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8章 白鹿书院分裂! - 无敌剑域

第1088章 白鹿书院分裂!

见到这一幕,苏士河等人脸色大变,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这李老拐竟然也可以不要脸到这种地步!这李老拐可是半步帝者啊!苏士河身形一动,朝着比武台冲去,不过有一个人比他更快,那就是安南靖。在李老拐出现在虚空战场时,安南靖就已经动了。虚空战场内,一剑斩杀徐梵之后,杨叶正准备离开,而这时,他脸色陡然一变,他没想到有人会来偷袭他,猝不及防下,他只能转身拔剑一斩。嗤!一道血色剑气****而出,但是很快,这道血色剑气就被那李老拐一拳轰碎,接着,他然后再次一拳轰出,这一拳快到极致,杨叶根本无法躲闪,直接被这一拳轰中。砰!一口精血自杨叶口中喷出,接着,杨叶整个人倒飞出去。李老拐就要再次动手,而这时,一柄长枪带着一道金色枪芒破空而至。李老拐嘴角泛起一抹不屑,右手一拍,枪芒顿时消散,那长枪也倒飞而回。李老拐身形一动,朝着那还在空中倒飞的杨叶暴射而去,就在这时,昊天突然出现在了李老拐的面前。昊天嘿嘿一笑,道:“李老拐,老夫也正好手痒,想找人切磋切磋,来吧。”语落,他根本不给李老拐说话的机会,直接就是一拳轰出。轰!拳出,整个虚空战场瞬间崩溃。片刻之后,杨叶与安南靖出现在了那已经化为齑粉的比武台处,此时,杨叶已经收回葬天,但是在他胸前,却是有着一道异常显眼的掌印,这道掌印直接将杨叶的胸前跟震的凹了进去,此时杨叶的胸膛已经严重变形,不仅如此,在他上半身还出现了许许多多犹如蜘蛛网的裂纹。在杨叶与安南靖面前,是那昊天,而在昊天对面,是那李老拐,此时,李老拐脸色阴沉无比,还带着一丝苍白,他那负在身后的右手此时在颤抖。“昊天,你当真要插手我法派的事情?”李老拐沉声道。“插手你法派的事情?”昊天微微一怔,然后摇了摇头,道:“李老拐,我可没兴趣管你法派的屁事。我啊,就是手痒了,想找人切磋切磋,仅此而已。”说到这,他顿了顿,又道:“不过,我得说一句公道话。李老拐,说好的公平交手,你居然插手,而且还以半帝的身份去欺负一个半圣,老实说,这要是传出去,以后你李老拐可就出名了。不仅你出名,你法派还有你法派的那些老祖宗恐怕都要出名了。”李老拐看着昊天许久,最后道:“此次邀请武宗的,是我法派,现在,我法派不欢迎武宗的人,昊天前辈可以离去了。”“要赶人了!”昊天嘿嘿一笑,道:“你不说我都要走了。在这里看某些人厚颜无耻的以大欺小,实在是没什么意思。”说着,他无视那脸色难看的李老拐,转身看向安南靖,道:“乖徒弟,人家不欢迎我们,我们得走了。”安南靖看着杨叶胸口的那掌印许久,最后,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身看向那李老拐,道:“终有一日,我必亲手割下你的脑袋!”李老拐脸色微变,如果是一般人说这话,他会当对方在放屁,但是由武神之体的主人说出来,他就不得不凝重了。在他眼中,有杀意。这时,昊天哈哈一笑,道:“我这徒弟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李老拐你听听就好,千万别当真哈。如果你非要当真,那老夫也只能当真了。”李老拐深深地看了一眼安南靖,然后道:“几位请吧!”昊天看向安南靖,安南靖则看向杨叶,道:“我会努力变强的!”说完,她走到了昊天的身旁。昊天看了一眼杨叶,道:“脾气不错,希望下次见到你时,你没有被我徒弟甩远!”声音落下,昊天右手一挥,与武元还有安南靖顿时消失在原地。数十万里之外,武元传音给昊天,道:“师叔祖,既然你也认可他,那为何不把他一起带回武宗?这家伙也绝对是个天才啊!”“你是猪吗?”昊天传音骂道:“你当白鹿书院真的那么任我们欺负啊?