕,它会如同梦魇一样,无时不刻的缠着你。所以,几乎没有人会轻易去以灵魂来发誓!苏士河走到萧别离身旁,玄气传音,“萧师,这事有些诡异,需谨慎!”萧别离微微点头,然后看向李老拐,道:“看来,你法派是信心十足!”“一局定胜负!赢者,留在白鹭界,输者,离开白鹭界,并且不得在用白鹿书院的名号!”李老拐淡声道:“萧院长,比还是不比,给句话吧。”“比!跟他们比!我们有风学长,还怕他们做什么!”“就是,风学长一人,就足以挑他们法派全部,萧院长,跟他们比,是时候教训教训他们法派这些狂妄的家伙了!”“......”“这风学长是谁?”一旁,杨叶问那不知何时来到他身旁的方云。闻言,方云眼中闪过一抹狂热与崇拜,“我白鹿书院年轻一代最强者,同时,他更是在武榜上排名二十一,这还是一年前的战绩,现在的他,也许能够进二十了。在他面前,法派年轻一代的都是渣渣!”二十一......杨叶双眼微眯,他不知道武榜上的那些人究竟有多妖孽,不过之前那君花珞的实力倒是非常不错,如果安南靖不是放出了绝招,恐怕都奈何不得对方。而那君花珞才排三十九,可以想象,这排名二十一的是何等的恐怖!只是让杨叶不解的是,这法派既然知道儒派这边有这么强的存在,那为何还要提出这种比试?这李老拐虽然无耻了一些,但并不傻啊!有阴谋!杨叶看了一眼李老拐与法派等人,这法派绝对有阴谋。萧别离与苏士河眉头一皱了起来,他们两个并不傻,法派突然发难,又明知儒派有超级妖孽的情况下还提出这种比试,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对方肯定有阴谋!“比还是不比?”李老拐又道:“如果你们不比,那我们两派就只有真正战上一场了!”全面开战!萧别离脸色一沉,许久,他道:“既然你法派要比,那就比吧。一局定胜负!”李老拐嘴角泛起一抹笑容,道:“既然这样,那大家现在就开始起誓吧。我先来,我以灵魂起誓,倘若待会比赛结束,我不遵守比赛结果,我李老拐日后必将神魂俱灭,永世不得轮回。”发完誓,李老拐看向萧别离等人,道:“该你们了!”萧别离与苏士河沉吟片刻,然后也开始发誓。就这样,场中所有法派与儒派的人都开始以灵魂起誓。“喂,这白鹿书院内斗开始了。我们现在怎么办?”杨叶身旁,虚无神沉声道。杨叶沉吟片刻,然后道:“先看看吧。现在我们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离开的,现在离开,正好给那老狗借口出手对付我们。”虚无神点了点头,道:“我也想看看这法派究竟在搞什么鬼!”一刻钟后,所有人都起誓完毕。“现在开始?”李拐老道。“我儒派要派的人,你应该已经清楚了。而你如此的自信,想来对自己要派出的人非常有信心,来,让我看看,你法派又出了什么天才!”萧别离道。“哈哈......听到了吗?既然萧院长想见你,那还不出来?”李拐老大笑声在场中响起。李拐老声音落下,一道青芒自天际袭来,很快,一名手持青色玉萧的青衫男子出现在了场中。“风轻意!”见到这名男子,儒派所有人都愣住。下一刻,儒派所有人脸色都极其难看了起来!青衫男子双眼微闭,道:“儒派,除萧院长以外,任何人都可来,不限人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