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3章 武榜三十九! - 无敌剑域

第1083章 武榜三十九!

随着血柱冲天而起,一道血色剑气带着无尽的戾气与杀意,还有虚无境剑意在场中一闪而过。无数人都还未回过神来,那罗森的手掌就直接被斩成了虚无,接着,血芒自那比武台后的罗森身体一穿而过。罗森双眼顿时圆睁,身体僵硬住。而那道血芒却是还未消失,朝着那后发的楼院****而去,不过就要轰在那楼院时,一只巨手撕裂空间,然后轰在了那血色剑气上。轰!血色剑气轰然消散,那巨手轻轻一拂,那道血色剑气爆炸后所产生的冲击波顿时消失,很快,巨手消失,一切恢复平静。接着,一名白发老者出现在了场中。老者看了一眼远处那罗森,罗森此时也看向白发老者,在他眼中,满是乞求之色。但是,白发老者却是微微摇了摇头。轰!罗森整个身体彻底炸裂开来,无数玄气自其体内如同泄洪一般涌出!圣者陨!一名高级圣者就这么陨落了!所有人神色都凝重了起来!包括儒派的云星子以及那武元与韩愈。杨叶刚才的这一剑,太恐怖!猝不及防下,别说那罗森,就算是他们都可能陨落!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场中那犹如血人的杨叶身上。此时,杨叶体内散发着滔天的戾气与杀意,那恐怖的杀意让得场中众人不寒而栗,特别是那些实力较低的人,更是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在杨叶左手上,是一柄血剑,此刻,这柄血剑正在疯狂吸收之前斩杀的罗森的鲜血。对于葬天来说,越强的人的血越美味!杨叶双眼微闭,整个身体不断颤抖着,在他身旁,是安南靖。安南靖目光落在了那刚出现的白发老者身上,手中裂天高速旋转着,神色戒备。白发老者看了一眼安南靖,然后朝杨叶走去!见到这一幕,一旁儒派的云星子双眼微眯,然后右手微微一旋,一张符箓自其手中爆裂开来。很快,白发老者来到杨叶面前十丈处。嗤!安南靖手中长枪猛地惯射而出,瞬间至那白发老者的面前。白发老者面色不该,屈指一点点在安南靖手中裂天之上,裂天顿时剧烈一颤,然后弹射而回,而白发老者那手指也是微微一颤,其上,出现了些许微不可查的裂丝。白发老者眼中闪过一抹诧异,抬头看向安南靖,道:“武器不错,人更不错,你是云海书院学生?”安南靖紧握着裂天,此刻,她的手在颤抖,不是因为畏惧,而是之前她接住裂天时,裂天之中蕴含的强大力量所致!“虽然不错,但还是太弱!”白发老者声音落下,右手朝前一探,一股强大的威压喷涌而出,瞬间笼罩住安南靖。轰!就在这时,安南靖体内突然涌出一股恐怖的意境抵抗着白发老者的威压。“拳意?不错,但还是不够!”白发老者微微摇头!而就在这时......轰!又一股意境自安南靖体内涌出,两股意境顿时融合成一股抵抗着白发老者的威压。“战意?”白发老者眼中带着一丝诧异。白发老者声音刚落下!轰轰轰.....又是数道意境自安南靖体内涌出,这些意境瞬间融合一起,组成了一股新的意境,这时,白发老者的威压对安南靖已经没有丝毫的效果!而这一刻,场中所有人都惊呆,那武元更是直接站了起来,眼中满是不可思议。“战意,拳意,枪意......”白发老者眼中也带着震惊,“你竟然拥有六章意境,且都是虚无境,更难得的是你竟然将它们都融合一起,成为一种新的意境,好,很好,没想到青州地界竟然出现你这等天才。我本有怜才之意,但看你神情,想来你也不会降我法派了。既然这样,那就都去死吧!”白发老者正欲出手,这时,一旁的杨叶双眼陡然睁开,其中,两道血柱****而出,瞬间至白发老者的面前。白发老者面无表情,右手轻轻一挥,那两道血柱顿时消散,“凶剑,嗜血,留你就是一个祸害,死来!”说着就要动手,而这时,一名紫袍老者突然出现在了场中。紫袍老者没有管白发老者,而是来到了杨叶面前,一旁安南靖就要动手,紫袍老者看着安南靖微微一笑,道:“我对他没有恶意!”说着屈指一点点在杨叶眉心,一股蓝色的玄气自其指尖没入杨叶眉心。轰!突然,杨叶眉心涌出一股血芒,那紫袍老者的手指顿时被弹开,紫袍老者也被震的朝后连退数步。“好强的凶剑,连我都镇不住!”紫袍老者眼中闪过一抹诧异。