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0章 老夫毙了你! - 无敌剑域

第1080章 老夫毙了你!

白鹿书院。白鹿书院位于一座高耸入云的山顶之上,自山脚朝上看去,在那云气缭绕中,隐约可见楼阁;而在那山顶边缘处,无数条如同水龙的水柱倾泻而下,宛如银河落九天,极为壮观。而在那山的正中央,则有一条近乎笔直的阶梯,自山顶到山脚,数万丈!“这梯名青云梯!”山脚下,安南靖身旁的方云道:“这是最后一道关卡,也是我们书院对白鹭界居民最后一道测试。登上此梯,从此平步青云。恩,不能借助外物,更不能动用玄气,当然,你也无法动用玄气,因为这上面有阵法,会压制人的玄气。这关,考的是毅力。武道之路无尽头,如果没有毅力,如何能成为一名强者?”“比我们无极魔宗的考核变态多了!”一旁,虚无神神色凝重道。这石阶长就不说了,还几乎笔直,这让一个人不动用玄气爬上去,怎么能不变态?最重要的是还无法动用玄气,也就是说,要是爬到一半摔下来,那就是必死无疑了。“对你们两个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题吧?”方云道。虚无神抿了抿嘴,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道:“应,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方云点了点头,道:“你都觉得没问题,那安姑娘肯定更没问题了!”虚无神满脸黑线,瞪了一眼方云,道:“老方,你这么说话,你以后会没朋友的!”“玩笑之言!”方云笑了笑,然后认真道:“这梯,我白鹿书院曾经有一人,只用不到百息就上去了。百息,是我们书院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百息!”虚无神双眼圆睁,道:“你,你不是在开玩笑?”一旁的安南靖也看向方云,眼中带着一丝震惊。百息?那是什么概念!这意味着对方完全当这石梯是平地啊!方云看了虚无神一眼,道:“你觉得我有必要与你开玩笑?”虚无神神色凝重起来,道:“那人是儒派的还是法派的?”“儒派!”方云道。虚无神顿时松了一口气,而这时,方云又道:“第二名是一百零九息,而他,是法派!值得一说的是,这第二名现在就是法派年轻一代之中第一强者。说不定,待会你们就能够见到他,当然,前提是你们足够强,才有资格见到他,不然,他根本不会鸟你们!”虚无神表情僵住,正欲说话,这时安南靖却是朝着那石梯走了过去。见到安南靖走过去,方云神色凝重了起来。当安南靖踏上第一节石阶时,那整个石阶顿时如同活了一般,微微一颤,接着,天际出现了一个‘一’字。“开始了!”方云双手缓缓紧握了起来。......山顶之上,一座楼阁前,是一座长宽近数万丈之大的巨大广场。在广场的正中央有着一座巨大的比武台,比武台长宽近千丈。在比武台后方的一座石台上分别有着两批身着不同的人,左边的清一色月白色长袍,而右边的则清一色的灰袍。而在比武台的右边的石台之上,则是云海书院法派邀请来观礼的人。当见到天际出现一个‘一’字时,场中突然有人道:“有人登梯了!”所有人的目光顿时看向了那阶梯处。观礼台上,一名身穿黑袍的老者突然看向他旁边身穿麻袍的老者,道:“没想到你们武宗竟然也来了,真是没想到!”“我也没想到你们魔宗也来了!”麻袍老者道。黑袍老者看了一眼远处白鹿书院儒派与法派等人,然后道:“这次什么比试是假,要内乱才是真啊。呵,当年萧无情在时的白鹿书院是何等的风光,那时的白鹿书院,别说是你武宗与我魔宗,就算是幽冥殿与邪派这两个怪胎也得给他们白鹿书院面子,但是现在,啧啧......”“有兴盛,就有没落!”麻袍老者道。黑袍老者嘿嘿一笑,道:“不管他们了,反正对我们来说,他们怎么样我们都没损失,甚至还会有好处。”麻袍老者点了点头。“对了,这云海书院那个什么商云席听说死了。这次来的是那个叫杨叶的?”黑袍老者忽然道。麻袍老者微微点头,道:“来时,我遇到过他,这次,他们只来了三人。”“来送死的吗?”黑袍老者摇了摇头,道:“纯粹是浪费时间,干脆让这儒派与法派直接摊牌算了。”“这三个小家伙没你想的那么弱!”麻袍老者道。“哦?”黑袍老者眼中有了一丝兴趣,道:“能够入你武元之眼的人可不多,难道这三人之中有天生圣人?”“那倒没!”麻袍老者道:“他们真实实力我不知晓,但从他们出手来看,三人确实不凡,特别是那其中有个拿枪的小女娃。