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7章 脸呢?你们还要脸吗? - 无敌剑域

第1077章 脸呢?你们还要脸吗?

“我法派自然输的起!”天际,传来了一道声音。“输得起?”杨叶大笑了起来。“你笑甚?”声音自天际传来。“我笑你的话可笑!”杨叶看着天际,狞声道:“你法派输的起?你这话不觉得可笑吗?从我们来到中土神州起,你法派就不断派人来找我们麻烦。先是来少的,少的不行,你们就来多的,多的不行,就来老的,老的不行,就来更老的。这就是你所谓的输得起?脸呢?你们还要脸吗?”“放肆!”天际,声如雷炸,空间颤动,声势骇人。“放肆?”杨叶轻笑了笑,道:“你们法派高级圣者一大堆,我们云海书院什么都没有,我们得罪不起。要不这样,这次比试也别比了。我们云海书院直接认输好不好?算你们法派赢,真的,算你们赢,我们别浪费时间了,如何?”听到杨叶的话,场中那些法派学员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一旁那外院教习脸色也是有些难看,不过更多的是阴沉。之前,如果不是书院内强者出手,他就差点死了啊!在外院学生前丢了这么大面子,这对他来说,无疑是这一辈子的耻辱了。最重要的是,今日之后,他这外院教习也别想当了。许久,天际又响起声音:“我法派自然是输的起的,只是你似乎忘记了,你与我们的比试是在后日吧?既然是后日,那你为何今日来杀我法派学生?你可知道,若不是因为要与你比试,之前我就毙了你。你应该感恩!”“我终于见到有人比你还无耻的了!”杨叶身旁,虚无神摇了摇头道。杨叶冷笑了一声,道:“原来你们也知道比试是后日啊!那我就不明白了。为何你法派这些学生今日就来杀我呢?好吧,我们两边本来就是敌对,他们来杀我,也无可厚非。只是,我想说,你们能不能来点厉害的?别来一些垃圾浪费我时间可好?”听到杨叶的话,一旁的那些外院学生顿时炸了。“杨叶,你嚣张个什么?这里是白鹿书院,不是你青州你个穷乡僻壤,别以为自己有几分实力就嘚瑟,我法派有的是人能够治你!”“真是可笑至极,我从见过如此狂妄又无知的人,杨叶,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是武榜强者?别说武榜,你连我们首席都不如。修炼到现在了,连圣者都不是,你有什么资本嘚瑟?你不觉得害臊吗?”“垃圾地方来的人,就如同暴发富一般,除了无知还是无知。以为自己有点实力,就天下无敌了。真是可笑,更可悲!”“......”杨叶轻笑了笑,朝前走了两步,看着那些外院学生,道:“你们不是垃圾,出来比划比划?”那些外院学生脸色难看了起来,这时,杨叶又道:“如果你们不敢单挑,就一起上?我们这边就三个,三个对你们全部,你们不会不敢吧?”这一次,那左殇脸色也有些难看了。杨叶的实力他不是很清楚,但是杨叶身旁的安南靖的实力他却是非常清楚。虽然他比安南靖高了一阶,但是,他没有一点把握战胜安南靖。刚才虽然交手不到一会,但是他非常清楚安南靖的恐怖。而一旦他被牵制,他外院对上杨叶两人,就只有被屠杀的份。之前如果不是教习出手,此时外院恐怕已经被屠光了!“怎么,哑巴了?”杨叶扫了外院众人一眼,道:“你们不是垃圾,来证明啊!”说到这,杨叶突然一笑,道:“其实,你们根本不需要怕的。因为就算你们是垃圾,你们身后还有教习,还有比教习更厉害的长老或者其它,有他们在,你们还会死吗?不会的,有他们在,你们一点事情都没,不是吗?”被人当面如此侮辱,只要有点血性的人都忍不住的。当下,其中一名学生怒吼道:“我******跟你拼了!”语落,其朝着杨叶冲了过去。杨叶眼中闪过一抹寒芒,身形一动,消失在原地。砰!一声炸响,一道人影被震的连连后退。这人不是那外院学生,而是杨叶。杨叶足足退了近百丈才停下来,在他的胸前,多了一道手掌印。安南靖出现在杨叶身旁,在她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杀意。“老夫看不下去了!”就在这时,一名身穿麻袍,脚穿草鞋的老者出现在了场中。老者看向天际道:“我说法派的老家伙们,你们广发帖子,让中土神州的一些势力来观战,就是为了看你们以大欺小?当然,这本不关我的事,只是,如果你们要是请我们来看你们如何以大欺小的,那老夫这就回去了。”天际沉默半晌后,声音又响起:“所有外院学生回书院,没有书院命令,任何人不得在私自离院。杨叶,我法派不会以大欺小,后日只要你有本事,你尽管杀。不过你放心,你肯定没那个机会了。”“我们走!”