而这时,杨叶却是突然闭上了眼睛,半晌,他身体开始恢复正常,很快,杨叶完全恢复正常。睁开双眼,杨叶深呼了一口气,心中一阵后怕。之前,他差点就压不住葬天的杀意与戾气了。如果不是他虚无境剑意大大提升了,他根本不敢祭出葬天!之前,他就是利用虚无境剑意压制杀意,这才让他没有被杀意侵蚀!如果是以前,虚无境剑意根本压不住杀意。但是他此时的虚无境剑意已经不是当初的虚无境剑意,在经过他无数次的浓缩后,他不仅学会了临界剑意,还让得虚无境剑意得到蜕变,因此,此时的虚无境剑意已经不弱虚无境杀意!杨叶收回思绪,看向眼前的紫袍老者,心中微微一松。他突然祭出葬天,除了是因为确实想杀那罗森之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向儒派证明他的价值。儒派从开始到罗森以大欺小都没有出手,在他看来,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彻底放弃了云海书院,二是想看他的价值,值不值得儒派与法派拼。他不敢保证是后者,但是他必须要拼一次,因为那罗森已经摆明了不要脸了。现在见到这紫袍老者,他知道,是后者!“这么多年了,商云席倒是带出了两个不错的人。”紫袍老者看着杨叶,微微点头,道:“商云席是我的学生之一,他曾经很不错,可惜就是性子太刚了一些,跟你一样。”杨叶没有说话,也没有话说。“苏士河,你要保这两人?”就在这时,远处的白发老者突然道。名叫苏士河的紫袍老者转身看向白袍老者,道:“徐梵,法派这次过了!”“过了?”名叫徐梵的白发老者轻笑了笑,道:“此人杀我法派无数学生,刚才又杀我法派首席长老,你难道没看见吗?”“他为什么杀你法派学生,你应该很明白。”苏士河淡声道。“我不明白!”徐梵道:“我只知道,杀人者偿命!”“你我很多年没有交手了,要过两招吗?”苏士河道。徐梵双眼微眯,正欲说话,这时,杨叶突然道:“我能说两句吗?”“说说看!”苏士河道。杨叶扫了四周一眼,然后道:“在场有白鹿书院的,也有中土神州其它的势力。之前发生的一切,想必诸位都已经看在眼中,心中也明白。当然,我不是想让诸位来说谁对谁错,因为,谁的拳头大,谁就是对的。法派现在拳头比我们大,所以,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说到这,杨叶看向徐梵,道:“我云海书院不过是一个小势力,经不起法派的折腾,也得罪不起你们。法派的诸位,这次的比试,我云海书院认输行不行?因为我怕在比下去,会有帝者强者出来!”听到杨叶的话,场中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法派等人。武元看着法派等人,撇了撇嘴,嘴角带着一丝不屑。法派这次,完全就是在以大欺小,以势压人,这种行为,不该是一个钻石阶实力该做的。如果说那罗森出手的几次,直接灭杀了杨叶,那也就算了,如此一来,什么事也都没有了。但可笑的是以大欺小没有欺负到别人,自己反而还被杀,这丢人啊!最可笑的是,现在又出来一个老怪物级别的出来要以大欺小......法派许多学生此刻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这事要传出去,法派的脸可就真的丢大了。这时,杨叶又道:“真的,法派的诸位,还请你们高抬贵手放我云海书院一马,我杨叶虽然自信,但还没自信到单挑帝者的程度。真的,我们认输,我们比不起了!”法派等人脸色更加难看了,杨叶这话就是在打耳光啊!徐梵看着杨叶半晌,然后点了点头,道:“你要公平一战,我给你公平一战!”说着,他转身双手一拉,他面前的空间直接被拉开,接着,右手朝前一抓,很快,一名男子自其中抓了出来。“君花珞!”见到这名男子,苏士河脸色一变,不仅苏士河,就连远处的武元与韩愈也是脸色一变!君花珞!武榜第三十九的强者!“徐师?”男子不解的看向韩愈。“这三人解决掉!”徐梵淡声道。君花珞微微一怔,然后转身看向杨叶三人,打量了杨叶三人一眼,然后道:“别浪费时间了,一起上吧!”一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