可惜当时被老夫阻止了,没能看出她真正的实力。”“你这么说,我倒是有些兴趣了!”黑袍老者道:“要不我们来赌一赌?”“睹什么?”麻袍老者看了一眼黑袍老者道。黑袍老者道:“现在已经过了五十息,我赌登梯的这人至少需要用三百息!三百息以上,算我赢,三百息以下,算你赢,如何?”“赌注?”麻袍老者问。“一千枚紫晶石,敢不敢!”黑袍老者嘿嘿笑道。三百息,那已经算超级天才了。他不认为来自青州的人有这种天才。武元看向天际,已经过了九十息。沉吟数息,他道:“赌了!”“好!哈哈......”突然,黑袍老者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天际那计时的数字停止了。与此同时,一名女子站在了那山崖处。一百息!一百息!场中所有人脸色都变了,包括那儒派与法派为首的两名老者!所有人不可思议地看着那远处手持金色长枪的女子!魔宗那黑袍老者表情僵硬住,眼中满是震惊,而在他不远处的麻袍老者则直接站了起来,在他眼中同样满是震惊。一百息!那是什么概念?白鹿书院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是一百息,而眼前这女子竟然平了白鹿书院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而就在这时,那天际计时的数字突然归零,然后又开始跳动起来。又有人在登梯!所有人目光不约而同地看向了石梯处,这一刻,场中静的落针可闻!“韩愈老魔,要不要在赌一次?”武元突然看向一旁的黑袍老者道。名叫韩愈的黑袍老者嘴角一抽,他看了一眼远处的安南靖,然后右手一挥,一枚纳戒出现在武元面前,道:“我愿赌服输!”武元嘿嘿一笑收起纳戒,然后道:“还要不要继续赌?”韩愈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武元笑了笑,然后看向了石阶处,眼中兴趣越来越浓。很快,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天际那计时数字达到了一百息,但是却没有出现人。见到这一幕,白鹿书院等人顿时松了一口气,特别是法派那批人。如果云海书院来的人个个都能够平记录,那这等于是在打脸啊!因为他们当初要灭云海书院,除了因为是商云席叛院外,还因为觉得云海书院的存在侮辱了白鹿书院。而商云席每次都来参加白鹿书院大比,自然就是想证明云海书院的天才不弱白鹿书院!如果云海书院来的人都能够破记录,那他们的脸往哪搁?应该说,他们现在的脸就已经快没地方搁了。法派有史以来成绩最好的是一百零九息,而眼前这云海书院来的女子却是一百息......法派之中,许多人脸色阴沉了下来。相反的,儒派的许多人看向安南靖时,目光柔和,脸带笑意。商云席是儒派出去的人,在他们看来,这安南靖其实就是儒派的人!场中,两百息过去了,但是依然没有人上来。很快,三百息过去了!当三百息过去后还没有人上来时,那魔宗的韩愈脸色难看了起来!一旁武元摊了摊手,道:“韩愈,不能怪我,是你自己不赌的!”韩愈脸色更加难看了!当三百零九息时,一个人从那石阶处爬了上来。这人自然是虚无神。虚无神爬上来后,直接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着,如同一滩软泥。而就在这时,那天际计时的数字又开始跳动了。又有人登梯!不过因为虚无神的缘故,这一次众人没有像之前那般紧张了。“武元,还赌不,这次我们赌三千枚紫晶石!”观礼台上,韩愈突然看向武元道。“你有三千枚紫晶石!”武元道。“没有我拿东西抵押给你行不行?”韩愈火气很冲:“你不会是不敢吧?”“还是老规矩?”武元道。韩愈犹豫了下,然后道:“两百息,两百息以下算你赢,两百息以上算我赢,怎么样!”武元沉吟半晌,然后道:“赌了!”“好,武元,你够胆,我韩愈敬佩你!”韩愈哈哈笑道。而就在这时,那天际计时的数字突然停在了六十一上。众人一愣。而这时,杨叶出现在了那石阶处!六十一息?所有人全部石化!那韩愈双眼圆睁,手指着那青衫男子,整个人仿佛被人点了穴一般。那武元也是愣在原地,犹如石化!“放肆,竟然敢在我白鹿书院作弊,老夫毙了你!”就在这时,那法派为首的老者突然一声怒喝,然后右掌猛地对着杨叶隔空一拍,一道巨掌闪现而出,携带着毁天灭地的恐怖威压朝着杨叶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