左殇看了一眼杨叶三人,然后转身离去。在他身后的众外院弟子连忙跟了上去。“多谢前辈!”杨叶看向那麻袍老者,抱了抱拳,道。麻袍老者打量了一眼杨叶与安南靖,最后道:“不得不说,难以想象你们是从青州来的。你们两个不错!”说到这,他突然又看向虚无神,在虚无神身上停顿了一下,他又道:“你也挺不错的。”虚无神看了一眼老者,没有说话。这时,老者又道:“可惜,你们命不长了。”“此话怎讲?”杨叶皱眉道。麻袍老者看了一眼杨叶,道:“法派派人邀无数人前来观礼,目的是什么?真正的目的老夫是不知道了。但是,我知道的是,他们绝对不会让你们三人赢,更不会让你们活着。不然,他们这不是自己搬石头砸自己脑袋吗?”杨叶沉默,其实,在得知法派邀请许多人来观礼时,他就想到了这点。但是他没有选择,这白鹿书院就算是刀山火海,他都必须来。“这白鹿书院啊,也是作死!”老者摇了摇头,道:“当年的白鹿书院是何等的风光,然而因为内部分派,内斗,这些年来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好了,不废话了。”说完,老者身体微微一颤,然后消失在了原地。老者离去后,场中,杨叶三人沉默了起来。半晌,杨叶看向虚无神道:“其实,你真的没必要参合进来。”虚无神苦笑了笑,道:“你这家伙,不会是觉得我是累赘吧。你放心,真打起来了,你别管我,我自己来抗!”杨叶摇了摇头,认真道:“老实说,对接下来的大比,我自己都没什么信心。你也听到了那老者的话了,这帮家伙可能不会跟我们按规则来的。”虚无神沉吟片刻,道:“我手上已经沾了白鹿书院学生的血,现在,也只有跟着你走到底了。不然,我一离开这里,恐怕就会被对方找借口给毙了。”杨叶看着虚无神半晌,道:“我不知道你家老爷子让你跟着我究竟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既然我们现在已经是一个团体了,那就好好合作吧。”“你放心,我们对你没有任何恶意,这点,我可以用灵魂起誓保证!”虚无神直视杨叶。杨叶道:“我不觉得你们会对我有什么恶意,只是我觉得,你如果继续跟着我,可能真的要挂在这里了。”虚无神笑了笑,道:“你知道吗?以前来到中土神州,我就像孙子一样,这个不敢惹,那个不敢碰,为什么?因为我怕啊,怕惹事啊!那时活的真的憋屈啊!现在跟着你,虽然每天都提心吊胆的,但是至少不憋屈啊。”杨叶点了点头,然后道:“你放心,如果你真死了,我一定包埋!”虚无神:“......”就在这时,一道人影自那白鹭城中跃出,很快,那道人影出现在了杨叶三人面前。“方云?”看清来人,杨叶眼中有着一丝诧异,这人正是当初去云海城的那儒派方云。“你真的来了!”方云看着杨叶,道。“不然呢?”杨叶道。方云深深的看了一眼杨叶,然后道:“走吧,跟我进城。”杨叶点了点头,带着安南靖与虚无神跟着方云进入了白鹭城。方云带着杨叶三人来到了一家名为‘仙云居’的楼阁,进入楼阁内,顿时,两名身穿白色长袍的男子迎了上来。“他就是杨叶?”其中一名男子问。方云点了点头,道:“今晚大家就别睡了,都守着。”两人看了一眼杨叶,然后点了点头,走了出去。杨叶发现,在这楼阁四周,突然间多了上百人,而且气息都极为浑厚,明显不是弱者。方云转身看着杨叶,道:“这两日,你安心养伤,没有人会在来打扰你。”说着,其转身离去。“千羽宗的人是在这城中,还是在白鹿书院?”杨叶问。方云停下脚步,道:“在城南香榭楼,你认识她们?”杨叶点了点头。方云看了一眼杨叶,然后转身离去。“这白鹿书院很不对劲,肯定有什么大事发生!”虚无神沉声道。杨叶点了点头,他也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半晌,他摇了摇头,道:“不管这些了,好好休养吧,后天还要场硬仗在等我们!”安南靖与虚无神点了点头。深夜,杨叶离开了仙云居。在剑域与黑暗法则的隐藏下,一切都很顺利,没有惊动任何人。杨叶来到了城南香榭楼,神识扫了四周下,很快,他消失在了原地。香榭楼,一间房间内,晓雨夕盘坐在床上,双眼微闭。某一刻,她双眼陡然睁开,在她房间内,多了一个人。晓雨夕正欲动手,这时那人突然道:“在你胸前下方,有一颗痣,而在你腹部下面数公分处,有一条小小的疤痕,食指大小,那是你曾经修炼时因为不专心而被自己割到的,为了让自己日后不在疏忽,你没有抹除那条疤痕。而在你大腿内侧,有......”“闭嘴!”晓雨夕突然怒喝,在她眼中,满是震惊与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