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2章 他算个什么玩意? - 无敌剑域

第1072章 他算个什么玩意?

剑意,是一种看不见,但却能够感受到的存在。感受着周围的剑意,杨叶慢慢地控制这些剑意,然后将它们进行浓缩。虽然有剑域的压制,但他还是不敢大意。万一这浓缩后的剑意让得剑域承受不住,那他就作死了。渐渐的,因为精神力高度集中,杨叶脸上出现了冷汗,他的双眼之中也出现了些许血丝。虽然有剑域的相助,但是他发现,浓缩剑意,真的不是一个简单的活。剑意这东西与力量不同的是,这考验的不仅是他的操控力,还有他的精神力与灵魂。不过还好,在剑域内,他发现不管是他的精神力与灵魂都得到了大大的提升,加上他临界过力量,因此,这让他暂时一切都还很顺利。渐渐的,剑域内,杨叶周围十丈内的空间开始颤动了起来。杨叶脸上汗水越来越多了!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杨叶周围的空间依然还在颤动,但已经缩小到了八丈左右。接下来的时间,虽然杨叶周围颤动的空间还在不断缩小,但是,花的时间却是越来越久了。比如,原本从十丈缩小到八丈,只用了一个时辰,但是从八丈缩小到七丈,足足用了三个时辰,而从七丈缩小到六丈时,足足花了十个时辰!虽然时间花的越来越多,但是杨叶却是越来越兴奋了。因为剑意在不断被他压缩后,他发现,剑意的威力越来越恐怖了!这也很正常,就如一块废铁,如果将其不断打击,不断锻炼,不断浓缩,到最后,它就会成为一柄利剑。那时,虽然都是铁,但是两者的威力却是天壤之别。而现在他浓缩剑意,就如同在锻炼废铁!浓缩,疯狂浓缩!这是杨叶现在这做的!在浓缩的过程之中,杨叶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虽然领悟了剑意,但是一直以来却是好像都未真正了解过剑意。剑意的本质是什么?它的力量本源来自哪里?在此之前,他无法回答!此刻,在这剑域内,为了临界剑意,因此,他必须要去感受这虚无缥缈的剑意,去了解它们,然后去操控它们。这种情况下,他对剑意稍微了解了一些。剑意,是一种意境,这说法比较抽象。简单点说,它就是以剑为基础而领悟的一种意念。意念!意念就如同气势,一个身居高位的人,比如皇帝,因为掌握着无数人的生死,因此,他身上必定带着属于自己的气势。意念与气势差不多!这种东西,你看不见,但它确确实实的存在,而且达到一定程度后,还可以实质化!而剑意,特别是虚无境剑意,已经不只是实质化了。在浓缩的过程中,杨叶发现为什么虚无境杀意比虚无境剑意要强了,无他,因为虚无境杀意比虚无境剑意要更加凝实!现在,他要临界剑意,首先就要让虚无境剑意先凝实!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转眼就五天后。修炼室内,此时,杨叶周围的空间已经彻底恢复了平静,但是杨叶神色却是凝重无比。在他手上,是蛮神剑。而此时,蛮神剑在剧烈颤抖着。因为在他周围的剑意已经被他浓缩到了这蛮神剑之上!此时他的剑意,已经达到了临界点。虚无境剑意达到临界有多恐怖?反正杨叶感觉此时自己剑域开始不稳定了!如果他现在施展一念瞬杀,那一念瞬杀在这临界的虚无境剑意加持下,那威力恐怕至少要提升五十倍!这是真正的一念瞬杀!以往,临界法则,他最多只敢施展一次,因为施展一次之后,他的肉身就会受伤,至少要修养好几天才能够恢复。而现在,他能够施展两次了。一种是力量临界,一种是剑意临界。前者需要强大的肉身,一施展会让力量耗尽,而后者消耗的则是精神力与灵魂力量!至于两种临界哪一种更强,这取决他自身,如果肉身强,那就是力量临界强,如果剑意强,那自然就是剑意临界强!当然,如果释放出虚无境杀意,两种意境临界,那绝对是远超力量临界的,如果两种意境在加斩天拔剑术,那威力......杨叶不敢想,也不敢做。那种情况,以他现在的实力,绝对是先把自己玩残!沉默许久,杨叶开始散去蛮神剑之上达到临界的虚无境剑意。如果是以前,他自然做不到,但是有剑域的压制,这却是没有问题。在将剑意消散后,杨叶又开始重新浓缩起来。第一,他临界剑意,还不熟练,从临界剑意到现在,他一共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如果与人对敌时是这种速度,那还临界个屁,人家早弄死他了。