带走这个丫头,我们已经得罪法派,那儒派也有些不爽,但是他们都不想与老夫死磕,特别是儒派,这丫头是武神之体,他们知道,最适合她的是武宗,更知道,如果不让我带走,我们必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他们选择让一步,让我欠他们一个人情。但是,如果我贪心,连那小子也要带走,你说,他们允许吗?”武元:“......”昊天又道:“真把他们惹急了,我们一个都得不到。现在的白鹿书院虽然因为内部分裂而不如当年,但是在当年鼎盛时期,就算是幽冥殿邪派等变态的势力也要给他们面子的。他们的底蕴,始终在,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还没被人吞并了!”武元苦笑了笑,对着昊天微微一礼,道:“师侄受教了!”“其实,那小子确实不错......可惜了。”“......”白鹿书院,杨叶吞下一颗紫晶石后,然后缓缓站起来,这时,那李老拐目光落在了他身上。杨叶也看向对方,他嘴角泛起一抹讥讽,道:“怎么,你不会告诉我还有第四场吧?如果真还有,那我真的对你说一个‘服’字。”苏士河挡在了杨叶面前,与此同时,旁边的儒派强者也来到了杨叶的面前,此时的杨叶可谓是需要重点保护的。因为这李老拐已经完全不要脸了!杨叶右手也是缓缓紧握了起来,这老家伙的厚颜无耻已经超出他想象,对于对方,他需要保持高度警惕。李老拐看着杨叶片刻,然后道:“不得不说,你确实不错。可惜,可惜老夫与徐梵三番两次想弄死你都没能。”杨叶轻笑了笑,没有说话,这个时候,说啥都没意义。不过他知道,法派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这时,一旁观礼台上的韩愈突然起身,道:“诸位,现在比试也已经结束,老夫在待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了。这就告辞了!”与武宗一样,他也没兴趣去管这儒派与法派的那些屁事。一旁的林月音也起身,道:“李前辈,晚辈等人也告辞了!”“慢着!”就在韩愈与千羽宗等人要走时,李老拐突然道:“诸位,还请稍等片刻。”韩愈转身看向李老拐,眼中带着一丝疑惑。李老拐道:“这次我法派之所以请诸位来,是想请诸位见证一件事,所以,还请诸位稍等片刻。”韩愈沉吟片刻,然后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在多待片刻吧!”说着,他重新回到了座位。他也想看看这法派究竟要搞什么鬼。见到韩愈留下,一旁的林月音犹豫了一下然后也留了下来。李老拐对着韩愈等人微微点头,然后转身看向苏士河道:“自从我白鹿书院出现了儒派与法派之后,我们白鹿书院在中土神州的地位就一落千丈。为何?因为我们白鹿书院内部不团结!这一点,你儒派明白,我法派更明白!”苏士河脸色一沉,道:“你想说什么。”李老拐道:“我想说,我们两派继续在这样斗下去,白鹿书院迟早要被我们斗跨,那时,白鹿书院恐怕在无法在中土神州立足,而等待我们法派与你们儒派的,也只有灭亡。”“这些年来,我儒派一直在忍让,是你法派越来越得寸进尺!”苏士河沉声道。李老拐摆了摆手,道:“谁对谁错,一点意义都没。我只想说,如果我们两派继续在这样斗下去,就只有两败俱伤。”“你究竟想说什么!”苏士河眉头紧皱了起来。李老拐深吸了一口气,他目光扫了场中众人一眼,道:“既然道不同,那为何还要在一起组成一个畸形的所谓‘白鹿书院’?我法派内部已经一致决定,决定与你们法派分家,以后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们走我们的独木桥!”李老拐声音落下,这时,远处数十道光柱冲天而起,接着数十人出现在了李老拐的身后。全部是高级圣者!“分家!”李老拐直视苏士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