第二,在不断压缩剑意后,他发现,自己剑意好像在蜕变!这个发现,让得杨叶狂喜。剑灵也好,葬天也好,都算是外物,而这虚无境剑意与肉身却是他自己的。剑意强,力量强,那才是真的强!就这样,杨叶在修炼室内疯狂地浓缩,然后消散,然后又浓缩............两天后。天都城,传送台处。某一刻,传送台上突然爆发出一道璀璨的蓝光。接着,三名男子出现在了传送台上。三名男子身穿云白色长袍,在三人的胸口,都刻有一个小小的‘书’字。为首的男子扫了一眼四周,然后看向他左边的那名青年,道:“小林,去查一下,那个出言挑衅我们未来嫂子的人叫什么,现在在哪。虽然老大对这种人不屑,但我们做小弟的,总不能让我们未来大嫂被人占便宜吧?”名叫小林的青年嘿嘿一笑,道:“覃峰哥,你说,这晓雨夕嫂子与我们大哥的事,能不能成啊?”“你这说的不是屁话吗?”覃峰笑骂道:“我们老大可是武榜上的人,说句对晓雨夕嫂子不敬的话,我们老大看上她,是她的福气。虽然她以前拒绝过我们老大,但是我相信,只要她与我们老大在接触一段时间,她必定会臣服在我们老大的身下。”说到这,覃峰笑道:“你们看,这次千羽宗让人来观我们书院的大比,将她派来,这代表什么?代表千羽宗也想她与我们老大在一起。所以啊,我们这个嫂子是跑不掉的。我估计,这次等那个什么云海书院的事情解决后,就是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了!”“云海书院?”小林眼中闪过一抹轻蔑,“我真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答应那什么杨叶,这种垃圾势力,直接派人过去灭了就是!”覃峰摇了摇头,道:“我们自然不会去在意这种小喽喽,这次之所以答应他们,似乎是因为我们上面的人与儒派的人达成了什么协议。好了,不说这些废话了。你速速去打听那几人的下落,解决了他们,我们好回去!”“小事一桩!”小林嘿嘿一笑,身形一动,消失在了原地。......云盟商会分会。因为白鹿书院大比在即,因此,不管是杨叶还是安南靖,亦或者是那虚无神,都在疯狂地修炼之中。一间大殿内。“大小姐,您当真要这么做?”美妇面前,那灰袍老者沉声道。美妇沉默许久,然后点了点头,道:“富贵险中求,如果我们赌赢,这不仅会为我们带来无数利润,而我,也将可能成为执事。”“可如果输了,您肯定会被立即剥夺所有权利,并且永远不得在录用!”灰袍老者沉声道:“甚至会影响到家主!”美妇双眼微闭,沉默!灰袍老者又道:“这杨叶三人实力确实不错,但那白鹿书院之中可是卧虎藏龙啊。最重要的是,这法派可是有两名武榜上的妖孽!这杨叶三人他们能敌的过那两人?至少目前他们展现出来的实力来看,相比那武榜上的强者,我觉得他们还是有些弱!”美妇依旧沉默。灰袍老者正欲说话,突然,他脸色微变,转头看向殿外,道:“有人来了,来者不善!”美妇双眼睁开,道:“走,出去看看!”美妇与灰袍老者刚出大殿,就见到了覃峰三人。当见到三人时,美妇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白鹿书院!难道这白鹿书院已经知道了杨叶三人的身份?覃峰目光落在美妇身上,嘿嘿一笑,道:“没想到是个美妇,我就喜欢这种,哈哈.....好了,说正事,那叫叶阳的人可是在你们这里?”“阁下说话客气点!”灰袍老者朝前踏出一步,沉声道。覃峰冷声道:“我法派做事,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客气!”“那我教教你!”灰袍老者身形一动,朝着三人暴射而去。覃峰一声冷笑,身形一动,化作一道白光朝着灰袍老者撞了过去。轰!一声巨响后,那灰袍老者连连后退,直至退到墙壁处才停下来,而此时,他的右手手掌没了!“中级圣者?”覃峰转动着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一把白色匕首,道:“这么弱,吃药上来的吧?”灰袍老者脸色一沉,就要动手,突然,他停了下来,看向了远处。远处,杨叶正缓缓走来。“你在找我?”杨叶看向那覃峰。“你就是叶阳?”覃峰看向杨叶,问。杨叶点了点头。“就是你之前调戏我嫂子?”覃峰又问。“你嫂子?”杨叶不解。“千羽宗,晓雨夕,就是我嫂子!”覃峰道。杨叶双眼微眯:“你大哥是?”“武榜莫云天!”覃峰道,嘴角带着一丝笑意。“他算个什么玩意?”杨叶声音在场中响起。